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原创美文娄炳成:古代饮者杂说

娄炳成:古代饮者杂说

电竞英雄围观:更新时间:2019-11-25 18:58:59

娄炳成:古代饮者杂说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娄炳成:古代饮者杂说

一代诗仙、酒仙李白在他的《月下独酌》里写道:“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在他的心目中,酒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东西,连天地都喜爱,何况人乎?以至于,他把五花马、千金裘都要拿去换美酒!

酒,到底有多神奇,以至于上至国王人主、达官贵人,下到黎民百姓、脚夫苦力,都要为之倾倒、膜拜、沉溺、迷恋,甚至嗜之如命?就连冥冥中的神灵、已经故去的先人,我们在祭祀的时候,也希望他们能够享用?酒,只是我们人类在自身的生产生活中的一个发现、一个发明、一个创造,也仅仅是一种饮品,却为什么与我们的日常生活、与我们的社会活动发生着如此紧密的联系,以至于数千年来我们始终离不开它?

古代有“酒色之徒”的说法。任何时候,既好酒又好色的男人都很多,但女人对好酒贪杯的男人是不大青睐的。色与酒,就像鱼和熊掌,二者不可兼得,于是有些男人只好舍弃了酒,而专一的去好色了。笔者在现实生活中,也常常观察到这个现象,一般情况下,非常好色的男人,是不大好酒的,有的甚至滴酒不沾;从传记上看,包括一些伟人也是如此。有句俗语说:“男人不好酒,白在世上走!”话是绝对了些,但好酒的男人还是占绝对多数的,当是事实。

古往今来,关于酒的话题,几乎被文人墨客们穷尽了,诗歌文赋,比比皆是。笔者就另辟蹊径,来说说古代几种饮者的类型及其代表人物吧。这里姑且把嗜酒之人称作“饮者”,因为这个称谓比较中性一些,可以泛指。古人在酒场上,在对待酒的态度上,大抵有这么几种不同类型,且听笔者给您逐一道来:

酒圣杜康。古人说杜康是酒圣,是被公认了的。关于酒的起源有多种说法,真正与酒的酿造有关系的,是杜康。他的历史贡献在于创造了秫酒的酿造方法。秫酒就是用黏性高粱为原料制成的清酒,即粮食酿制的酒。杜康奠定了中国酒品制造业的基础,被后人尊崇为酿酒鼻祖和酒圣,又被称作酒祖。至于他本人是否能够豪饮,在酒场上的表现如何,尤其是酒后有无圣德,不得而知。在下揣摩,酒圣当是大德大行者,大智大慧者,常人不可想象,也不可企及。

三国时期,曹操写有著名的《短歌行》,其中很有名的句子是:“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高度赞扬了杜康酒的美妙功效。中国古代酿酒的历史渊远流长,为酿酒业做出杰出的贡献,非一人之力、一人之功可以完成,杜康只是一位代表性人物,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传说中的酒圣杜康代表了古代中国的人文精神、科学精神和创造精神。

明代,冯时化在他所著的《酒史》中讲到,杜康身后,人们尊杜康为酒神、酒祖,并立庙祭祀,逐渐将杜康发展成了一种光辉灿烂的酒文化,可见人们对于杜康于其在酿酒业上的地位更是极度推崇的。杜康之成为酒圣,是以其酿酒的创造性功德得来的,并不是作为饮者中的豪杰,以特别善饮而青史留名的。

酒仙李白。李白自称是酒仙,也得到了普遍认可。既然是仙,便可以天马行空,独往独来——这不仅仅是一个饮者酒后的感觉(所有的饮者酒后都有飘飘欲仙的感觉),更多的还是一种人生的态度,一种人生的境界。李白的《将进酒》不仅表明了他对酒的态度,也表明了他对人生的追求。他说“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尽管古来圣贤未见得都很寂寞,饮者也大都没有留下什么美名,但我们不得不说,李白的确是一个例外。

李白生性嗜酒,无酒不成诗,无诗不伴酒。可以说,是酒,助生了李白的豪兴,引发了李白的诗情,激活了李白的灵感,但也毁坏了他在玄宗皇帝心目中的形象。伟大诗人杜甫诗云:“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在皇权高于一切的时代,李白有忤圣上的“大不敬”之举,会招来杀身之祸的,好在玄宗惜才,将他“赐金放还”。酒也毁坏了李白的身体,据说他有过三任妻子,但都离他而去。除了同一位才情过高的“酒仙”没有共同语言和共同生活方式之外,床帷冷落,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没有一个女人会心甘情愿地与一位终日烂醉的男人长期同床共枕。

终李白一生,其成也酒,败也酒。后人演绎,李白大醉之后扑水救月,浪漫而死,还是与酒脱不了干系。但毕竟能称得起酒仙的人,舍他其谁?只有济公可以与之媲美,但他是活佛,不在神仙之列,也就不能与李白相提并论了。

酒家武松。酒家不是卖酒的人,同样是说饮者。能称得起“家”,也很不简单,也要有大境界。与酒仙那超然洒脱的风姿相比,酒家是属于沉稳型的。酒家是一个酒场的主帅,是压阵的人物,是饮者中的大手笔,出手不凡,在酒场上当然有许多压卷之作。他的威信是建立在独特的人格魅力和豪饮之后的君子风度之上的,会让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一切在他之下的饮者都会对他仰视,不敢在他面前说三道四,指手画脚。

俗话说:“钱是君子的脸,酒是英雄的胆。”宋江之所以在江湖上大名鼎鼎,被称作“及时雨”,就是因为特别有钱,而且还肯慷慨施舍。武松虽是一介武夫,却称得起是一位酒家,酒壮英雄胆,景阳冈上打死凶猛的老虎,快活林里打败恶霸蒋门神,都是借助于酒的神力。不过,那时间的酒可能是低度数的黄酒,倘若是当今的二锅头,别说十八碗,就是一两碗,也会先将武松放倒,哪还会有神力去打百兽之王的老虎和武林恶霸蒋门神!

鲁智深的个人品德虽然要比武松高出一截,其豪饮也可以与武松媲美,但他酒后的表现却不如武松。鲁智深醉打山门,大闹五台山,虽然展现了他耿直、豪爽、孔武的秉性,但带有很大的“耍酒疯”的性质。他将自己被压抑的苦闷、胸中难以排释的愤懑,以“耍酒疯”的形式转嫁给那些无辜的小和尚们,大打出手,的确属于酒后乱性、有失酒德、有损英雄形象的行为。

酒怪东方朔。把酒怪列在酒家之后,许多饮者也许不会同意。实际上,酒怪的高席位就在一个“怪”字上。“怪”在这里,是幽默、诙谐之意。你在酒场上根本见不到酒圣、酒仙,他们层次太高,百年不遇;而酒怪却随时可见。他们在酒场上,从头至尾兴致勃勃,或高谈阔论,或低吟浅唱,或手舞足蹈,或笑话连篇,总是妙趣横生,让你捧腹。他们自乐,也把快乐无偿地馈赠给别人。即便是有酒家压场,倘若没有酒怪,也会少了许多热闹,少了许多情趣。

东方朔是个奇人,也是一个酒怪。汉武帝有一次到甘泉宫去,在路上看到一种虫子,是红色的,头目牙齿耳鼻齐全,随从都不认识它是什么东西。武帝就把东方朔叫来,叫他辨认,东方朔回答:“这虫名叫‘怪哉’。从前秦朝时拘系无辜,平民百姓都愁怨不已,仰首叹息道:‘怪哉!怪哉!’百姓的叹息感动了上天,上天愤怒了,就生出了这种名叫‘怪哉’的虫子。此地必定是秦朝的监狱所在地。”武帝就叫人查对地图,果然。武帝又问;“那怎么除去这种虫子呢?”东方朔回答:“凡是忧愁得酒就解,故以酒灌这种虫子,它就会消亡。”武帝叫人把虫放在酒中,一会儿,虫子果然靡散了。东方朔嘴里所说的“怪哉”含有深意,是劝汉武帝要善待百姓。

有一次,有人给汉武帝进献了一坛“仙酒”,据说出自岳阳酒香山,人喝了这个酒,就可以长生不老。谁知东方朔这小子,瞅个机会就把这坛“仙酒”偷来喝得干干净净。这还得了?汉武帝“大怒,欲诛之。”东方朔却不慌不忙地说:“陛下杀臣,臣亦不死;臣死,酒亦不验。”就是说,俺喝了仙酒了,你怎能把我杀死?如果能够杀死,那仙酒也就是不灵的了。汉武帝仔细一想,觉得有道理,只好把东方朔放了。东方朔不惜杀头,现身说法,破除迷信,实在难能可贵。

酒徒刘伶。古时候就有酒徒之说。顾名思义,酒徒,当是酒的奴隶。心甘情愿地给酒做奴隶,一生嗜酒如命,酒成了他的惟一,让人不可思议。然而,当你生在乱世,当你终身不遇,当你穷困潦倒,你会不会也成为酒徒呢?难说。酒徒大都是一些桀骜不驯、清高狂傲、自以为怀才不遇之人。酒徒饮酒会奋不顾身,常常大醉,但酒醉心不醉。酒徒是一种个人选择,一种个人行为,只损害个人身心健康,不危害社会。他可以成为你的知己,也可以成为你的路人,褒他贬他,近他远他,全在于你。

《魏书》中记载,刘伶常乘鹿车,携一壶酒,使人荷锸而随之,谓曰:“死便埋我。”嗜酒如命竟然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走到哪里,喝到哪里,喝死了就地埋掉拉倒!他不仅嗜酒如命,还写了一篇《酒德颂》。全篇以一个虚拟的“大人先生”为主体,借饮酒表明了一种随心所欲纵意所如的生活态度,并对封建礼法和士大夫们进行了辛辣的讽刺。语言形象生动、清逸超拔、音韵铿锵、主客对峙、铺叙有致、文气浩荡、笔酣墨饱,给人以飘然出尘、凌云傲世之美感。

从刘伶现象来看,除了无知无识、没肝没肺的真正酒鬼之外,许多饮者对待酒的态度,也就是对待社会、对待人生的态度。酒的外形是水,逆来顺受,其内涵却是火,刚烈炽热。刘伶《酒德颂》里所写的“酒德”,实际上也就是“人德”,具备了酒的德性,也就具备了人的德性。人与酒的关系,就是这般奇妙。酒文化博大精深,饮者呈现出来的却也是世态百相,不一而足,远非这篇拙作所能全面概括、说清道明的,我们也只能管中窥豹吧。

一代詩仙、酒仙李白在他的《月下獨酌》裏寫道:“天若不愛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天地既愛酒,愛酒不愧天。”在他的心目中,酒是一個多麽了不起的東西,連天地都喜愛,何況人乎?以至于,他把五花馬、千金裘都要拿去換美酒!

酒,到底有多神奇,以至于上至國王人主、達官貴人,下到黎民百姓、腳夫苦力,都要爲之傾倒、膜拜、沉溺、迷戀,甚至嗜之如命?就連冥冥中的神靈、已經故去的先人,我們在祭祀的時候,也希望他們能夠享用?酒,隻是我們人類在自身的生産生活中的一個發現、一個發明、一個創造,也僅僅是一種飲品,卻爲什麽與我們的日常生活、與我們的社會活動發生着如此緊密的聯系,以至于數千年來我們始終離不開它?

古代有“酒色之徒”的說法。任何時候,既好酒又好色的男人都很多,但女人對好酒貪杯的男人是不大青睐的。色與酒,就像魚和熊掌,二者不可兼得,于是有些男人隻好舍棄了酒,而專一的去好色了。筆者在現實生活中,也常常觀察到這個現象,一般情況下,非常好色的男人,是不大好酒的,有的甚至滴酒不沾;從傳記上看,包括一些偉人也是如此。有句俗語說:“男人不好酒,白在世上走!”話是絕對了些,但好酒的男人還是占絕對多數的,當是事實。

古往今來,關于酒的話題,幾乎被文人墨客們窮盡了,詩歌文賦,比比皆是。筆者就另辟蹊徑,來說說古代幾種飲者的類型及其代表人物吧。這裏姑且把嗜酒之人稱作“飲者”,因爲這個稱謂比較中性一些,可以泛指。古人在酒場上,在對待酒的态度上,大抵有這麽幾種不同類型,且聽筆者給您逐一道來:

酒聖杜康。古人說杜康是酒聖,是被公認了的。關于酒的起源有多種說法,真正與酒的釀造有關系的,是杜康。他的曆史貢獻在于創造了秫酒的釀造方法。秫酒就是用黏性高粱爲原料制成的清酒,即糧食釀制的酒。杜康奠定了中國酒品制造業的基礎,被後人尊崇爲釀酒鼻祖和酒聖,又被稱作酒祖。至于他本人是否能夠豪飲,在酒場上的表現如何,尤其是酒後有無聖德,不得而知。在下揣摩,酒聖當是大德大行者,大智大慧者,常人不可想象,也不可企及。

三國時期,曹操寫有著名的《短歌行》,其中很有名的句子是:“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高度贊揚了杜康酒的美妙功效。中國古代釀酒的曆史淵遠流長,爲釀酒業做出傑出的貢獻,非一人之力、一人之功可以完成,杜康隻是一位代表性人物,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傳說中的酒聖杜康代表了古代中國的人文精神、科學精神和創造精神。

明代,馮時化在他所著的《酒史》中講到,杜康身後,人們尊杜康爲酒神、酒祖,并立廟祭祀,逐漸将杜康發展成了一種光輝燦爛的酒文化,可見人們對于杜康于其在釀酒業上的地位更是極度推崇的。杜康之成爲酒聖,是以其釀酒的創造性功德得來的,并不是作爲飲者中的豪傑,以特别善飲而青史留名的。

酒仙李白。李白自稱是酒仙,也得到了普遍認可。既然是仙,便可以天馬行空,獨往獨來——這不僅僅是一個飲者酒後的感覺(所有的飲者酒後都有飄飄欲仙的感覺),更多的還是一種人生的态度,一種人生的境界。李白的《将進酒》不僅表明了他對酒的态度,也表明了他對人生的追求。他說“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盡管古來聖賢未見得都很寂寞,飲者也大都沒有留下什麽美名,但我們不得不說,李白的确是一個例外。

李白生性嗜酒,無酒不成詩,無詩不伴酒。可以說,是酒,助生了李白的豪興,引發了李白的詩情,激活了李白的靈感,但也毀壞了他在玄宗皇帝心目中的形象。偉大詩人杜甫詩雲:“李白鬥酒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在皇權高于一切的時代,李白有忤聖上的“大不敬”之舉,會招來殺身之禍的,好在玄宗惜才,将他“賜金放還”。酒也毀壞了李白的身體,據說他有過三任妻子,但都離他而去。除了同一位才情過高的“酒仙”沒有共同語言和共同生活方式之外,床帷冷落,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沒有一個女人會心甘情願地與一位終日爛醉的男人長期同床共枕。

終李白一生,其成也酒,敗也酒。後人演繹,李白大醉之後撲水救月,浪漫而死,還是與酒脫不了幹系。但畢竟能稱得起酒仙的人,舍他其誰?隻有濟公可以與之媲美,但他是活佛,不在神仙之列,也就不能與李白相提并論了。

酒家武松。酒家不是賣酒的人,同樣是說飲者。能稱得起“家”,也很不簡單,也要有大境界。與酒仙那超然灑脫的風姿相比,酒家是屬于沉穩型的。酒家是一個酒場的主帥,是壓陣的人物,是飲者中的大手筆,出手不凡,在酒場上當然有許多壓卷之作。他的威信是建立在獨特的人格魅力和豪飲之後的君子風度之上的,會讓你佩服得五體投地。一切在他之下的飲者都會對他仰視,不敢在他面前說三道四,指手畫腳。

俗話說:“錢是君子的臉,酒是英雄的膽。”宋江之所以在江湖上大名鼎鼎,被稱作“及時雨”,就是因爲特别有錢,而且還肯慷慨施舍。武松雖是一介武夫,卻稱得起是一位酒家,酒壯英雄膽,景陽岡上打死兇猛的老虎,快活林裏打敗惡霸蔣門神,都是借助于酒的神力。不過,那時間的酒可能是低度數的黃酒,倘若是當今的二鍋頭,别說十八碗,就是一兩碗,也會先将武松放倒,哪還會有神力去打百獸之王的老虎和武林惡霸蔣門神!

魯智深的個人品德雖然要比武松高出一截,其豪飲也可以與武松媲美,但他酒後的表現卻不如武松。魯智深醉打山門,大鬧五台山,雖然展現了他耿直、豪爽、孔武的秉性,但帶有很大的“耍酒瘋”的性質。他将自己被壓抑的苦悶、胸中難以排釋的憤懑,以“耍酒瘋”的形式轉嫁給那些無辜的小和尚們,大打出手,的确屬于酒後亂性、有失酒德、有損英雄形象的行爲。

酒怪東方朔。把酒怪列在酒家之後,許多飲者也許不會同意。實際上,酒怪的高席位就在一個“怪”字上。“怪”在這裏,是幽默、诙諧之意。你在酒場上根本見不到酒聖、酒仙,他們層次太高,百年不遇;而酒怪卻随時可見。他們在酒場上,從頭至尾興緻勃勃,或高談闊論,或低吟湷蚴治枳愕福蛐υ掃B篇,總是妙趣橫生,讓你捧腹。他們自樂,也把快樂無償地饋贈給别人。即便是有酒家壓場,倘若沒有酒怪,也會少了許多熱鬧,少了許多情趣。

東方朔是個奇人,也是一個酒怪。漢武帝有一次到甘泉宮去,在路上看到一種蟲子,是紅色的,頭目牙齒耳鼻齊全,随從都不認識它是什麽東西。武帝就把東方朔叫來,叫他辨認,東方朔回答:“這蟲名叫‘怪哉’。從前秦朝時拘系無辜,平民百姓都愁怨不已,仰首歎息道:‘怪哉!怪哉!’百姓的歎息感動了上天,上天憤怒了,就生出了這種名叫‘怪哉’的蟲子。此地必定是秦朝的監獄所在地。”武帝就叫人查對地圖,果然。武帝又問;“那怎麽除去這種蟲子呢?”東方朔回答:“凡是憂愁得酒就解,故以酒灌這種蟲子,它就會消亡。”武帝叫人把蟲放在酒中,一會兒,蟲子果然靡散了。東方朔嘴裏所說的“怪哉”含有深意,是勸漢武帝要善待百姓。

有一次,有人給漢武帝進獻了一壇“仙酒”,據說出自嶽陽酒香山,人喝了這個酒,就可以長生不老。誰知東方朔這小子,瞅個機會就把這壇“仙酒”偷來喝得幹幹淨淨。這還得了?漢武帝“大怒,欲誅之。”東方朔卻不慌不忙地說:“陛下殺臣,臣亦不死;臣死,酒亦不驗。”就是說,俺喝了仙酒了,你怎能把我殺死?如果能夠殺死,那仙酒也就是不靈的了。漢武帝仔細一想,覺得有道理,隻好把東方朔放了。東方朔不惜殺頭,現身說法,破除迷信,實在難能可貴。

酒徒劉伶。古時候就有酒徒之說。顧名思義,酒徒,當是酒的奴隸。心甘情願地給酒做奴隸,一生嗜酒如命,酒成了他的惟一,讓人不可思議。然而,當你生在亂世,當你終身不遇,當你窮困潦倒,你會不會也成爲酒徒呢?難說。酒徒大都是一些桀骜不馴、清高狂傲、自以爲懷才不遇之人。酒徒飲酒會奮不顧身,常常大醉,但酒醉心不醉。酒徒是一種個人選擇,一種個人行爲,隻損害個人身心健康,不危害社會。他可以成爲你的知己,也可以成爲你的路人,褒他貶他,近他遠他,全在于你。

《魏書》中記載,劉伶常乘鹿車,攜一壺酒,使人荷锸而随之,謂曰:“死便埋我。”嗜酒如命竟然到了無以複加的程度,走到哪裏,喝到哪裏,喝死了就地埋掉拉倒!他不僅嗜酒如命,還寫了一篇《酒德頌》。全篇以一個虛拟的“大人先生”爲主體,借飲酒表明了一種随心所欲縱意所如的生活态度,并對封建禮法和士大夫們進行了辛辣的諷刺。語言形象生動、清逸超拔、音韻铿锵、主客對峙、鋪叙有緻、文氣浩蕩、筆酣墨飽,給人以飄然出塵、淩雲傲世之美感。

從劉伶現象來看,除了無知無識、沒肝沒肺的真正酒鬼之外,許多飲者對待酒的态度,也就是對待社會、對待人生的态度。酒的外形是水,逆來順受,其内涵卻是火,剛烈熾熱。劉伶《酒德頌》裏所寫的“酒德”,實際上也就是“人德”,具備了酒的德性,也就具備了人的德性。人與酒的關系,就是這般奇妙。酒文化博大精深,飲者呈現出來的卻也是世态百相,不一而足,遠非這篇拙作所能全面概括、說清道明的,我們也隻能管中窺豹吧。

当前文章链接:娄炳成:古代饮者杂说(https://www.cw58.cn/meiwen/yuanchuang/386040.html)
标签:李白东方朔一种酒后汉武帝

原创美文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