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原创美文邻居

邻居

剑烽围观:更新时间:2019-11-22 20:03:20

邻居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邻居

父亲是个农民,老实、淳朴,是种地的能手。

只要有地种,只要地里能种庄稼,只要有收成,哪怕是严寒酷暑,父亲都从来不叫一声累。因为收获,他的脸上无时无刻不充满喜悦之情。即使是现在,我们一家人搬到了小镇上,他也没有忘记种地。平时出去散步,免不了东张西望,看到一片空地荒着,他总要驻足细细地看好一阵,揣摩着长宽,算计着有几分几厘,嘴里就念叨:“可惜了,可惜了,要是种几窝菜,够一家人吃呢。”然后他就叹息菜价,贵呀,比肉价都高呢。

父亲和母亲在远离街道的角落里开垦出不大的荒地,很贫瘠,感觉就是在一块大石头上铺了一层泥土。但是父亲却如获至宝,大喜过望。他差不多天天都去张罗,小心伺候,就像伺候自己的孩子。然后,种几窝南瓜,或者是丝瓜,栽几窝豇豆,或者是青椒,还生怕委屈了它们,时时去看看,施施肥,捉捉虫。花一开,红红黄黄,紫紫白白的,极是泛滥。一到收获的季节,父亲就迫不及待地摘下来,自己不吃,先送一些给邻居,说:“我家种的,没撒化肥呢。”

多年以前,村里把分给父亲家的土地错误地分到了父亲邻居的户头上了。父亲知道后,回到家里就满屋子乱转,不但转晕了自己的头,还把母亲和我的头都转晕了。他的双手不停地抓来抓去,仿佛是要找一样家伙揍人,嘴里还骂骂咧咧,先是骂村长书记,然后骂社长会计出纳,说他们徇私,得了邻居家的好处。最后,昏了头的父亲竟然还骂起我,骂母亲,最后又骂自己。骂自家在村里关系不硬,总是受人欺负。再后来,父亲就坐在凳子上抽着烟,不停第叹息:“一家人,没地……咋过哟。”

村里承诺今后优先照顾给父亲家。可是,父亲不依,跑去向邻居要地。邻居家的地已经种了一两年了,况且人家是从村里接收的土地,哪能你说要,人家就退给你啊?事情就闹僵了。于是父亲和人家吵了起来,拉拉扯扯的,差点还动了手。父亲气咻咻地回到家里,将手里的锄头一丢,就冲我跺脚,说白长了一大身横肉,关键的时候看不到人影。然后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就着咸菜,整整喝了大半瓶酒。

父亲和邻居从此再也没有往来。偶尔碰上,也像是见了仇人,不说一句话,各自瞪眼,拂袖而去。

受大人之间的影响,我们两家小孩子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平时大都也是横眉冷对,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就连对方家的鸡鸭鹅跑到门前,也会一顿呵斥,拿了扫帚统统赶走,留下一地鸡毛鸭毛鹅毛,好像这样做了,才除去了胸中的一口恶气。

狗是邻居家养的,通人性,一会儿来我家,一会儿又回去,回去后免不了让主人踹几脚,一路哀嚎着远远跑了开去,时间不长,又一瘸一拐地回来了。一会儿我家,一会儿又跑回去了,对谁都不说痛。遇到夜间有个啥动静的,也不管是我家,还是邻居家,依然尽职地叫得欢。

后来,村里开发了,政府收回了土地,全村都搬迁到了镇上,从此过上了城里人的日子。

我家和邻居各自住在不同的小区,不再是邻居了。

时光荏苒,转眼过去了二十多年。父亲现在已是白发苍苍,满脸的皱纹老人了。和邻居相比,父亲幸运得多。他可以继续闲看世事黑白,闲看日出日落,月圆月缺,闲看潮来潮去,花开花谢。

父亲很少出门了,他每天端着一杯茶,一坐就是半天,盯着一个地方,一看也是半天。不知是沉思,还是失神。

不止一次,父亲对我说,说他想和一个人说说话,喝喝茶。我问他是谁。父亲说:“先海。”

先海就是我家从前那个邻居,早些年在外面打工,出了事故,瘸了一条腿,一直闲在家里,很少出门。

有一天,我看见父亲提着一些菜出门去了。回家的时候,他看上去精神很好,面带笑容,一副满意的样子。说是去看先海了。我猜想,他一定又把那句话在先海面前说了一遍。“我家种的,没撒化肥呢。”

我知道,其实父亲早就想对先海说这句话了。

父親是個農民,老實、淳樸,是種地的能手。

隻要有地種,隻要地裏能種莊稼,隻要有收成,哪怕是嚴寒酷暑,父親都從來不叫一聲累。因爲收獲,他的臉上無時無刻不充滿喜悅之情。即使是現在,我們一家人搬到了小鎮上,他也沒有忘記種地。平時出去散步,免不了東張西望,看到一片空地荒着,他總要駐足細細地看好一陣,揣摩着長寬,算計着有幾分幾厘,嘴裏就念叨:“可惜了,可惜了,要是種幾窩菜,夠一家人吃呢。”然後他就歎息菜價,貴呀,比肉價都高呢。

父親和母親在遠離街道的角落裏開墾出不大的荒地,很貧瘠,感覺就是在一塊大石頭上鋪了一層泥土。但是父親卻如獲至寶,大喜過望。他差不多天天都去張羅,小心伺候,就像伺候自己的孩子。然後,種幾窩南瓜,或者是絲瓜,栽幾窩豇豆,或者是青椒,還生怕委屈了它們,時時去看看,施施肥,捉捉蟲。花一開,紅紅黃黃,紫紫白白的,極是泛濫。一到收獲的季節,父親就迫不及待地摘下來,自己不吃,先送一些給鄰居,說:“我家種的,沒撒化肥呢。”

多年以前,村裏把分給父親家的土地錯誤地分到了父親鄰居的戶頭上了。父親知道後,回到家裏就滿屋子亂轉,不但轉暈了自己的頭,還把母親和我的頭都轉暈了。他的雙手不停地抓來抓去,仿佛是要找一樣家夥揍人,嘴裏還罵罵咧咧,先是罵村長書記,然後罵社長會計出納,說他們徇私,得了鄰居家的好處。最後,昏了頭的父親竟然還罵起我,罵母親,最後又罵自己。罵自家在村裏關系不硬,總是受人欺負。再後來,父親就坐在凳子上抽着煙,不停第歎息:“一家人,沒地……咋過喲。”

村裏承諾今後優先照顧給父親家。可是,父親不依,跑去向鄰居要地。鄰居家的地已經種了一兩年了,況且人家是從村裏接收的土地,哪能你說要,人家就退給你啊?事情就鬧僵了。于是父親和人家吵了起來,拉拉扯扯的,差點還動了手。父親氣咻咻地回到家裏,将手裏的鋤頭一丢,就沖我跺腳,說白長了一大身橫肉,關鍵的時候看不到人影。然後他一個人坐在那裏,就着鹹菜,整整喝了大半瓶酒。

父親和鄰居從此再也沒有往來。偶爾碰上,也像是見了仇人,不說一句話,各自瞪眼,拂袖而去。

受大人之間的影響,我們兩家小孩子之間的關系也不是很好,平時大都也是橫眉冷對,一副老死不相往來的樣子,就連對方家的雞鴨鵝跑到門前,也會一頓呵斥,拿了掃帚統統趕走,留下一地雞毛鴨毛鵝毛,好像這樣做了,才除去了胸中的一口惡氣。

狗是鄰居家養的,通人性,一會兒來我家,一會兒又回去,回去後免不了讓主人踹幾腳,一路哀嚎着遠遠跑了開去,時間不長,又一瘸一拐地回來了。一會兒我家,一會兒又跑回去了,對誰都不說痛。遇到夜間有個啥動靜的,也不管是我家,還是鄰居家,依然盡職地叫得歡。

後來,村裏開發了,政府收回了土地,全村都搬遷到了鎮上,從此過上了城裏人的日子。

我家和鄰居各自住在不同的小區,不再是鄰居了。

時光荏苒,轉眼過去了二十多年。父親現在已是白發蒼蒼,滿臉的皺紋老人了。和鄰居相比,父親幸叩枚唷K梢岳^續閑看世事黑白,閑看日出日落,月圓月缺,閑看潮來潮去,花開花謝。

父親很少出門了,他每天端着一杯茶,一坐就是半天,盯着一個地方,一看也是半天。不知是沉思,還是失神。

不止一次,父親對我說,說他想和一個人說說話,喝喝茶。我問他是誰。父親說:“先海。”

先海就是我家從前那個鄰居,早些年在外面打工,出了事故,瘸了一條腿,一直閑在家裏,很少出門。

有一天,我看見父親提着一些菜出門去了。回家的時候,他看上去精神很好,面帶笑容,一副滿意的樣子。說是去看先海了。我猜想,他一定又把那句話在先海面前說了一遍。“我家種的,沒撒化肥呢。”

我知道,其實父親早就想對先海說這句話了。

当前文章链接:邻居(https://www.cw58.cn/meiwen/yuanchuang/384708.html)
标签:父亲我家母亲家的之间

原创美文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