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日记思念日志想起父亲

想起父亲

美文阅读网天堂ol围观:更新时间:2015-01-27 09:20:35

想起父亲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想起父亲

每次下乡扫青的季节,父亲总要返当年教过的村校走走。一会儿听听久违的铃音,似若沉思;一会儿攀进校室,摸模清晰的黑板低首寻视,似若回首。然后蹒跚下递,又找一方流绿的草茵静静坐着,深情注视着那些既熟悉又陌生、嬉逐欢笑的孩童群,久久,久久不舍离开。

  那是一个眼泪能填充饥饿的深冬,村里村外,总会有阵阵刺骨的寒风卷集片片枯叶满地飞舞。 那也是一个黑白颠倒,胡乱纠斗的混沌年代。光天华日,总会有一幕幕群聚的身影惊慌汹涌。

  大街小巷,阡陌田垄,一群群整装而又慌张的"革命"脸宠是那样的神彩而又自豪。他(她)们高高挥着红袖,高高耀着“勋章“,歇斯底里地亢奋着、奔碌着、疯狂着。 他(她)们勇敢却疲惫的脚步前赴后继,挨家挨户,鸡犬不宁。 “牛鬼蛇神"的高呼,磨拳擦掌;“红与黑学的是是非非,让人怯怯终日。

  那样的岁月,许多无奈与无辜的人们面对他(她)们总是躲躲藏藏,或低首听“罪“或背井离乡。总是暗暗忧伤着浓浓烟霭,不住地淌泪,不住地问天。把家的破碎咽在肚里,把心的伤痛湿在枕里。 七零年的“小雪",父亲说,那是个风轻云淡的日子。

  山里的阳光暖暖透过竹林,高高晾晒着朵朵雨湿,从来没有的村乡美丽;瓦顶的炊烟淡淡围着山绿,远远凝成团团轻云,从来没有的清新宁静;老实乡邻偷偷笑递轻声祝福,悄悄地络绎离去,从来没有的人间温馨。 就这喜忧参半的时刻,父亲一边劳动一边受批斗的日子里,又添了一份啼哭的烦心与饥饿的牵掛。 但沧桑添子的欣慰,父亲说他似乎已经看淡那左一回的“革面“与右一次的掴打—— 那一夜的饭间,家中破落的院内分批着十几个高汉,说是"革委“的通知,“再听讯,深革命,立刻行“。

  他们野蛮地夺下父亲的碗筷,把父亲绑着双手就推上了汽车,然后卷尘而去。 母亲习惯了惊恐,挤不出半滴眼泪。但尚年幼的大、二姐却手舞跺足,嚎头啼哭。要很久以后才肯紧紧拢住母亲唏嘘睡去。

  那夜午夜,父亲说,衣单的父亲后来被蒙住双眼押上了千人围观的木搭板台,在一阵阵“炮打臭老九“的呼喊声中被狠狠地踢下高足两米的“审叛台“。 得助于几位曾经教过的学生帮扶,才幸免于昏死街头。那个年代倒下的人们,很少能重新站起。

  其实,父亲并不是所谓那年月的“牛鬼和蛇神“。“臭老九"的荒诞,支离许多伤心。 父亲是个利利道道的贫苦农民。7岁丧母。8岁寄养。只因多读了些年书,受雇于缺知的乡教育,求学时已有官职的不少同窗交往甚多,便被移花接木般地刻制成“黑学派“的批斗名列,不分时日,死搅蛮缠。 斗转星移,雨碎涟漪。

  浩劫的天空早巳阳光明媚。岁月却如一把锋利的尖刀,将父亲的一生刻满沧桑。 “小雪"渐逝,“大雪“既临。那个混沌年代感伤的阴霾常痛心灵。

  作者:孙振

每次下鄉掃青的季節,父親總要返當年教過的村校走走。一會兒聽聽久違的鈴音,似若沉思;一會兒攀進校室,摸模清晰的黑板低首尋視,似若回首。然後蹒跚下遞,又找一方流綠的草茵靜靜坐着,深情注視着那些既熟悉又陌生、嬉逐歡笑的孩童群,久久,久久不舍離開。

  那是一個眼淚能填充饑餓的深冬,村裏村外,總會有陣陣刺骨的寒風卷集片片枯葉滿地飛舞。 那也是一個黑白颠倒,胡亂糾鬥的混沌年代。光天華日,總會有一幕幕群聚的身影驚慌洶湧。

  大街小巷,阡陌田壟,一群群整裝而又慌張的"革命"臉寵是那樣的神彩而又自豪。他(她)們高高揮着紅袖,高高耀着“勳章“,歇斯底裏地亢奮着、奔碌着、瘋狂着。 他(她)們勇敢卻疲憊的腳步前赴後繼,挨家挨戶,雞犬不甯。 “牛鬼蛇神"的高呼,磨拳擦掌;“紅與黑學的是是非非,讓人怯怯終日。

  那樣的歲月,許多無奈與無辜的人們面對他(她)們總是躲躲藏藏,或低首聽“罪“或背井離鄉。總是暗暗憂傷着濃濃煙霭,不住地淌淚,不住地問天。把家的破碎咽在肚裏,把心的傷痛濕在枕裏。 七零年的“小雪",父親說,那是個風輕雲淡的日子。

  山裏的陽光暖暖透過竹林,高高晾曬着朵朵雨濕,從來沒有的村鄉美麗;瓦頂的炊煙淡淡圍着山綠,遠遠凝成團團輕雲,從來沒有的清新甯靜;老實鄉鄰偷偷笑遞輕聲祝福,悄悄地絡繹離去,從來沒有的人間溫馨。 就這喜憂參半的時刻,父親一邊勞動一邊受批鬥的日子裏,又添了一份啼哭的煩心與饑餓的牽掛。 但滄桑添子的欣慰,父親說他似乎已經看淡那左一回的“革面“與右一次的掴打—— 那一夜的飯間,家中破落的院内分批着十幾個高漢,說是"革委“的通知,“再聽訊,深革命,立刻行“。

  他們野蠻地奪下父親的碗筷,把父親綁着雙手就推上了汽車,然後卷塵而去。 母親習慣了驚恐,擠不出半滴眼淚。但尚年幼的大、二姐卻手舞跺足,嚎頭啼哭。要很久以後才肯緊緊攏住母親唏噓睡去。

  那夜午夜,父親說,衣單的父親後來被蒙住雙眼押上了千人圍觀的木搭板台,在一陣陣“炮打臭老九“的呼喊聲中被狠狠地踢下高足兩米的“審叛台“。 得助于幾位曾經教過的學生幫扶,才幸免于昏死街頭。那個年代倒下的人們,很少能重新站起。

  其實,父親并不是所謂那年月的“牛鬼和蛇神“。“臭老九"的荒誕,支離許多傷心。 父親是個利利道道的貧苦農民。7歲喪母。8歲寄養。隻因多讀了些年書,受雇于缺知的鄉教育,求學時已有官職的不少同窗交往甚多,便被移花接木般地刻制成“黑學派“的批鬥名列,不分時日,死攪蠻纏。 鬥轉星移,雨碎漣漪。

  浩劫的天空早巳陽光明媚。歲月卻如一把鋒利的尖刀,将父親的一生刻滿滄桑。 “小雪"漸逝,“大雪“既臨。那個混沌年代感傷的陰霾常痛心靈。

  作者:孫振

当前文章链接:想起父亲(https://www.cw58.cn/riji/sinian/211.html)
标签:想起父亲

思念日志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