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散文集张晓风幸亏

幸亏

张晓风散文旗卷天下围观:更新时间:2016-05-23 09:04:15

幸亏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幸亏

  1

  似乎常听人抱怨菜贵,我却从来不然,甚至听到怨词的时候心里还会暗暗骂一句:"贵什么贵,算你好命,幸亏没遇上我当农人,要是我当农人啊,嘿、嘿,你们早就卖不起菜了!"

  这样想的时候,心里也曾稍稍不安,觉得自己是坏人,是"奸农"。但一会儿又理直气壮起来,把一本帐重头算起。

  譬如说米,如果是我种的,那是打死也舍不得卖得比珍珠贱价的。古人说"米珠薪桂",形容物价高,我却觉得这价钱合理极了,试想一粒谷子是由种子而秧苗而成稻复成粒的几世正果,那里面有几千年相传的农业智慧,以及阳光、沃土,和风细雨的好意。观其背后则除了农人的汗泽以外也该包括军人的守土有功,使农事能一年复一年的平平安安的进行,还有运输来,使浊水溪畔的水稻能来到我的碗里,说一颗米抵得一颗明珠也没有什么可惭愧的吧?何况稻谷熟时一片金黄,当真是包金镶玉,粒粒有威仪,如果讨个黄金或白玉的价格也不为过吧!

  所以说,幸亏我不种田,我种的田收的谷非卖这价码不可!西南水族有则传说便是写这求稻种的故事,一路叙来竟是惊天动地的大业了,想来人世间万花万草如果遭天劫只准留下一本,恐怕该留的也只是麦子或稻子吧!因此,我每去买米,总觉自己占了便宜,童话世界里每有聪明人巧计骗得小仙小妖的金银珠宝,满载而归,成了巨富。我不施一计却天天占人大便宜,以贱价吃了几十年尊同金玉的米麦,虽不成巨富,却使此身有了供养,也该算是赚饱了。故事里菩萨才有资格被供养呢,我竟也大刺刺地坐吃十方,对占到的便宜怎能不高兴偷笑。

  篷到风季,青菜便会大涨,还有一次过年,养菜竟要二百元一斤。菜贵时,报上、电视上、公车上一片怨声,不知为什么,我自己硬是骂不出口,心里还是那句老话,嘿嘿,幸亏我非老圃,否则蕃茄怎可不与玛瑙等价,小白菜也不必自卑而低于翡翠,茄子难道不比紫水晶漂亮吗?鲜嫩的甜玉米视同镶嵌整齐的珍珠也是可以的,新鲜的佛手瓜浅碧透明,佛教徒拿来供奉神胆的,像琥珀一样美丽,该出多少价钱,你说吧--对这种荐给神明吃都不惭愧的果实!

  把豇豆叫"翠蜿蜒"好不好?豌豆仁才是真正的美人"绿珠",值得用一斛明球来衡其身价,芥菜差不多是青菜世界里的神木,巍巍然一大堆,那样厚实的肌理,应该怎么估值呢?

  胡萝卜如果是我种的,收成的那天,非开它一次"美展"不可,多浪漫多古典且又多写实的作品啊!鲜红翠绿的灯笼椒如果是我家采来的,不出一千块钱休想拿走,一个人如果看这样漂亮的灯笼椒也不感动于天恩人惠的话,恐怕也只好长夜凄其,什么其他的灯笼也引渡他不得了。

  蹋棵菜是呈辐射状的祖母绿。牛蒡不妨看作长大长直的人参,山药像泥土中挖出的奇形怪状的岩石,却居然可吃。红菱角更好,是水族,由女孩子划着古典的小船去摘来的,那份独特的牛角形包装该算多少钱才公平?

  南瓜这种东西去开美展都不够,应该为它举行一次魔术表演的,如何一棵小小的种子铺衍成梦,复又花开蒂落结成往往一个人竟抬不动的大瓜。南瓜是和西方灰姑娘童话并生的,中国神话里则有葫芦,一个人如果有权利把童话和神话装在菜蓝里拎着走,付多少钱都不算过分吧?

  释迦跌坐在莲花座上,但我们是凡人,我们坐在餐桌前享受莲的其它部分,我们吃藕吃莲子,或者喝荷叶粥,夹荷叶粉蒸肉,相较之下,不也是一份凡俗的权利吗?故事里的湘妃哭竹,韩湘子吹一管竹笛,我们却只管放心的吃竹笋,吃竹叶包的粽子。记得有一次请外国朋友吃饭向他解释一道"冰糖米藉"的甜点说:"这是用一种可以酿酒的米(糯米),塞在莲花根(藕)里做的,里面的糖呢,是一种冰山一样的糖。"外国人依他们的习惯发出大声的惊叹,我居之不疑,因为那一番解释简直把我自己都惊动了。

  这样看来,一截藕(记得,它的花是连菩萨也坐得的)应卖什么价呢?一斤笋(别忘了,它的茎如果凿上洞,变成笛子是神仙也吹得的)该挂牌多少才公平呢?

  所以说,还好,幸亏我不务农,否则,任何人走出菜场恐怕早已倾家荡产了。2

  世人应该庆幸,幸亏我不是上帝。

  我是小心眼的人间女子,动不动就和人计较。我买东西要盘算,跟学生打分数要计到小数点以后再四舍五入,发现小孩不乖也不免要为打三下打二下而斟酌的,丈夫如果忘了该纪念的日子当然也要半天不理他以示薄惩。

  如果让这样的人膺任上帝,后果大概是很可虑的。

  春天里,满山繁樱,却有人视而无睹,只顾打开一只汽水罐,我如果是上帝,准会大吼一声说:

  "这样的人,也配有眼睛吗?"

  这一来,十万个花季游客立时会瞎掉五万以上,第二天,盲校的校长不免为突然剧增的盲生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所以,幸亏我不是上帝。

  闲来无事,我站在云头一望,有那么多五颜六色的工厂污水一一流向浅碧的溪流,我传下旨意:

  "这样糟蹋大地,让别人活不成了,我也要让他活不成。"

  第二天,天使检点人数,一个小小的岛上居然死了好几万个跟"污水罪"有关的人。

  人有电鱼,有人毒鱼,这种人,留着做什么,一起弄死算了。

  其他的松林中不闻天籁的,留耳何为?抱着婴儿也不闻**的,留鼻何用?从来没有帮助过人的双手双脚废了也不可惜,从来没有为阳光和空气心生感激的人,我就停止他们五分钟"空气权"让他知道厉害。

  所以说,还好,幸亏我不是上帝。

  世间更有人不自珍惜,或烟酒相残,或服食迷幻药,或苟且自误,或郁郁无所事事,这样的人,留智慧何用?不如一律还原成白痴,如此一来不知世间还能剩几人有头脑?

  我上任后,不消半年,停阳光者有之,停水、停空气者有之,而且有人缺手,有人断足,整个世界都被罚得残缺了。而人性丑陋依旧,愚鲁依旧。

  让河流流经好人和坏人的门庭,这是上帝。让阳光爱抚好人和坏人的肩膀,这是上帝。不管是好人坏人,地心吸力同样将他们仁慈的留在大地上,这才是上帝的风格,并且不管世人多么迟钝蒙昧,春花秋月和朝霞夕彩会永远不知疲倦的挥霍下去,这才是上帝。

  是由于那种包容和等待,那种无所不在的覆罩和承载,以及仁慈到溺爱程度的疼惜,我才安然拥有我能有的一切。

  所有的人都该庆幸--幸亏自己不是上帝。

  1

  似乎常聽人抱怨菜貴,我卻從來不然,甚至聽到怨詞的時候心裏還會暗暗罵一句:"貴什麽貴,算你好命,幸虧沒遇上我當農人,要是我當農人啊,嘿、嘿,你們早就賣不起菜了!"

  這樣想的時候,心裏也曾稍稍不安,覺得自己是壞人,是"奸農"。但一會兒又理直氣壯起來,把一本帳重頭算起。

  譬如說米,如果是我種的,那是打死也舍不得賣得比珍珠賤價的。古人說"米珠薪桂",形容物價高,我卻覺得這價錢合理極了,試想一粒谷子是由種子而秧苗而成稻複成粒的幾世正果,那裏面有幾千年相傳的農業智慧,以及陽光、沃土,和風細雨的好意。觀其背後則除了農人的汗澤以外也該包括軍人的守土有功,使農事能一年複一年的平平安安的進行,還有咻攣恚節崴系乃灸軄淼轿业耐胙Y,說一顆米抵得一顆明珠也沒有什麽可慚愧的吧?何況稻谷熟時一片金黃,當真是包金鑲玉,粒粒有威儀,如果讨個黃金或白玉的價格也不爲過吧!

  所以說,幸虧我不種田,我種的田收的谷非賣這價碼不可!西南水族有則傳說便是寫這求稻種的故事,一路叙來竟是驚天動地的大業了,想來人世間萬花萬草如果遭天劫隻準留下一本,恐怕該留的也隻是麥子或稻子吧!因此,我每去買米,總覺自己占了便宜,童話世界裏每有聰明人巧計騙得小仙小妖的金銀珠寶,滿載而歸,成了巨富。我不施一計卻天天占人大便宜,以賤價吃了幾十年尊同金玉的米麥,雖不成巨富,卻使此身有了供養,也該算是賺飽了。故事裏菩薩才有資格被供養呢,我竟也大刺刺地坐吃十方,對占到的便宜怎能不高興偷笑。

  篷到風季,青菜便會大漲,還有一次過年,養菜竟要二百元一斤。菜貴時,報上、電視上、公車上一片怨聲,不知爲什麽,我自己硬是罵不出口,心裏還是那句老話,嘿嘿,幸虧我非老圃,否則蕃茄怎可不與瑪瑙等價,小白菜也不必自卑而低于翡翠,茄子難道不比紫水晶漂亮嗎?鮮嫩的甜玉米視同鑲嵌整齊的珍珠也是可以的,新鮮的佛手瓜湵掏该鳎鸾掏侥脕砉┓钌衲懙模耒暌粯用利悾摮龆嗌賰r錢,你說吧--對這種薦給神明吃都不慚愧的果實!

  把豇豆叫"翠蜿蜒"好不好?豌豆仁才是真正的美人"綠珠",值得用一斛明球來衡其身價,芥菜差不多是青菜世界裏的神木,巍巍然一大堆,那樣厚實的肌理,應該怎麽估值呢?

  胡蘿蔔如果是我種的,收成的那天,非開它一次"美展"不可,多浪漫多古典且又多寫實的作品啊!鮮紅翠綠的燈唤啡绻俏壹也蓙淼模怀鲆磺K錢休想拿走,一個人如果看這樣漂亮的燈唤芬膊桓袆佑谔於魅嘶莸脑挘峙乱搽b好長夜凄其,什麽其他的燈灰惨伤坏昧恕

  蹋棵菜是呈輻射狀的祖母綠。牛蒡不妨看作長大長直的人參,山藥像泥土中挖出的奇形怪狀的岩石,卻居然可吃。紅菱角更好,是水族,由女孩子劃着古典的小船去摘來的,那份獨特的牛角形包裝該算多少錢才公平?

  南瓜這種東西去開美展都不夠,應該爲它舉行一次魔術表演的,如何一棵小小的種子鋪衍成夢,複又花開蒂落結成往往一個人竟擡不動的大瓜。南瓜是和西方灰姑娘童話并生的,中國神話裏則有葫蘆,一個人如果有權利把童話和神話裝在菜藍裏拎着走,付多少錢都不算過分吧?

  釋迦跌坐在蓮花座上,但我們是凡人,我們坐在餐桌前享受蓮的其它部分,我們吃藕吃蓮子,或者喝荷葉粥,夾荷葉粉蒸肉,相較之下,不也是一份凡俗的權利嗎?故事裏的湘妃哭竹,韓湘子吹一管竹笛,我們卻隻管放心的吃竹筍,吃竹葉包的粽子。記得有一次請外國朋友吃飯向他解釋一道"冰糖米藉"的甜點說:"這是用一種可以釀酒的米(糯米),塞在蓮花根(藕)裏做的,裏面的糖呢,是一種冰山一樣的糖。"外國人依他們的習慣發出大聲的驚歎,我居之不疑,因爲那一番解釋簡直把我自己都驚動了。

  這樣看來,一截藕(記得,它的花是連菩薩也坐得的)應賣什麽價呢?一斤筍(别忘了,它的莖如果鑿上洞,變成笛子是神仙也吹得的)該挂牌多少才公平呢?

  所以說,還好,幸虧我不務農,否則,任何人走出菜場恐怕早已傾家蕩産了。2

  世人應該慶幸,幸虧我不是上帝。

  我是小心眼的人間女子,動不動就和人計較。我買東西要盤算,跟學生打分數要計到小數點以後再四舍五入,發現小孩不乖也不免要爲打三下打二下而斟酌的,丈夫如果忘了該紀念的日子當然也要半天不理他以示薄懲。

  如果讓這樣的人膺任上帝,後果大概是很可慮的。

  春天裏,滿山繁櫻,卻有人視而無睹,隻顧打開一隻汽水罐,我如果是上帝,準會大吼一聲說:

  "這樣的人,也配有眼睛嗎?"

  這一來,十萬個花季遊客立時會瞎掉五萬以上,第二天,盲校的校長不免爲突然劇增的盲生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所以,幸虧我不是上帝。

  閑來無事,我站在雲頭一望,有那麽多五顔六色的工廠污水一一流向湵痰南鳎覀飨轮家猓

  "這樣糟蹋大地,讓别人活不成了,我也要讓他活不成。"

  第二天,天使檢點人數,一個小小的島上居然死了好幾萬個跟"污水罪"有關的人。

  人有電魚,有人毒魚,這種人,留着做什麽,一起弄死算了。

  其他的松林中不聞天籁的,留耳何爲?抱着嬰兒也不聞**的,留鼻何用?從來沒有幫助過人的雙手雙腳廢了也不可惜,從來沒有爲陽光和空氣心生感激的人,我就停止他們五分鍾"空氣權"讓他知道厲害。

  所以說,還好,幸虧我不是上帝。

  世間更有人不自珍惜,或煙酒相殘,或服食迷幻藥,或苟且自誤,或郁郁無所事事,這樣的人,留智慧何用?不如一律還原成白癡,如此一來不知世間還能剩幾人有頭腦?

  我上任後,不消半年,停陽光者有之,停水、停空氣者有之,而且有人缺手,有人斷足,整個世界都被罰得殘缺了。而人性醜陋依舊,愚魯依舊。

  讓河流流經好人和壞人的門庭,這是上帝。讓陽光愛撫好人和壞人的肩膀,這是上帝。不管是好人壞人,地心吸力同樣将他們仁慈的留在大地上,這才是上帝的風格,并且不管世人多麽遲鈍蒙昧,春花秋月和朝霞夕彩會永遠不知疲倦的揮霍下去,這才是上帝。

  是由于那種包容和等待,那種無所不在的覆罩和承載,以及仁慈到溺愛程度的疼惜,我才安然擁有我能有的一切。

  所有的人都該慶幸--幸虧自己不是上帝。

当前文章链接:幸亏(https://www.cw58.cn/sanwenji/zhangxiaofeng/70553.html)

张晓风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