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日记伤感日记当离婚成为武器

当离婚成为武器

惊悚乐园围观:更新时间:2020-03-13 17:48:51

当离婚成为武器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当离婚成为武器

  一个女人命令男人按她所希望的方式迁就自己,或者一个男人因为妻子的失误而选择背叛,这些,跟爱不爱都没什么关系了吧。
  
  我们离婚吧。说完,陈诚便抱着被子去了客厅。游叶眼前一黑,天旋地转的一刻,甚至没有力气舞出挥向他的一巴掌——动手,是她发泄怒火的惯用方式。
  
  闹离婚是她屡试不爽的武器,换陈诚口里说出,就像被素来恭谦的下属缴了械,转而用这件武器刺伤自己。这下,她知道痛了。
  
  从简单的夫妻斗嘴到长达数月的离婚大战,交战双方受尽折磨。正因为如此,游叶执意要见记者,让那些事“白纸黑字”,“也许你们觉得不值一提,但对我来说,却是灭顶之灾。”
  
  约好13:30的采访,游叶晚了半小时。随着一阵风似的步履,一个戴黑超墨镜的80后女人出现在记者面前。
  
  兔子急了
  
  他们是武汉大学的师兄师妹,恋情简单而淳朴。2005届经管学院毕业晚会上,陈诚送了游叶99朵玫瑰,实打实的99朵,花了穷学生陈诚两个月生活费。这个细节让她感动至今。只是想不到过了3年,竟成为她迷惘的参照物:曾经这般宠溺自己的男人,如何会在婚后不要自己了?
  
  从恋爱到结婚,他事事让着她,依着她,她早就习惯像公主一样被捧着护着,从未想过改变。一次,同学会上陈诚闹了个笑话,游叶当场摞下“不懂就闭嘴”的狠话。他在同学圈里背下“妻管严”的名声,遭人嘲笑。她对此毫无歉意。她觉得陈诚爱的是真实的自己,骄纵,正是宠爱的表现。。她的价值观里,个性是最要紧的事,她才不要为了丈夫的面子变成忍气吞声的小媳妇。
  
  这种价值观导致游叶对陈诚的一系列变化视而不见。“本不抽烟的他学会不拒客户递来的烟,还买了个象征品位的进口打火机;每周陪领导打一次麻将,尽管他不喜欢;沉默,周围人都说他有这个年龄的人没有的成熟……”
  
  ——当丈夫被另一个女人“终结”,她才恍悟了。另一个女人叫文棠,陈诚的定向客户,漂亮。打从游叶见了她一面,文小姐便成了“婚姻头号假想敌”。隔三岔五游叶便以“作风问题”调侃一番陈诚,先是漫不经心,后是耳提面命,直接警告他“离那女人远点儿”。
  
  这不可能。陈诚在银行负责放贷,而文棠是某集团财务主管,他巴不得和她套近乎,多捞点银子养家。于是,争吵不断放大、升级。
  
  “离婚”就这样浮出水面。就像小孩发现哭泣可以换来大人爱怜,游叶把离婚当成讨伐丈夫的绝好武器。为文棠,为他忘了结婚纪念日,为他不“老实交待”去向,为他陪客人喝酒……任何细枝末节都足以构成一场“刑讯逼供”,“老实交待”则是丈夫应有的态度,不从?“离婚”便如宝剑出鞘,寒光凛凛。多数时候,“敌人”的确是闻风丧胆,对她加倍呵哄。
  
  这是“革命”爆发前的宁静,游叶毫不知情。
  
  “你必须在我和她之间选一个,我不想再玩3个人的游戏了!”2008年4月,游叶用这样一句话点燃了导火索。然后,他面无表情地说:“我们离婚吧。”
  
  狼真的来了
  
  “开始我以为他也是故意耍脾气闹威风,过一阵就好”——她平常正是这么干的,“结果等他的道歉等了一个月,没动静。”
  
  这期间,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沉默,仿佛武侠小说中两位高手过招,谁动谁输。陈诚保持每天11点以后回家的记录,游叶不做饭也不倒垃圾。战争还未打响,家里却一副残局光景。
  
  一天,12点刚过,陈诚手机响了。她分明听见丈夫对着那头说,“嗯,我也想你。”赤裸裸的情话在寂静的夜里里回荡,像一朵散不开的乌云,罩在游叶心上。她沉不住气了,他这是要干什么?
  
  “你和谁打电话?”游叶冲进客厅。
  
  “你管不着。”陈诚不耐烦地说。
  
  “谁!”游叶的音量突然高了8度,脸色也变得狰狞起来。
  
  陈诚笑了笑,从鼻子里哼出一句:“文棠。”
  
  游叶气急败坏地搜寻就近可以拿在手上的东西,却“冷不防被眼前的一幕镇住了”。陈诚别着脸,抻直了脖子道:你打,打呀!我让你打!
  
  这是唤醒游叶的一剂猛药,如果说先前她还存有“丈夫闹脾气”的天真幻想,此时都烟消云散了。这简直和电视剧里的离婚戏码一模一样啊,她突然有种“彻彻底底地要沦为弃妇”的感觉,“害怕,却又毫无办法。”
  
  直到今天,她也闹不清是自己任性逼走丈夫的成分多,还是男人的本能使了坏,总之,他要离开她,奔向另一个去了。这对游叶不啻晴天霹雳。“大脑被各种问题袭击: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出轨……”这些问题她统统没有答案,唯一确信的是自己还深爱着他,无法失去。一晃十多天过去了,游叶颓得找不着北,夜夜哭成泪人儿。陈诚则将睡房移到客厅,离婚协议书端端儿摆在桌上,只差一个签字。
  
  她终于放下公主架子,哭求他给这份爱一次机会,他说,“不必了。我已经受够了那些猜疑、撒泼、大庭广众之下不给面子。请你不要再说爱我了。”她问文棠到底哪点儿比自己强,他说,“没有强不强,我也没有要娶她过门的心,就是觉得跟她在一起更像个男人。”
  
  她只有使出最后一招:坚决不签字。他不至于闹上法院,这点她还是了解的。再后来,他就是隔三岔五地才回家住了。
  
  独守空房的游叶常常被泪水吞没,“记不清多少个日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体重也急剧下降,跟从前简直判若两人。”结果,看似强势的她最先倒下。用暴力逼陈诚臣服的游叶终于直面自己的无能:原来我是凭着过激手段才能让丈夫在乎的女人。
  
  总要做些努力吧
  
  陈诚的坦白让游叶摸清了方向,“原来最大的情敌不是文棠,是自己。”这一丁点渺茫的希望给了游叶改变的勇气。她前所未有地确定自己不要面子、不要高高在上,就要这个男人。要他回来。
  
  于是,她必须改变。
  
  7月的一个周末,她特地做了小龙虾、油焖笋和清蒸鱼,都是他爱吃的。
  
  八点,陈诚没有出现。
  
  九点,游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十点,望着空无一人的家和满桌美味佳肴,她“真的有些绝望了”。
  
  三个月,距离陈诚说要离婚已经过了九十个日夜,游叶“能用的办法都用尽了”。难道要我哭着跪着抱着他的腿说“我要改”他才会信吗?!
  
  前一周,她特地请单位同事来家里做客,做了一整天的贤良淑德小媳妇;再前一周,她给公婆送保健品,给侄儿买玩具,还答应帮小叔子找个工作;再前一周,她给他写了一封情书+悔过书,深刻检讨了自己的行为。
  
  ……
  
  她说她每天都有新改变,“如果这些都不足以打动他,也许真的到了该放手的时候。”
  
  十点半,陈诚回家了。
  
  她默默把拖鞋递到他跟前,没有吭声又退了出去。他摇摇头:“你能不能别这样?”
  
  “这样也烦?”
  
  “你知道你这么做有多滑稽吗,你根本就不是这类人,我也不需要你为我变成这个样子。”
  
  “你误会了,我不是要变成贤妻良母,但我起码要从打动你做起,我起码要让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所以会认真改啊。”
  
  他往她身上扫了扫:“你觉得有用吗?”
  
  随后游叶发表了一通略带傻气的解释:“你可能暂时感觉不到(改变),毕竟要真正体会我的变化,还得从头开始新的生活,我也不能保证马上见效……”
  
  也许是游叶一本正经的态度和孩子般的真诚打动了陈诚心里的某个地方,“后来他跟我承认,是想笑,但是看我表情严肃就忍着。他说如果再不表示一点什么就跟从前的我一样了:仗着对方的爱,有恃无恐。”
  
  走过餐台时,陈诚顿了一顿,轻声说了句“谢谢”,然后用比说谢谢更短的时间坐到沙发上。
  
  也许,改变有多难原谅就有多难,他们都需要时间来走出各自的禁锢。
  
  月光像蚂蚁一般爬过那个周末的夜晚,没有甜言蜜语,也没有欢欣喜乐,可也没有太多悲伤。丈夫的轻声感谢把游叶从身陷深渊的绝望感觉里拉出一个头,“我终于,缓了口气。”
  
  更漫长的时间
  
  那么,文棠呢。
  
  “我可以忍受丈夫对自己不满,可以为爱收敛、改变,可他出轨是个原则问题。人家都说有一次就有第二次,陈诚没道理成为那个例外……”最令游叶揪心的是,她还没什么立场去质问他,更没胆量问。陈诚就像一根细线放飞的风筝,稍一用力就会挣脱。
  
  这场离婚拉锯战展开的时间越长,暴露的问题也就越多。身为爱情保卫员的她,却退到旮旯犄角。
  
  也许,一个女人命令男人按她所希望的方式迁就自己,或者一个男人因为妻子的失误而选择背叛,这些,跟爱不爱都没什么关系了吧。无外乎是自私的方式不同,强加于人的模式不同。“如果我早一点发现自己的问题,早一点挽回,也不至于走到今天,”游叶呷了口茶,若有所思地说:“我不知道他想过这些没有。如果他最终原谅我,我又怎么原谅他呢……”
  
  欧洲杯使陈诚回归,整个赛季他都沉浸在激情中吃吃喝喝,“我们明显腻味多了,可谁也没有提起那个悄悄浮出水面的问题。”
  
  她应该高兴才是。可就在接受采访的头一天晚上,她才哭过。“陈诚没有发现,就像我所期望的那样。因为我甚至不知道怎么解释突如其来的挫败感。”她说她感到他们可能始终回不到从前,“这是怎样的失败啊!”——可明明他们的新日子刚刚拉开序幕,她该打起精神才对。
  
  新一轮的爱和原谅,同样需要时间,也许是更漫长的时间。

  一個女人命令男人按她所希望的方式遷就自己,或者一個男人因爲妻子的失誤而選擇背叛,這些,跟愛不愛都沒什麽關系了吧。
  
  我們離婚吧。說完,陳毡惚ё疟蛔尤チ丝蛷d。遊葉眼前一黑,天旋地轉的一刻,甚至沒有力氣舞出揮向他的一巴掌——動手,是她發洩怒火的慣用方式。
  
  鬧離婚是她屢試不爽的武器,換陳湛谘Y說出,就像被素來恭謙的下屬繳了械,轉而用這件武器刺傷自己。這下,她知道痛了。
  
  從簡單的夫妻鬥嘴到長達數月的離婚大戰,交戰雙方受盡折磨。正因爲如此,遊葉執意要見記者,讓那些事“白紙黑字”,“也許你們覺得不值一提,但對我來說,卻是滅頂之災。”
  
  約好13:30的采訪,遊葉晚了半小時。随着一陣風似的步履,一個戴黑超墨鏡的80後女人出現在記者面前。
  
  兔子急了
  
  他們是武漢大學的師兄師妹,戀情簡單而淳樸。2005屆經管學院畢業晚會上,陳账土诉[葉99朵玫瑰,實打實的99朵,花了窮學生陳諆蓚月生活費。這個細節讓她感動至今。隻是想不到過了3年,竟成爲她迷惘的參照物:曾經這般寵溺自己的男人,如何會在婚後不要自己了?
  
  從戀愛到結婚,他事事讓着她,依着她,她早就習慣像公主一樣被捧着護着,從未想過改變。一次,同學會上陳蒸[了個笑話,遊葉當場摞下“不懂就閉嘴”的狠話。他在同學圈裏背下“妻管嚴”的名聲,遭人嘲笑。她對此毫無歉意。她覺得陳諓鄣氖钦鎸嵉淖约海溈v,正是寵愛的表現。。她的價值觀裏,個性是最要緊的事,她才不要爲了丈夫的面子變成忍氣吞聲的小媳婦。
  
  這種價值觀導緻遊葉對陳盏囊幌盗凶兓暥灰姟“本不抽煙的他學會不拒客戶遞來的煙,還買了個象征品位的進口打火機;每周陪領導打一次麻将,盡管他不喜歡;沉默,周圍人都說他有這個年齡的人沒有的成熟……”
  
  ——當丈夫被另一個女人“終結”,她才恍悟了。另一個女人叫文棠,陳盏亩ㄏ蚩蛻簦痢4驈倪[葉見了她一面,文小姐便成了“婚姻頭號假想敵”。隔三岔五遊葉便以“作風問題”調侃一番陳眨仁锹唤浶模崾嵌崦婷苯泳嫠“離那女人遠點兒”。
  
  這不可能。陳赵阢y行負責放貸,而文棠是某集團财務主管,他巴不得和她套近乎,多撈點銀子養家。于是,争吵不斷放大、升級。
  
  “離婚”就這樣浮出水面。就像小孩發現哭泣可以換來大人愛憐,遊葉把離婚當成讨伐丈夫的絕好武器。爲文棠,爲他忘了結婚紀念日,爲他不“老實交待”去向,爲他陪客人喝酒……任何細枝末節都足以構成一場“刑訊逼供”,“老實交待”則是丈夫應有的态度,不從?“離婚”便如寶劍出鞘,寒光凜凜。多數時候,“敵人”的确是聞風喪膽,對她加倍呵哄。
  
  這是“革命”爆發前的甯靜,遊葉毫不知情。
  
  “你必須在我和她之間選一個,我不想再玩3個人的遊戲了!”2008年4月,遊葉用這樣一句話點燃了導火索。然後,他面無表情地說:“我們離婚吧。”
  
  狼真的來了
  
  “開始我以爲他也是故意耍脾氣鬧威風,過一陣就好”——她平常正是這麽幹的,“結果等他的道歉等了一個月,沒動靜。”
  
  這期間,他們不約而同地選擇沉默,仿佛武俠小說中兩位高手過招,誰動誰輸。陳毡3置刻11點以後回家的記錄,遊葉不做飯也不倒垃圾。戰争還未打響,家裏卻一副殘局光景。
  
  一天,12點剛過,陳帐謾C響了。她分明聽見丈夫對着那頭說,“嗯,我也想你。”赤裸裸的情話在寂靜的夜裏裏回蕩,像一朵散不開的烏雲,罩在遊葉心上。她沉不住氣了,他這是要幹什麽?
  
  “你和誰打電話?”遊葉沖進客廳。
  
  “你管不着。”陳詹荒蜔┑卣f。
  
  “誰!”遊葉的音量突然高了8度,臉色也變得猙獰起來。
  
  陳招α诵Γ瑥谋亲友Y哼出一句:“文棠。”
  
  遊葉氣急敗壞地搜尋就近可以拿在手上的東西,卻“冷不防被眼前的一幕鎮住了”。陳毡鹱拍槪又绷瞬弊拥溃耗愦颍蜓剑∥易屇愦颍
  
  這是喚醒遊葉的一劑猛藥,如果說先前她還存有“丈夫鬧脾氣”的天真幻想,此時都煙消雲散了。這簡直和電視劇裏的離婚戲碼一模一樣啊,她突然有種“徹徹底底地要淪爲棄婦”的感覺,“害怕,卻又毫無辦法。”
  
  直到今天,她也鬧不清是自己任性逼走丈夫的成分多,還是男人的本能使了壞,總之,他要離開她,奔向另一個去了。這對遊葉不啻晴天霹靂。“大腦被各種問題襲擊:爲什麽是他?爲什麽是我?爲什麽出軌……”這些問題她統統沒有答案,唯一确信的是自己還深愛着他,無法失去。一晃十多天過去了,遊葉頹得找不着北,夜夜哭成淚人兒。陳談t将睡房移到客廳,離婚協議書端端兒擺在桌上,隻差一個簽字。
  
  她終于放下公主架子,哭求他給這份愛一次機會,他說,“不必了。我已經受夠了那些猜疑、撒潑、大庭廣兄虏唤o面子。請你不要再說愛我了。”她問文棠到底哪點兒比自己強,他說,“沒有強不強,我也沒有要娶她過門的心,就是覺得跟她在一起更像個男人。”
  
  她隻有使出最後一招:堅決不簽字。他不至于鬧上法院,這點她還是了解的。再後來,他就是隔三岔五地才回家住了。
  
  獨守空房的遊葉常常被淚水吞沒,“記不清多少個日子,哭得上氣不接下氣,體重也急劇下降,跟從前簡直判若兩人。”結果,看似強勢的她最先倒下。用暴力逼陳粘挤倪[葉終于直面自己的無能:原來我是憑着過激手段才能讓丈夫在乎的女人。
  
  總要做些努力吧
  
  陳盏奶拱鬃屵[葉摸清了方向,“原來最大的情敵不是文棠,是自己。”這一丁點渺茫的希望給了遊葉改變的勇氣。她前所未有地确定自己不要面子、不要高高在上,就要這個男人。要他回來。
  
  于是,她必須改變。
  
  7月的一個周末,她特地做了小龍蝦、油焖筍和清蒸魚,都是他愛吃的。
  
  八點,陳諞]有出現。
  
  九點,遊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十點,望着空無一人的家和滿桌美味佳肴,她“真的有些絕望了”。
  
  三個月,距離陳照f要離婚已經過了九十個日夜,遊葉“能用的辦法都用盡了”。難道要我哭着跪着抱着他的腿說“我要改”他才會信嗎?!
  
  前一周,她特地請單位同事來家裏做客,做了一整天的賢良淑德小媳婦;再前一周,她給公婆送保健品,給侄兒買玩具,還答應幫小叔子找個工作;再前一周,她給他寫了一封情書+悔過書,深刻檢讨了自己的行爲。
  
  ……
  
  她說她每天都有新改變,“如果這些都不足以打動他,也許真的到了該放手的時候。”
  
  十點半,陳栈丶伊恕
  
  她默默把拖鞋遞到他跟前,沒有吭聲又退了出去。他搖搖頭:“你能不能别這樣?”
  
  “這樣也煩?”
  
  “你知道你這麽做有多滑稽嗎,你根本就不是這類人,我也不需要你爲我變成這個樣子。”
  
  “你誤會了,我不是要變成賢妻良母,但我起碼要從打動你做起,我起碼要讓你知道我是愛你的,所以會認真改啊。”
  
  他往她身上掃了掃:“你覺得有用嗎?”
  
  随後遊葉發表了一通略帶傻氣的解釋:“你可能暫時感覺不到(改變),畢竟要真正體會我的變化,還得從頭開始新的生活,我也不能保證馬上見效……”
  
  也許是遊葉一本正經的态度和孩子般的真沾騽恿岁愓心裏的某個地方,“後來他跟我承認,是想笑,但是看我表情嚴肅就忍着。他說如果再不表示一點什麽就跟從前的我一樣了:仗着對方的愛,有恃無恐。”
  
  走過餐台時,陳疹D了一頓,輕聲說了句“謝謝”,然後用比說謝謝更短的時間坐到沙發上。
  
  也許,改變有多難原諒就有多難,他們都需要時間來走出各自的禁锢。
  
  月光像螞蟻一般爬過那個周末的夜晚,沒有甜言蜜語,也沒有歡欣喜樂,可也沒有太多悲傷。丈夫的輕聲感謝把遊葉從身陷深淵的絕望感覺裏拉出一個頭,“我終于,緩了口氣。”
  
  更漫長的時間
  
  那麽,文棠呢。
  
  “我可以忍受丈夫對自己不滿,可以爲愛收斂、改變,可他出軌是個原則問題。人家都說有一次就有第二次,陳諞]道理成爲那個例外……”最令遊葉揪心的是,她還沒什麽立場去質問他,更沒膽量問。陳站拖褚桓毦放飛的風筝,稍一用力就會掙脫。
  
  這場離婚拉鋸戰展開的時間越長,暴露的問題也就越多。身爲愛情保衛員的她,卻退到旮旯犄角。
  
  也許,一個女人命令男人按她所希望的方式遷就自己,或者一個男人因爲妻子的失誤而選擇背叛,這些,跟愛不愛都沒什麽關系了吧。無外乎是自私的方式不同,強加于人的模式不同。“如果我早一點發現自己的問題,早一點挽回,也不至于走到今天,”遊葉呷了口茶,若有所思地說:“我不知道他想過這些沒有。如果他最終原諒我,我又怎麽原諒他呢……”
  
  歐洲杯使陳栈貧w,整個賽季他都沉浸在激情中吃吃喝喝,“我們明顯膩味多了,可誰也沒有提起那個悄悄浮出水面的問題。”
  
  她應該高興才是。可就在接受采訪的頭一天晚上,她才哭過。“陳諞]有發現,就像我所期望的那樣。因爲我甚至不知道怎麽解釋突如其來的挫敗感。”她說她感到他們可能始終回不到從前,“這是怎樣的失敗啊!”——可明明他們的新日子剛剛拉開序幕,她該打起精神才對。
  
  新一輪的愛和原諒,同樣需要時間,也許是更漫長的時間。

当前文章链接:当离婚成为武器(https://www.cw58.cn/riji/shanggan/424936.html)
标签:改变就像也许原谅希望

伤感日记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