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小说爱情小说云散

云散

美文摘抄网虫族帝国围观:更新时间:2018-02-12 22:03:00

云散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云散

(五)
从“流水乡山庄”回来后,邹其雅问刘星雨这两天去了哪里,她只说这两天发烧住院了。恋爱后的她,不再凡事都说得清清楚楚,她只愿把它当做一个秘密,只有肖云和她两个人知道的秘密。肖云打电话过来时,她依旧叫他肖云哥;他在电话里说想她了,她也只是听下了,并没有作出很明显的回应。反而是肖云,度假回来后,一直没有安安稳稳睡过一觉,每到夜晚熄灯后,就很想她。半夜睡不着,就起来翻看在流水乡拍的照片。
还有两天,暑假工就要结束了。几个阿姨见到她和邹其雅收拾行李,就热心地对她们嘘寒问暖,叮嘱她们回家注意安全。这两天肖云也频频地打电话过来,嘱咐她一定要收齐东西,生活用品等就不用带走,留给阿姨们使用就好了。在停工的那天晚上,肖云直接到员工宿舍找星雨出去吃饭,他依然是在百米外的公交站等她,见面后,两人就自然而然地牵起手来。
吃晚饭时,肖云不由自主感叹道:“时间过得好快啊,你就要回去了。”
“不知不觉在这里呆了一个月。谢谢你。”星雨说。
“谢我什么呢,傻妞。你打算明天去搭车还是后天?”
“明天吧,我爸妈催我早点回去了。还有不到十天就开学了。”
“好,明天八点我过来接你。”
吃过晚饭走出餐厅外时,肖云突然拉住她,把她抱得紧紧的。“怎么了?这是餐厅门口。”
“舍不得你。”他低声说道。直到有一群人经过时,他才松开了。回宿舍的路上,他们说起学习来。他希望星雨回去后专心学习,不要想他。星雨淘气地说:“好啊,这可是你说的。”
“不不不,我是说你做功课时不要想,有空时还是要想我的。”他说这话时,就像个讨宠的小孩。
送星雨回宿舍后,肖云搭车回到自己的出租屋。这个夜晚注定要失眠,他举起墙角的篮球,无意识地转起球来。转着转着,脑海里出现了去年夏天打区赛时的情景,他问星雨为什么喜欢打篮球,她说的那句打球很酷让他笑了很久。那阵笑声,那张稚嫩淘气的脸,犹在耳边,犹在眼前。
第二天,肖云准时到皮具厂员工宿舍楼下接刘星雨。他们吃过早餐后就搭车去客运站。一路上,刘星雨的行李箱都由肖云拉着,她只是背着个小背包跟在一旁,这情景与她一个月前刚来到这座城市时一模一样,但此时望着肖云高大的身影,心中竟溢满了温暖和辛福。做个孩子多好啊,她终于领会到肖云这句话的涵义,如果没有肖云,她现在可就要只身一人拖着笨重的行李箱在人山人海里穿梭,说不定还会发生些什么意外呢。
“你这一路都没怎么说话,想什么呢?”肖云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她仰头温柔地望了肖云一眼,像一只小羊,依顺地伸手挽住肖云的右手臂。
“没想什么,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她回答道。
“你不说我也知道。”肖云笑道。
星雨低下头微微一笑,心想,他知道就好。不一会儿,他们就走到了售票窗口,肖云把行李箱推到一边,叫星雨在一边等候他去排队买票,但星雨要和他一起排队。平时肖云来找她,她怕被同事看见,常常以疲惫为由劝走肖云。临近离别,她才发现自己竟也如此多愁善感。
眼看着要检票上车了,肖云将行李箱交给星雨,双手轻轻按住她的肩膀,只说了一句:“注意安全,到站后要打电话给我。”此时星雨倒松了一口气,她害怕肖云会在如此宽大噪杂的公共场合拥抱她亲吻她,但是肖云没有。望着他坚定但又透露着委屈的眼神,她又挺心疼他。哎,不想了,不说了,面对离别,她还太年轻。
经过了将近五个小时的车程,刘星雨回到了家。知道女儿今天回来,刘妈妈早就煲好了汤,做好点心等候着她了。吃午饭时,爸妈一直说她瘦了很多,还问她一些工作上的感受。但是绕来绕去,还是绕到了学习上。原来,爸妈已经商量好这个学期让她住学校了,到外面那么久,他们担心她已经把学习忘得七七八八了,回学校住宿,学习氛围比较好。她没有马上答应爸妈的决定,还是要请教一下肖云,毕竟在学习上,肖云比爸妈懂得多呢。不出所料,肖云也建议她回学校住宿,经历了暑假工期间的独立生活,他相信她可以很快地适应住宿生活。刘爸刘妈知道星雨同意后,都有点吃惊,因为他们一早就让她住宿了,她都是很反抗的,没想到做个暑假工还真的让她进步了不少呢。
回家之后,星雨和肖云的联系就没有这么自由了。在爸妈面前,星雨从未敢拿起手机登录QQ或者发短信,更不会打电话。她把肖云备注成“云飘飘”,这让肖云乐了好一会儿呢。“你给我的专属称呼很文艺啊,我很喜欢,原来你还有文艺潜质呢。”
星雨回复道:“那是呢,你不知道的多着呢,哈哈。”
肖云灵机一动:“礼尚往来,我就给你取一个‘雨纷纷’吧,怎么样?”
“不错啊,这样就凑成一对了。”
他们现在只有在晚上睡觉前可以聊上一会了,而且只是在QQ上面聊。在白天呢,爸妈都去上班的时候本可以通一下电话的,但是这时候肖云也要上班,就算他打过来也不能说很久。在这样的年纪,喜欢上一个人,谁的经历不都这样?星雨和肖云都很平静,并没有觉得异地恋会影响到他们的感情。可最怕每到夜深人静时,他们的心都好像是被魔鬼控制住了,完全由不得自己。
8月30日就要搬进学校住了,这几天星雨和妈妈都在准备一些住宿要用的物品。她对住宿生活有很多的想象,也问过肖云很多和住宿有关的问题,比如该怎么和舍友相处,该怎么安排时间,该怎么处理矛盾等等。对于这些问题,刘爸刘妈更是千叮万嘱,可她偏偏更喜欢肖云细心叮嘱她的感觉,多了一份温柔。8月29号下午3时许,星雨刚躺下不久,想睡个午觉。但是沉默了很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迷迷糊糊中,她拿过手机一看是“云飘飘”,就立即坐起来激动而紧张地接通了电话。
“宝贝,你在干嘛?”肖云问道。
缓冲了好几秒后,她才说:“你都吓到我了。我刚刚准备睡着了。”
“你平时不是不用午休的吗?爸妈在家吗?”
“刚出去不久,你真会挑时间呢。你在干嘛呢?”
“我在公司,出来透个气。好想你,都快一个星期没听到你的声音了,实在忍不住了,就……”
“我……你这样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有时候我妈会在上班时间回来,我真怕她听见。”
“那我们小声点。你明天就要搬去学校了,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你说的我都准备了。”
“那就好,刚住进去你不习惯的话,就跟我说。”
“知道,什么都跟你说,不隐瞒。”
“你真乖。”
“哎,我都不好意思了,你还是正常点儿跟我说话吧。”
“这就是我的正常水平,平时都不正常。”
“你逗我呢!”
“还是你懂我,我先去忙了,晚上聊。”
“嗯。”
虽然肖云也曾在电话里叫过她宝贝,说过一些情人之间说的话。但是在家里,即使只有她自己,也觉得格外紧张害怕。她怕隔墙有耳,她怕爸妈突然回来,她也想说“我也想你”,但她不敢说出来,只好在短信上写。
对于此,肖云从来没有埋怨过,他很理解星雨,明白她表达爱的方式。异地恋已经展开了,他也害怕很多很多无法预料的事情,但在星雨面前,他总是表明很坚定的态度。也许因为太爱了,他不想对方也担心感情的结果。睡不着的时候,他也常常问自己:为什么自己会喜欢上一个念高中的小女生?而他的朋友、同事或者同学,但凡在恋爱中的,要么已经同居,要么就是可以常常见面那种。不过没关系,在他向她表明心意之前,他就已经想通了,他就是爱她,无关年龄和距离。

(六)
刘星雨很快就适应了住宿生活。在刚住进学校的头几天,她打了几个电话回家,之后将近半个月都没怎么和家人联系。国庆节放假回家,刘妈妈又说女儿瘦了,每天给她煲汤。在某个夜晚吃晚饭时,刘妈妈突然问到女儿将近半个月不给家里打电话而自己打电话给她也很少被接通的原因,刘星雨一本正经地说:“住宿生活可忙了,抓得很紧,很少有空闲时间,我有好几个舍友干脆不带手机回学校。”刘爸爸点点头,肯定女儿真的能够独立了,但与此同时妈妈却担忧地嘱咐道:“高中学习很关键,你不能分心,绝对不可以早恋。”只见星雨一直埋头吃饭,低声应道:“知道。”
进房间休息时,星雨马上把今晚妈妈的话转述了肖云,肖云回道:“不要紧张,我们现在又不在同一个地方。你只要好好学习就好了,其他的不要担心太多。”星雨想,肖云说的也有道理,反正不在同一个地方,只是心中有彼此,和父母眼中的早恋不一样。于是乎,她就心安就睡下了。
返校前,刘星雨从鞋柜里拿出那双封存了近一个月的暗红色运动鞋,虽然舍不得把它穿旧,但是每次训练时,心里就很牵挂这双鞋,想起肖云常常唠叨的那句话——球鞋必须要防滑、舒服、省力,很讲究的。
假后返校,她第一次穿这双鞋训练就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在训练结束后,教练将男篮和女篮的成员都聚集起来,突然提起好几年前他所带的球队所取得的光辉伟绩,还点名表扬了队长肖云。星雨听到她心心念念的名字,不由地低下头红着脸傻笑。旁边的队友问她为什么笑得那么陶醉,她收敛了一下,说:“就是羡慕他们很棒。”不料这话被教练听到了,就叫她出列发表感想。她站出来,吞吞吐吐地说:“我特别羡慕崇拜师兄师姐们能够取得这么杰出的成绩,我们应该学习继承他们的体育精神和团队力量,更希望可以有机会让他们来指导一下我们,传授更多的经验。就这样……”
话一落,热烈的掌声也响了起来,教练满意地点点头说:“说得非常好!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可我之所以提起你们师兄师姐们的光辉伟绩,是为了激励你们,我们学校的篮球风采不能够到了你们这儿就断了,明白吗?”
“明白!”底下齐声说道。
教练咳了一声,严肃地说:“是这样啊,下个学期中旬将有一场全区高中篮球大赛,这个比赛三年才举行一次,是你们高中期间最重大的一个比赛。有没有信心干掉其他学校,拿下第一名?”
底下大眼瞪小眼,叽叽喳喳地说着一些质疑的话语。突然遇冷的教练见状后喊了一声:“立正!”接着说:“我看你们在信心上就输给别人了。给力点行不行?”
寂静中,突然冒出一个男同学的笑声:“哇塞,教练也会说‘给力’!”紧接着全体学生都兴奋起来,气氛特别活跃。
散场后,刘星雨找了个人少的地给肖云打了电话。
“好激动啊,告诉你一个重大消息,全区高中篮球大赛就要来了!”
肖云听到她激动的声音,笑道:“这个比赛三年才举行一次呢,我当年就碰上了。”
“你知道吗,刚才教练表扬你们当年拿了全区第一名呢,还叫我站出来说一下对此有什么感想!真吓人!”
“你怎么说的?”
“我说要继承师兄师姐们的体育精神和团队力量。啊哈哈……”
“你真会说。”
“那是。”
“你很少像现在这么激动开心,听着真舒服。”
“但是我怎么感觉你不开心?”她缓下了情绪,关切地问。
“没有呀,我没事,你放心吧。”
“那就好,开心点。”
“这个比赛很重要,要好好准备,注意安全。但是不能让它影响到学习,不然你爸妈会担心的,我也会担心。”
“知道啦!我现在要去饭堂吃饭了,拜拜!”
“嗯,去吧。”
当晚晚自修时,刘星雨思来想去,觉得肖云今天有点淡漠,他一定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或者是他喜欢上别人了……但是肖云不可能喜欢别人的吧。她不敢正面问肖云,任自己瞎猜,瞎想,但无论她怎么猜怎么想,最后还是会选择相信他。
与此同时,千里之外的某间出租房里,肖云满脑子都是工作调动的事。实习已经结束了,如果他选择留在实习公司任职,就要被调去东北的分公司,如果不留下来,他就要另外找工作了。可是,他又不想错过这个大好机会。到北方工作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他坚信“流浪、成长、看世界”是八零后的人生主题。可是去了北方,他就离女朋友很远很远了。梦想和爱情,难道真的就是两条永远无法重合的直线吗?
时间不等人,该决定的事情终究难以逃避。肖云放弃了远方,回到自己的城市找了一份新的工作,刘星雨知情后,心里充满了难以言说的感动,但是转而一想,就算肖云离自己更近了,他们也不能经常见面,其实也还是异地恋。对于肖云而言,距离近了,天色就是一样的。在一天比一天凉的日子里,他起码可以更近距离地关心星雨的生活学习。入冬的第一次降温,他就给她买了护手霜、保湿霜和暖水袋。那天是他回城后第一次约星雨出来吃饭,看着她穿着校服,笑容青涩,自己便默默地忍住了想要拥吻她的冲动,尽管他已经梦想过无数次,此时却也只能近在咫尺,犹隔天涯。可望不可及。
回到校舍后,一个舍友逗星雨:“你一个女篮队员,倒真的越来越像个女人了,瞧这粉色瓶的保湿霜,真滋润。这是什么牌子,好用吗?”
她拿起来一看,摇摇头说:“上面都是日文,看不懂呢,应该好用吧。”
“日货耶,在日本买的吗?”
“不知道呢。”
“你怎么一问三不知呢?”
“能用就行了,不说了,要关灯休息了。”
熄灯以后,肖云发短信过来,详细说明保湿霜和护手霜的使用方法。她默读了好几遍短信内容,就回复道:“有你真好,亲爱的。”收到回信后,肖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心想,有她这句话,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七)
北风呼啸,气温骤降,冬天很快就占领了整座城市。最近篮球队的训练已经暂停了,全校学生都在进行紧张的期末复习,校园的空气都变得冷酷凝重起来。刘星雨每天抱着肖云给她买的热水袋,往返于“教学楼——宿舍——饭堂”三点一线之间。她的学习成绩较高一入学时退步了一点,但是周围好些同学都是这样,说是高二是整个高中的瓶颈期,有点吃力是很正常的。肖云知道她学习很忙,便很少去打扰她。刘妈妈担心女儿吃厌了饭堂的食物,便时不时地将热腾腾的营养汤送到学校去。
终于坚持到最后一周了,刘星雨主动打了个电话给肖云,问他最近是不是很忙,怎么好像失踪了一样。
肖云笑道:“你好像很想我哦,嘻嘻。复习得怎么样?”
“复习得还行,只想快点放假。你不知道这教室有多闷。”
“你不知道这外边有多冷,不许有负面情绪,明天要好好应考。”
“嗯!你什么时候放假呢?你好像说过今年要回乡下过年,什么时候回去?”
“我哪有这么快?要做到年底呢,放假后就回家。所以还是做学生好,考完试就可以直接回家了。”
“你一放假就回家,这么要紧吗?”
“年底车票难买。尽快吧。”
“为什么这么快呀?你就没有别的安排吗?”
肖云灵机一动,说:“有呀,等你考完试再安排,一起商量。”
“嘻嘻。”她笑肖云明白她的意思。
肖云回城后,他们就只见了一次面,而且很匆忙。肖云说的“考完试再安排”自然就是安排约会了,她满意地笑笑,就挂掉电话,走回寝室休息了。
因为心中有期待,刘星雨在这次期末考试发挥得挺顺利。知道成绩时她已经在家里了,爸妈本想让她去机构补习一下化学和物理,但她这两科成绩都在八十分以上,她就觉得没必要去补,想在家里听听英语、做一下寒假作业就好了。她是一个很能宅的女孩,房间里有各种各样的书,还有电脑、学习机、MP4等电子产品,如果没啥事要出门办的话,她完全可以在家里呆上一个星期。
爸妈一如既往朝九晚五地上班下班,而刘星雨不是在看书就是在上网,没事做的时候,她就在想肖云到底什么时候安排约会的事情。其实肖云也在想,但是依他的个性,如果没有完全安排好,他是不会先说不来的,就像那次去流水乡山庄时一样,他得把每个细节的安排好了,才打电话给星雨。星雨回家后已经等了五天,肖云终于跟她说这件事了。
他在短信上说:“你平时学习紧张,我想带你去放松一下,你喜欢去游乐场玩吗?”
“去哪一个游乐场?本区这个游乐场,我已经去了好几遍咯。换一个吧,最好去远一点。”她没别的什么要求,就是想离家远一点,避开一切有可能碰见的熟人。
“嗯,只能在本市找,因为跨市的话可能要过夜,你爸妈应该不允许。”
“我爸后天回老家接我爷爷奶奶过来,但我妈还是在的,不能去太远,一天来回就好。”
“好。我们市另一个游乐场是很小型的,能玩的东西不是很多哦。”
“没关系,不去游乐场也行。听你的,我就是希望远一点。”
肖云明白星雨始终还是有点害怕,目前为止,他们的恋情还是属于所谓的地下情。但是没办法,如果被星雨家长知道了,可能就会给她带来很大的压力,严重的话还会被拆散。挂掉电话后,他更改了一下计划,日期就定在星雨爸爸回老家接爷爷奶奶的那天。
那是一个温暖的冬日,穿三件衣服刚好的不觉得冷。刘星雨想把自己打扮得成熟一点,就穿了一双带三厘米后跟的马丁靴。她的上身穿的是件咖啡色的宽松毛衣,下身穿牛仔短裤搭配黑色袜裤。这身打扮让她看起来已有二十多岁了。她照照镜子,觉得自己有点显老,几乎要与肖云同龄了,但反过来想,她要的效果不就是成熟嘛。刘妈妈早上八点多就出门了,星雨写了一张纸条放在餐桌上,告诉妈妈自己去同学张璇家里做功课了,下午就回来。
依照星雨的要求,肖云没去到小区外等她,而在地铁站里等。进入地铁站后,两个人通着电话寻找彼此,肖云看见星雨时,她还在四处张望着呢。肖云见她戴了个口罩,觉得她挺可爱的,就想多看她一会,没有马上走过去叫她。不到半分钟,星雨也看见了肖云,她小跑过去,隔着口罩问他:“你怎么一直笑呢?”
“你戴只口罩,还穿得这么时尚,就像个小明星一样,好可爱。”
“戴口罩保暖呢。”
他们一起乘上了地铁,准备到邻区去。临近春节,地铁里挤得几乎水泄不通,连站的地方都很小,更加不会有座位坐。陌生人摩肩接踵令星雨觉得很别扭,她只好挨在肖云身边,是个十足的小鸟依人。肖云一手拉着吊环,一手半抱着星雨细小的腰身,周围的乘客向他们投来各种复杂的目光,但肖云完全不在意,他此时很享受星雨的体温。
走出地铁站后,他们走了十分钟就到了一个古镇。古镇的道路两旁已经张灯结彩,年味渐浓。他们手拉着手,沿着古道一直往里走,一路上品小吃,拍照片。星雨在肖云的相机里翻到了半年前在流水乡山庄拍的照片,回忆涌上了心头。“流水乡山庄真的好美,没想到你一直留着这些照片呢。”她望向肖云,轻淡地说道。
“当然留着呢,而且我还洗了一部分出来,照片在我宿舍呢,回去后再拿给你。”肖云笑道。
看到这些照片,两个人都情不自禁地想起第一次拥抱时的情景来。这时他们正好走进了一个寂静的小院子里,肖云二话不说就抱住了刘星雨。“你知道吗?我常常回想起我们在流水乡山庄时的事情,我真希望我们有机会的话可以再去一趟,住上个把星期,好好地感受感受慢生活。”
刘星雨侧着脑袋靠在肖云的左肩上,慢声地说道:“一定有机会的,等我毕业后,我们就再去一次。”说完,她就抬起头,本想着要挣脱出来,但是肖云以为她这个动作有那种意思,就闭上眼睛亲吻了她。他想吻很久很久,但这儿是个景区,而且园里还点着蜡烛和香柱,有种莫名的肃穆感,因此不到三秒钟,他就拉着星雨走出来了。
他们绕古镇走了一圈,星雨突然问他:“你怎么想到带我来这儿呢?”
“我觉得经过岁月冲刷依然能保存下来的东西,很美好,很有价值。”
星雨微微仰起头,用崇拜的目光望着他说:“你的思想好独特,说得很好。”
肖云骄傲地笑笑,逗她说:“你是不是想拜我为师?”
“别臭美!”她淘气地大步走向前。肖云大步追上去,抬起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用江湖大哥的语气说:“老子就是臭美了。”
逛了快两个小时,星雨一看表,发现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就说要回去了。肖云磨蹭了一下,说:“一会儿去一下我宿舍好吗?”
她听后,有点吃惊,问道:“去你宿舍干嘛呢?我答应我妈下午回去的哦。”
“可是我有东西要给你,就去一会儿好不好呢?”他扮出一副撒娇的表情,连声音也带着点娃娃腔。
“好啦,快收住你的娇气。就去一会儿哦。”
回程的地铁上依然很拥挤,星雨觉得有点困,就靠在肖云怀里闭目养神。一听到目的站的广播,她条件反射似地退后一两步,依然怕撞见什么熟人。
走出地铁站后,他们直接打车到肖云住的地方。这是一栋重新装修过的旧民楼,楼梯面还是赤裸裸的水泥,没有铺瓷砖。民楼的卫生环境还可以,就是有一大把年纪了。星雨心里有点惊讶和小小的失落,但她不敢说什么,怕打击到肖云。
进门后,看见屋里的一切都收拾得很整齐,星雨觉得很满意。她没坐下,就赞叹道:“想不到你一个粗人竟会把房间收拾得这么整洁!”
肖云刚关上门,他好像没听清星雨的话,一转过身就上前去紧紧地拥抱住她。
“我好想你,宝贝,我好想你。”他微微地喘着气,不等她反应过来,就将她放倒在沙发上,头一次放任自己去吻她,去抚摸她。这一切都来得让人猝不及防,星雨被压得几乎快变成个纸片人了。约莫一分钟后,她渐渐地被肖云带入到某种梦幻的情境里,终于伸出双手搂抱住肖云厚实的背,也做个梦中的人。此时的肖云就像个猎物者,吻遍了她脸、脖子、头发。他一手撑着沙发,一手沿着她身上起伏的线条上下抚摸着。多年后回想起来,星雨很惊讶自己当时竟没有抗拒,只任这个大男孩做他想做的事情。
肖云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迷迷糊糊中他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打底上衣里去寻找内衣的背扣。星雨连忙抓住他的手臂,想要阻止他的动作。但此时肖云更加用力了,他已经找到了这个背扣,无奈自己生了只笨手,怎么解也解不开。
“你别这样!”星雨一着急,就咬了一下他的脖子。这一招果然管用,肖云“啊”了一声,就收回了手。他抬起头来,满足却又可怜巴巴地看着星雨,一言不发。
星雨其实也愣住了,她迟疑了好几秒,才用命令的语气说: “你满头大汗,还不快去擦擦。”
他傻笑着说:“对不起,我没能控制住。但你能不能别咬得那么用力?”
“你好重,快给我起来。”她抱怨道。肖云站起来后, 她也坐了起来,脸上以及脖子周围还沾着他黏黏的汗和口水。她也走进洗手间里,开了水龙头来洗脸。肖云此时就站在一旁,傻呆呆地望着她,脸上写满着愉悦与幸福。她依然很淘气,装着没看见他傻笑的表情,只管一遍又一遍地洗脸,想洗醒刚才那个懵懂的自己。
“好啦,别洗了,弄得好像你很嫌弃我似的。”
“你有啥好东西要给我,我要回去了。”她有意转移了话题。
“你不嫌弃我,我就拿给你。”他舒舒服服地从背后搂住她的腰,看着镜子里的这对佳人,他心里更是美美的。“宝贝,你不许嫌弃我。”他在她耳边柔缓地说。
“我没说嫌弃你。”她不禁感到有点肉麻。
“开玩笑啦,你当然不会嫌弃我。”
“你……”
“好了,你跟我过来,我给你买了一件外套。”说着,他就拉着星雨走出洗手间,到衣柜拿出要送给她的外套。
外套是星雨最爱的暗红色,但领子和口袋是白色的,这是个减龄的设计。星雨提起外套打量着说:“是不是有点大呢?”
“不大,里面要穿件毛衣呢。”肖云拿过外套,给她穿了起来。他满意地点点头说:“很适合你,大小刚刚合适呢。”
“好像又有点挤呢。哈哈。”
“因为你这件毛衣比较宽松,回去穿件小一点的毛衣就合适。”
“嗯,还是你想的周到,谢谢你啊。”
“不许说谢谢。”
“但是我一会儿拿回去,该怎么向我妈解释?”
“就说刚买的,外头冷,买一件很正常。”
“心机真重。”
“哪有,确实是买来的,现在不过是当成你自己买。放心吧,说不定你妈会夸你品味好的。”
“瞧瞧,又夸你自己。行了,我要回去了,快五点了,回去又要半个小时。”
“等一下,照片没拿。”肖云蹲下来,在枕头底下拿出几张照片来。星雨拿过一看,觉得还可以,就收下放进背包里了。
“照片也拿了,真要回去了。”她边说边脱下外套,肖云又将外套拉上来。“别脱了,现在外面很冷,穿着吧。”
“嗯,走吧。”
“再等等——”
“又怎么了,大哥?”
肖云再次拉住她的双手,在她额上吻了一下。“没怎么,提醒你记得想我。”他凑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知道了。”她点头说。
肖云将星雨送到楼下,给他叫了一辆出租车。送走了星雨,他就上楼来了。小小的单间,顿时变得又空又冷了,他慵懒地趴在沙发上,像抱住了星雨留存下来的那一抹清香的气息。

(八)
新年期间,刘星雨家里很热闹。在外省工作的堂哥刘星辉也回来过年了。因为爷爷奶奶住在星雨家里,他常常带着念初中的弟弟刘星耀到星雨家里玩上一整天。工作了两年,无论外表还是内在,他都有所改变。比如上学时,他留着厚厚的齐刘海,现在他却敢把整个额头露出来了;在穿着上,上学时他每天穿的不是校服就是球服,现在勉强可以驾驭西服呢;至于内在问题,从他的谈吐上可以看出他肚子里的内容增多了一些,眼界也比之前开阔。爷爷奶奶对长孙在外面的工作和生活都很感兴趣,每次刘星辉过来玩,爷爷奶奶都坐在他身边,听他讲故事。星雨看到此番情景,似乎感觉得到爷爷奶奶真有点重男轻女的思想,但她并不是很在意,因为其实她也很喜欢听堂哥的故事。
有一次,刘星辉不经意对星雨提起肖云,问她是否还记得他们当年篮球队的队长。刘星雨淡淡地笑道:“记得,我们还是QQ好友。”
“哎呀,我差点就忘了,你的QQ号码都是我告诉他的。”
刘星雨再次回以淡淡的微笑,心里有点感激堂哥当年不经意的牵线。正当她在心里感激着他时,他却说起肖云的现状来。
“当年他的成绩比我好很多,大学上的也是本科。但是现在看来,专科不一定就比本科差吧。我前几天去约他出来吃了餐饭,感觉他身上已经没有了队长的威力,变得有点寒酸呢。他还笑我混得可以,叫我关照一下他。我当时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星雨在一旁默默地听着,其实肖云已经告诉她刘星辉约他吃饭的事,没想到吃饭回来堂哥却是这样看待肖云的。
刘星辉见她不说话,接着说道:“其实上什么大学真的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毕业之后你有没有勇气去闯,有没有可以发展的人脉,有没有好运气。我真不明白肖云干嘛不去外面闯一下,他要是愿意,过年后我就可以带他走。我跟他说了,他却还很坚定地说要留在这里,过一两年再出去看看……”
“好啦,星辉,别对你妹妹说上什么大学不重要的问题,男生和女生不一样。”刘星雨妈妈的声音突然从厨房里传来过来,打断了刘星辉激情的演讲。
接着,刘星雨驳斥道:“我觉得上大学还是很重要的,如果能上一个名牌大学,起点就很高,可能还有机会保送留学呢。”
此时刘星辉没再说下去了,他心里知道婶婶不是很喜欢他讲的道理,于是他就坐回到奶奶身边,对他讲他的小故事。
晚上睡觉前,刘星雨在QQ上问肖云是不是想和刘星辉到外面去闯一下。肖云已然得知刘星辉已经把他们谈话的内容转告了刘星雨。他很从容,再次向星雨表明自己这两年想留在城里的决心,他是想先在这里积累点经验和经济基础,以后再另谋出路。她心里清楚肖云是为了自己才留下来的,但又不敢劝他出外面闯,这是他的一片心意,是他爱自己的方式,她不该干预他的决定。于是他们转移了一些话题。
春节过后,爷爷奶奶还是想回到乡下老家去,刘星辉又出远门谋生了,肖云也从乡下回来了。紧接着,刘星雨又得提着大包小包回学校住了。
区赛的步伐越来越近,篮球队的训练强度增大了,而且高二下学期的课程又渐渐地紧张起来。一个比一个严格的科任老师越来越频繁地提到“高考”,本来在好好地讲解一道题,讲完后又敲黑板说这是近几年高考常见的题目……刘星雨常常发短信给肖云,抱怨教练和任课老师怎么就不能慢一点点!作为过来人,作为男友,也作为学长,肖云只好苦口婆心地鼓励她,教她如何调试,如何科学安排时间等等。得到鼓励和指导后,刘星雨就会有动力进行接下来的训练和学习。可是没坚持多久,又要重复这个过程了。如此循环往复地过了两个月,全区高中篮球大赛终于拉开了序幕。
比赛分为预赛和决赛。星雨学校的女篮和男篮在预赛环节都发挥得很好,很顺利地进入了决赛。决赛前,两位教练带队员们到餐厅去聚餐以鼓舞他们。刘星雨食量偏小,很快吃饱了。她坐在一旁,低头看着自己的小红鞋,觉得它旧了不少,但是想到这几场比赛取得的好成绩,又觉得鞋子旧了也是值得的。
休息了一个星期,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那天正逢肖云调休,他也去中心体育馆观看比赛了。知道肖云要来,刘星雨既兴奋又紧张,这是肖云第一次看她参加比赛,她一定要好好表现。而肖云之所以来看比赛,是因为他想起前年夏天刘星雨说的那句话来——我觉得在球场上奔跑的感觉很酷。
经过了紧张又精彩的对决,星雨所在的女篮遗憾只拿到了第三名(其实就是决赛中的最后一名),同校的男篮队拿到第二名,两支队都没有拿到第一名。教练看到他们下场后一个两个垂头丧气,自己却笑了起来,说:“这一届的学生都很厉害,你们都表现的很棒,我都看见了,而且我们的分数和上一名非常接近。没关系,名次不是最重要的,你们都没有受伤,就好。”星雨听后,突然想起肖云也说过类似“分数不重要,不受伤就好”的话,不禁感概,肖云身上有着教练的影子。
比赛结束后,肖云远远地向星雨竖起大拇指,然后发信息安慰她。他们俩其实在整个过程中都没有面对面说上一句话,现在比赛结束了,星雨也只好跟着大部队坐车返回学校了。
连续几个星期训练和比赛,篮球队的成员都给耽误了一些课程。星雨回到教室后,发现自己有点儿跟不上同学们的节奏了,只好利用下课时间多看会书。还有一个多月又要期末考了,除了这个大考,现在他们每个星期都要进行周考,而且每次都要排名。她的成绩略有些起伏不定,经过了这次比赛的失败,她在学习上也不如从前积极了,好像只是为了考到一个好分数来向父母交待。她有时候出于责任而学习,有时候出于兴趣而学习,就比如说,她最喜欢的科目是生物课,所以上生物课时就比较认真。
坚持了一个多月,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了。这一次并不像上学期那么顺利,名次也从上学期的全班第十落后到第十八名。放假回家后,父母并没有责骂她,只说这个暑假一定要去机构报班补习了,肖云也支持她去补习,下学期开始篮球队的活动就要暂停了,他希望她补回落下的知识,在高三全身心地投入学习。选择了假期上课,他们见面的机会自然少了。为了那场终极大考,他们清楚两个人都要经得住考验,各自把自己的学习和工作都做好,不留遗憾才能更好地在一起。有时候在夜里互发短信,他们都说希望这个学年快点结束,大家都在熬,但说出来的却是“坚持”。对于明年夏天,对于将来,他们一起构想了很多。星雨说她会选择省外的大学,肖云其实早已有追随她的决心——她到哪里上大学,他就跟着到哪里去发展。这就是他们的爱情。
到了这个夏天,他们已经在一起一周年了。周年纪念日就是星雨的生日。那天上午很炎热,星雨在空调教室里上着课,但心里却时不时地回味去年夏天的事情。中午放学后,肖云在两人昨晚说好的餐厅等她过来一起吃饭。他给她订做了一个小小的篮球外形的蛋糕,上面用奶油写着“happybirthday,baby”。
这是刘星雨的十八岁生日,这意味着她成年了。对于学业,她要像个成人一样更加负责;对于感情,她也可以拥有成人的权利。她在思考很多问题,这些问题都不好一一说清楚。看着肖云,这个陪自己庆祝十八岁生日的男人,她很感谢他给予她的一切。她想,高中毕业以后,她一定不要有太多的顾虑,一定要勇敢地爱他。
因为时间有点紧,他们吃过午饭,吃了蛋糕,就各自回去了。肖云送给她一个小礼盒,外边包装了一层彩色包装纸,他让她下午上完课回家再打开来看。
回到家后,刘星雨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满怀期待又小心翼翼地拆开礼盒。那是一块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的手表,在手表底下垫着一张对折过两次的小信纸。她打开信纸一看,上面只写着一句话:时光见证“我爱你”是一辈子的事。落款是“你的云飘飘”。
云飘飘(下)
(九)
一场台风过后,刘星雨已经是个高三生了。没有了篮球训练课,校园生活变得单调起来。在高三,陪伴她的是各种大考小考、各种复习和练习。作为一个中等生,她没有尖子生所特有的激进,也没有后进生的糜颓。她给自己的目标不高不低,只想安安稳稳考一个本科。她做不到超常努力,但稍微一松懈就怕成绩会跌入专科区。肖云最理解她的处境,有时候过多的鼓励更显得苍白无力,只好建议她每天做好该做的事,心态放轻松,稳中求胜。在高三,星雨下意识要减少对感情的精神投入,但这种有意的抑制,反而令她的内心更抓狂。她就这么徘徊在双重矛盾之间度过了高三的上学期,期末考试成绩也幸好没有因为内心的矛盾而有太大的变动。
新年期间,肖云在回老家过年前约她出来吃了餐午饭。在饭桌上,肖云细心地给她分析她目前的学习状况。但星雨似乎有点不耐烦,她阻止道:“好不容易见面,就别说学习了吧。”
“好吧。”肖云意识到自己似乎过于紧张她的学业了,就转移了话题。他绘声绘色地对星雨讲起他和同事之间的一些趣事,惹得星雨捂嘴大笑。看到这样的她,他才明白,过去的半年她都是在压力和矛盾中度过的。吃过午饭后,星雨就搭车回家了。在来的路上,她满怀着喜悦和思念。而在回程上,忧愁却再次笼罩在她的心上。忧愁之外,她感激肖云一如既往在她身边为她排忧解难,而很少对她说他在生活中遇到的难题。她恨不得现在马上就毕业了,跟着肖云四处游走。
第二学期开学不久,学校对全体毕业班学生召开了高考百日宣誓大会。他们激昂地歌颂着青春和梦想,他们承诺努力和坚持,他们满怀希望却又压力重重。刘星雨正是其中的一员。
可是就在百日宣誓大会过后不久的一次模拟考上,刘星雨的成绩头一次落到了专科区。她对这次考试本来信心满满,却考了个史上最差。老师、父母和肖云都安慰她,这只是一个意外,里面肯定有很多非智力因素。刘星雨自己也难以相信这竟是她考出来的分数,但心理上还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击。在周日下午,她搭车到肖云宿舍,控制已久的情绪终于发泄出来了。这是她第一次靠在他的怀里哭泣。肖云的眼眶也红了,他心疼她如此伤心,但又爱莫能助。她始终还是个孩子,对成绩,对压力,始终还不能平和地对待或处理。
肖云安慰她说:“没关系的,这只是一个分数,你的能力还是在的。说不定这次的考题刚好有很多是你平时很少留意到的,回去以后把它补起来就没事了。乖,别哭了。”
“我知道,我知道这只是个意外,但我就是怕自己不行。呜呜呜……”
肖云没再说重复的话,他明白她要的不是道理,不是安慰,而是静静地陪着她。十多分钟之后,星雨就不哭了,肖云用温水给她擦擦脸,逗她笑。看她恢复得不错,就劝她早点回去了。因为如果回去太晚,父母就会担心,外面也比较冷。准备出门时,星雨主动拥抱肖云,笑说:“不要担心,我现在没事了。回去后我会好好查漏补缺的。”
“我相信你。”他点点头,回以温暖的笑容。
如果世间所有的事情都能够按照人们的期望来发展,我们便不曾、亦不再痛苦纠结。可这世间本就没有如果,在成长的道路上,我们要路过失败和迷茫,方可强大自我,来适应往后更多的挫折。年近19岁的刘星雨,就在高考这道坎上跌倒了。她想过自己在这次高考上的发挥可能没有自己所想像得那么理想,但是成绩出来以后,她才明白一个人不可能一直这么幸运。
家人、朋友、肖云都得知星雨最后只考了专科。现在就算她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摆脱不了复读和升学两种声音的左右。她现在还处在难以接受的阶段,没有考虑接下来该如何选择。而肖云不顾星雨父母是否发现他们的恋情,最近天天打电话给星雨,只要她肯接电话,只要她肯好好地和他说上几句,他便不会这么担忧焦虑了。他早已想好了,如果星雨选择复读,他就会在这儿多留一年。如果她选择升学,他就根据她的选择来选择自己下一个工作地点。
自我禁闭了五天,刘爸爸觉得温柔的安慰始终解决不了问题,就采用了骂的方式。他骂她不争气、花太多时间打篮球、学习不够专心、私底下还谈恋爱、自己没能管好自己;这次考得那么差,必须要回去复读,要为自己的过错负责任……不一会儿,刘妈妈在星雨房间门外哭了起来:“我们六年前砸锅卖铁从乡下搬到了城里,就是为了让你接受更好的教育。我和你爸省吃俭用,你要什么都给你买,无论校外补习有多贵,只要你愿意我们都毫不犹豫送你过去上课。你爷爷奶奶重男轻女,一直把我们看得比较低,他们催我多生一个弟弟,但是我和你爸只想好好培养你,希望你上好的大学,将来有出息……”
“你和肖云的事情我们都有猜到,你星辉哥说你们会很理智,而且肖云在学习上会给予你很大的帮助,我们就没有干预你,但很多时候都提醒着你,叫你专心点,可你就是考了这么个成绩。”刘妈妈说完后,随手抽了一张纸巾,又边哭边擦着眼泪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刘爸爸敲门说:“出来吧,乖女。你这样关着自己,是懦弱和不负责任的表现。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再不能像小孩子那样畏缩。”
听了爸爸的话后,刘星雨打开房门,哽咽着说:“我愿意去复读。”
就在星雨决定复读的这个晚上,肖云依旧坚持拨打着她的电话。睡觉前,她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我决定复读了。”
肖云马上回复道:“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在你身边支持你,陪伴你。我们电话上聊,好吗?”
“不聊了,我决定和你分手了。我爸说得对,我是成年人了,要学会独当一面,不能再活在庇护之下。”
肖云急疯了,他立即打了个电话给刘星雨,等到彩铃快唱完了,星雨才接通了电话。
“不是一定要分手的,我们都是成年人,独当一面的同时,更需要彼此互相支持。不要分手好吗?”
“分开对彼此都好。”
“一点都不好。我可以少点打电话给你,我们可以减少见面的次数,你愿意的时候再找我都行。只要不分手,怎样都行。”
听着肖云就要哭了,星雨努力忍住泪水,依然坚定地说:“我知道你一直想去北方发展,是我阻碍了你。现在我们分开了,你可以走你想走的路了。”
“我为什么留在这里?因为我坚信你是最重要的,我已经等了两年,我可以再多等一年。我们可不可以不要怎么轻易放弃彼此?”
“成全我吧。”眼泪从她的眼角流了下来,她知道做这个选择很艰难,但是她实在不想再让肖云再为自己浪费了他的时间和精力,堂哥说得没错,肖云其实是想出去闯的,他也应该出去闯一闯。情绪失控的她早已听不清肖云在电话那头说着些什么。她想了想,就镇定地说:“我已经想清楚了,我们的事已经影响到我的学业,也影响到你的就业了,我只有一条路要走,求你成全我。”
肖云什么都没说,他挂掉了电话,趴在沙发上,想着不远的昨天他们还说好等她高中毕业后要再去一次“流水乡山庄”住上一个星期,好好感受慢生活,可是这么美好的约定,就被一次无情的高考摧毁了。他很不甘心,他不可能答应分手。这两年来,作为年长6岁的男朋友,他从来就没有和她吵架过,为了不影响她的学习,他更是夜夜守着手机,等她主动联系自己……他明白她之所以决定分手,只是暂时迈不过这道坎,无论多久,他都愿意等。这是一份他最用心对待的爱情,他也深知星雨对他也是真爱,在她坚硬的外壳下,有的只是一颗渴望保护的心。有时候,人越是无助,就越是有意疏远想要关爱自己的人。太懂她了,所以他才死活不肯分手。
第二天,肖云发短信约刘星雨出来见一面,不料回复短信的却是刘妈妈。她在短信上说:“肖云,星雨整宿没睡,今早起来就发高烧了。无论如何,你作为大人,希望你尊重星雨的决定。你们都还年轻,谁都预料不到以后的事,就让她安安心心回去复读吧。”
一个多小时后,星雨起床看到肖云的回信:“星雨,我尊重你的决定,但请你一定要全力以赴,争取明年考上理想中的大学。如果你做不到,我就会继续追求你。”凝视着短信上的内容,她又情不自禁掉泪了,她想着肖云可能要过好一阵子才想通,为什么要这么快做决定?刘妈妈在她醒之前已经删掉了自己代发的短信,所以星雨至今为止也无法得知肖云当年是因为听下了刘妈妈的话才答应分手的。
分手后不久,肖云就辞职北上了。他去到刘星辉工作的城市,两个人在大排档喝到半夜。肖云指责刘星辉一定是把他们的事告诉了他的叔叔婶婶,如果他们没有发现的话,就算刘星雨选择复读,也不会向他提分手。刘星辉往肖云脸上泼了一杯冷水,对他呵道:“要不是我,你们早就被拆散了。是我在我叔婶面前说你很优秀,在学习上可以给她更多有效帮助,他们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你倒忘恩负义,责骂起我来了!”
肖云将手臂重重地搭在刘星辉的肩膀上,哭诉道:“是我的错,是我自私,是我伤害了你妹妹。我一开始就影响了她的学业,我本不该出现在她的生命里。”说着,他就扬起手扇了自己一巴掌。
在月色如水的他乡,二十五岁的肖云终于走上了他之前一直想走的路。但他从未想过,他要割舍掉他那个最难以割舍的小女孩才换来今天这一切。他明白昨日的小女孩终将要蜕变成大女孩,只是在成长道路上获得进步的同时,他们也把彼此给弄丢了。
看着阑珊的灯火,看着凌乱的桌椅和酒瓶,心酸和无奈渐渐聚集成浓厚的乌云,在他的心里下起了滂沱大雨。
the end
(五)
從“流水鄉山莊”回來後,鄒其雅問劉星雨這兩天去了哪裏,她隻說這兩天發燒住院了。戀愛後的她,不再凡事都說得清清楚楚,她隻願把它當做一個秘密,隻有肖雲和她兩個人知道的秘密。肖雲打電話過來時,她依舊叫他肖雲哥;他在電話裏說想她了,她也隻是聽下了,并沒有作出很明顯的回應。反而是肖雲,度假回來後,一直沒有安安穩穩睡過一覺,每到夜晚熄燈後,就很想她。半夜睡不着,就起來翻看在流水鄉拍的照片。
還有兩天,暑假工就要結束了。幾個阿姨見到她和鄒其雅收拾行李,就熱心地對她們噓寒問暖,叮囑她們回家注意安全。這兩天肖雲也頻頻地打電話過來,囑咐她一定要收齊東西,生活用品等就不用帶走,留給阿姨們使用就好了。在停工的那天晚上,肖雲直接到員工宿舍找星雨出去吃飯,他依然是在百米外的公交站等她,見面後,兩人就自然而然地牽起手來。
吃晚飯時,肖雲不由自主感歎道:“時間過得好快啊,你就要回去了。”
“不知不覺在這裏呆了一個月。謝謝你。”星雨說。
“謝我什麽呢,傻妞。你打算明天去搭車還是後天?”
“明天吧,我爸媽催我早點回去了。還有不到十天就開學了。”
“好,明天八點我過來接你。”
吃過晚飯走出餐廳外時,肖雲突然拉住她,把她抱得緊緊的。“怎麽了?這是餐廳門口。”
“舍不得你。”他低聲說道。直到有一群人經過時,他才松開了。回宿舍的路上,他們說起學習來。他希望星雨回去後專心學習,不要想他。星雨淘氣地說:“好啊,這可是你說的。”
“不不不,我是說你做功課時不要想,有空時還是要想我的。”他說這話時,就像個讨寵的小孩。
送星雨回宿舍後,肖雲搭車回到自己的出租屋。這個夜晚注定要失眠,他舉起牆角的籃球,無意識地轉起球來。轉着轉着,腦海裏出現了去年夏天打區賽時的情景,他問星雨爲什麽喜歡打籃球,她說的那句打球很酷讓他笑了很久。那陣笑聲,那張稚嫩淘氣的臉,猶在耳邊,猶在眼前。
第二天,肖雲準時到皮具廠員工宿舍樓下接劉星雨。他們吃過早餐後就搭車去客哒尽R宦飞希瑒⑿怯甑男欣钕涠加尚る吚牛b是背着個小背包跟在一旁,這情景與她一個月前剛來到這座城市時一模一樣,但此時望着肖雲高大的身影,心中竟溢滿了溫暖和辛福。做個孩子多好啊,她終于領會到肖雲這句話的涵義,如果沒有肖雲,她現在可就要隻身一人拖着笨重的行李箱在人山人海裏穿梭,說不定還會發生些什麽意外呢。
“你這一路都沒怎麽說話,想什麽呢?”肖雲的話打斷了她的思緒。她仰頭溫柔地望了肖雲一眼,像一隻小羊,依順地伸手挽住肖雲的右手臂。
“沒想什麽,就是覺得時間過得好快。”她回答道。
“你不說我也知道。”肖雲笑道。
星雨低下頭微微一笑,心想,他知道就好。不一會兒,他們就走到了售票窗口,肖雲把行李箱推到一邊,叫星雨在一邊等候他去排隊買票,但星雨要和他一起排隊。平時肖雲來找她,她怕被同事看見,常常以疲憊爲由勸走肖雲。臨近離别,她才發現自己竟也如此多愁善感。
眼看着要檢票上車了,肖雲将行李箱交給星雨,雙手輕輕按住她的肩膀,隻說了一句:“注意安全,到站後要打電話給我。”此時星雨倒松了一口氣,她害怕肖雲會在如此寬大噪雜的公共場合擁抱她親吻她,但是肖雲沒有。望着他堅定但又透露着委屈的眼神,她又挺心疼他。哎,不想了,不說了,面對離别,她還太年輕。
經過了将近五個小時的車程,劉星雨回到了家。知道女兒今天回來,劉媽媽早就煲好了湯,做好點心等候着她了。吃午飯時,爸媽一直說她瘦了很多,還問她一些工作上的感受。但是繞來繞去,還是繞到了學習上。原來,爸媽已經商量好這個學期讓她住學校了,到外面那麽久,他們擔心她已經把學習忘得七七八八了,回學校住宿,學習氛圍比較好。她沒有馬上答應爸媽的決定,還是要請教一下肖雲,畢竟在學習上,肖雲比爸媽懂得多呢。不出所料,肖雲也建議她回學校住宿,經曆了暑假工期間的獨立生活,他相信她可以很快地适應住宿生活。劉爸劉媽知道星雨同意後,都有點吃驚,因爲他們一早就讓她住宿了,她都是很反抗的,沒想到做個暑假工還真的讓她進步了不少呢。
回家之後,星雨和肖雲的聯系就沒有這麽自由了。在爸媽面前,星雨從未敢拿起手機登錄QQ或者發短信,更不會打電話。她把肖雲備注成“雲飄飄”,這讓肖雲樂了好一會兒呢。“你給我的專屬稱呼很文藝啊,我很喜歡,原來你還有文藝潛質呢。”
星雨回複道:“那是呢,你不知道的多着呢,哈哈。”
肖雲靈機一動:“禮尚往來,我就給你取一個‘雨紛紛’吧,怎麽樣?”
“不錯啊,這樣就湊成一對了。”
他們現在隻有在晚上睡覺前可以聊上一會了,而且隻是在QQ上面聊。在白天呢,爸媽都去上班的時候本可以通一下電話的,但是這時候肖雲也要上班,就算他打過來也不能說很久。在這樣的年紀,喜歡上一個人,誰的經曆不都這樣?星雨和肖雲都很平靜,并沒有覺得異地戀會影響到他們的感情。可最怕每到夜深人靜時,他們的心都好像是被魔鬼控制住了,完全由不得自己。
8月30日就要搬進學校住了,這幾天星雨和媽媽都在準備一些住宿要用的物品。她對住宿生活有很多的想象,也問過肖雲很多和住宿有關的問題,比如該怎麽和舍友相處,該怎麽安排時間,該怎麽處理矛盾等等。對于這些問題,劉爸劉媽更是千叮萬囑,可她偏偏更喜歡肖雲細心叮囑她的感覺,多了一份溫柔。8月29號下午3時許,星雨剛躺下不久,想睡個午覺。但是沉默了很久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迷迷糊糊中,她拿過手機一看是“雲飄飄”,就立即坐起來激動而緊張地接通了電話。
“寶貝,你在幹嘛?”肖雲問道。
緩沖了好幾秒後,她才說:“你都吓到我了。我剛剛準備睡着了。”
“你平時不是不用午休的嗎?爸媽在家嗎?”
“剛出去不久,你真會挑時間呢。你在幹嘛呢?”
“我在公司,出來透個氣。好想你,都快一個星期沒聽到你的聲音了,實在忍不住了,就……”
“我……你這樣說,我不知道該怎麽說。有時候我媽會在上班時間回來,我真怕她聽見。”
“那我們小聲點。你明天就要搬去學校了,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你說的我都準備了。”
“那就好,剛住進去你不習慣的話,就跟我說。”
“知道,什麽都跟你說,不隐瞞。”
“你真乖。”
“哎,我都不好意思了,你還是正常點兒跟我說話吧。”
“這就是我的正常水平,平時都不正常。”
“你逗我呢!”
“還是你懂我,我先去忙了,晚上聊。”
“嗯。”
雖然肖雲也曾在電話裏叫過她寶貝,說過一些情人之間說的話。但是在家裏,即使隻有她自己,也覺得格外緊張害怕。她怕隔牆有耳,她怕爸媽突然回來,她也想說“我也想你”,但她不敢說出來,隻好在短信上寫。
對于此,肖雲從來沒有埋怨過,他很理解星雨,明白她表達愛的方式。異地戀已經展開了,他也害怕很多很多無法預料的事情,但在星雨面前,他總是表明很堅定的态度。也許因爲太愛了,他不想對方也擔心感情的結果。睡不着的時候,他也常常問自己:爲什麽自己會喜歡上一個念高中的小女生?而他的朋友、同事或者同學,但凡在戀愛中的,要麽已經同居,要麽就是可以常常見面那種。不過沒關系,在他向她表明心意之前,他就已經想通了,他就是愛她,無關年齡和距離。

(六)
劉星雨很快就适應了住宿生活。在剛住進學校的頭幾天,她打了幾個電話回家,之後将近半個月都沒怎麽和家人聯系。國慶節放假回家,劉媽媽又說女兒瘦了,每天給她煲湯。在某個夜晚吃晚飯時,劉媽媽突然問到女兒将近半個月不給家裏打電話而自己打電話給她也很少被接通的原因,劉星雨一本正經地說:“住宿生活可忙了,抓得很緊,很少有空閑時間,我有好幾個舍友幹脆不帶手機回學校。”劉爸爸點點頭,肯定女兒真的能夠獨立了,但與此同時媽媽卻擔憂地囑咐道:“高中學習很關鍵,你不能分心,絕對不可以早戀。”隻見星雨一直埋頭吃飯,低聲應道:“知道。”
進房間休息時,星雨馬上把今晚媽媽的話轉述了肖雲,肖雲回道:“不要緊張,我們現在又不在同一個地方。你隻要好好學習就好了,其他的不要擔心太多。”星雨想,肖雲說的也有道理,反正不在同一個地方,隻是心中有彼此,和父母眼中的早戀不一樣。于是乎,她就心安就睡下了。
返校前,劉星雨從鞋櫃裏拿出那雙封存了近一個月的暗紅色邉有m然舍不得把它穿舊,但是每次訓練時,心裏就很牽挂這雙鞋,想起肖雲常常唠叨的那句話——球鞋必須要防滑、舒服、省力,很講究的。
假後返校,她第一次穿這雙鞋訓練就發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在訓練結束後,教練将男籃和女籃的成員都聚集起來,突然提起好幾年前他所帶的球隊所取得的光輝偉績,還點名表揚了隊長肖雲。星雨聽到她心心念念的名字,不由地低下頭紅着臉傻笑。旁邊的隊友問她爲什麽笑得那麽陶醉,她收斂了一下,說:“就是羨慕他們很棒。”不料這話被教練聽到了,就叫她出列發表感想。她站出來,吞吞吐吐地說:“我特别羨慕崇拜師兄師姐們能夠取得這麽傑出的成績,我們應該學習繼承他們的體育精神和團隊力量,更希望可以有機會讓他們來指導一下我們,傳授更多的經驗。就這樣……”
話一落,熱烈的掌聲也響了起來,教練滿意地點點頭說:“說得非常好!雖說好漢不提當年勇,可我之所以提起你們師兄師姐們的光輝偉績,是爲了激勵你們,我們學校的籃球風采不能夠到了你們這兒就斷了,明白嗎?”
“明白!”底下齊聲說道。
教練咳了一聲,嚴肅地說:“是這樣啊,下個學期中旬将有一場全區高中籃球大賽,這個比賽三年才舉行一次,是你們高中期間最重大的一個比賽。有沒有信心幹掉其他學校,拿下第一名?”
底下大眼瞪小眼,叽叽喳喳地說着一些質疑的話語。突然遇冷的教練見狀後喊了一聲:“立正!”接着說:“我看你們在信心上就輸給别人了。給力點行不行?”
寂靜中,突然冒出一個男同學的笑聲:“哇塞,教練也會說‘給力’!”緊接着全體學生都興奮起來,氣氛特别活躍。
散場後,劉星雨找了個人少的地給肖雲打了電話。
“好激動啊,告訴你一個重大消息,全區高中籃球大賽就要來了!”
肖雲聽到她激動的聲音,笑道:“這個比賽三年才舉行一次呢,我當年就碰上了。”
“你知道嗎,剛才教練表揚你們當年拿了全區第一名呢,還叫我站出來說一下對此有什麽感想!真吓人!”
“你怎麽說的?”
“我說要繼承師兄師姐們的體育精神和團隊力量。啊哈哈……”
“你真會說。”
“那是。”
“你很少像現在這麽激動開心,聽着真舒服。”
“但是我怎麽感覺你不開心?”她緩下了情緒,關切地問。
“沒有呀,我沒事,你放心吧。”
“那就好,開心點。”
“這個比賽很重要,要好好準備,注意安全。但是不能讓它影響到學習,不然你爸媽會擔心的,我也會擔心。”
“知道啦!我現在要去飯堂吃飯了,拜拜!”
“嗯,去吧。”
當晚晚自修時,劉星雨思來想去,覺得肖雲今天有點淡漠,他一定是遇到什麽困難了,或者是他喜歡上别人了……但是肖雲不可能喜歡别人的吧。她不敢正面問肖雲,任自己瞎猜,瞎想,但無論她怎麽猜怎麽想,最後還是會選擇相信他。
與此同時,千裏之外的某間出租房裏,肖雲滿腦子都是工作調動的事。實習已經結束了,如果他選擇留在實習公司任職,就要被調去東北的分公司,如果不留下來,他就要另外找工作了。可是,他又不想錯過這個大好機會。到北方工作一直是他夢寐以求的事情,他堅信“流浪、成長、看世界”是八零後的人生主題。可是去了北方,他就離女朋友很遠很遠了。夢想和愛情,難道真的就是兩條永遠無法重合的直線嗎?
時間不等人,該決定的事情終究難以逃避。肖雲放棄了遠方,回到自己的城市找了一份新的工作,劉星雨知情後,心裏充滿了難以言說的感動,但是轉而一想,就算肖雲離自己更近了,他們也不能經常見面,其實也還是異地戀。對于肖雲而言,距離近了,天色就是一樣的。在一天比一天涼的日子裏,他起碼可以更近距離地關心星雨的生活學習。入冬的第一次降溫,他就給她買了護手霜、保濕霜和暖水袋。那天是他回城後第一次約星雨出來吃飯,看着她穿着校服,笑容青澀,自己便默默地忍住了想要擁吻她的沖動,盡管他已經夢想過無數次,此時卻也隻能近在咫尺,猶隔天涯。可望不可及。
回到校舍後,一個舍友逗星雨:“你一個女籃隊員,倒真的越來越像個女人了,瞧這粉色瓶的保濕霜,真滋潤。這是什麽牌子,好用嗎?”
她拿起來一看,搖搖頭說:“上面都是日文,看不懂呢,應該好用吧。”
“日貨耶,在日本買的嗎?”
“不知道呢。”
“你怎麽一問三不知呢?”
“能用就行了,不說了,要關燈休息了。”
熄燈以後,肖雲發短信過來,詳細說明保濕霜和護手霜的使用方法。她默讀了好幾遍短信内容,就回複道:“有你真好,親愛的。”收到回信後,肖雲臉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心想,有她這句話,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七)
北風呼嘯,氣溫驟降,冬天很快就占領了整座城市。最近籃球隊的訓練已經暫停了,全校學生都在進行緊張的期末複習,校園的空氣都變得冷酷凝重起來。劉星雨每天抱着肖雲給她買的熱水袋,往返于“教學樓——宿舍——飯堂”三點一線之間。她的學習成績較高一入學時退步了一點,但是周圍好些同學都是這樣,說是高二是整個高中的瓶頸期,有點吃力是很正常的。肖雲知道她學習很忙,便很少去打擾她。劉媽媽擔心女兒吃厭了飯堂的食物,便時不時地将熱騰騰的營養湯送到學校去。
終于堅持到最後一周了,劉星雨主動打了個電話給肖雲,問他最近是不是很忙,怎麽好像失蹤了一樣。
肖雲笑道:“你好像很想我哦,嘻嘻。複習得怎麽樣?”
“複習得還行,隻想快點放假。你不知道這教室有多悶。”
“你不知道這外邊有多冷,不許有負面情緒,明天要好好應考。”
“嗯!你什麽時候放假呢?你好像說過今年要回鄉下過年,什麽時候回去?”
“我哪有這麽快?要做到年底呢,放假後就回家。所以還是做學生好,考完試就可以直接回家了。”
“你一放假就回家,這麽要緊嗎?”
“年底車票難買。盡快吧。”
“爲什麽這麽快呀?你就沒有别的安排嗎?”
肖雲靈機一動,說:“有呀,等你考完試再安排,一起商量。”
“嘻嘻。”她笑肖雲明白她的意思。
肖雲回城後,他們就隻見了一次面,而且很匆忙。肖雲說的“考完試再安排”自然就是安排約會了,她滿意地笑笑,就挂掉電話,走回寝室休息了。
因爲心中有期待,劉星雨在這次期末考試發揮得挺順利。知道成績時她已經在家裏了,爸媽本想讓她去機構補習一下化學和物理,但她這兩科成績都在八十分以上,她就覺得沒必要去補,想在家裏聽聽英語、做一下寒假作業就好了。她是一個很能宅的女孩,房間裏有各種各樣的書,還有電腦、學習機、MP4等電子産品,如果沒啥事要出門辦的話,她完全可以在家裏呆上一個星期。
爸媽一如既往朝九晚五地上班下班,而劉星雨不是在看書就是在上網,沒事做的時候,她就在想肖雲到底什麽時候安排約會的事情。其實肖雲也在想,但是依他的個性,如果沒有完全安排好,他是不會先說不來的,就像那次去流水鄉山莊時一樣,他得把每個細節的安排好了,才打電話給星雨。星雨回家後已經等了五天,肖雲終于跟她說這件事了。
他在短信上說:“你平時學習緊張,我想帶你去放松一下,你喜歡去遊樂場玩嗎?”
“去哪一個遊樂場?本區這個遊樂場,我已經去了好幾遍咯。換一個吧,最好去遠一點。”她沒别的什麽要求,就是想離家遠一點,避開一切有可能碰見的熟人。
“嗯,隻能在本市找,因爲跨市的話可能要過夜,你爸媽應該不允許。”
“我爸後天回老家接我爺爺奶奶過來,但我媽還是在的,不能去太遠,一天來回就好。”
“好。我們市另一個遊樂場是很小型的,能玩的東西不是很多哦。”
“沒關系,不去遊樂場也行。聽你的,我就是希望遠一點。”
肖雲明白星雨始終還是有點害怕,目前爲止,他們的戀情還是屬于所謂的地下情。但是沒辦法,如果被星雨家長知道了,可能就會給她帶來很大的壓力,嚴重的話還會被拆散。挂掉電話後,他更改了一下計劃,日期就定在星雨爸爸回老家接爺爺奶奶的那天。
那是一個溫暖的冬日,穿三件衣服剛好的不覺得冷。劉星雨想把自己打扮得成熟一點,就穿了一雙帶三厘米後跟的馬丁靴。她的上身穿的是件咖啡色的寬松毛衣,下身穿牛仔短褲搭配黑色襪褲。這身打扮讓她看起來已有二十多歲了。她照照鏡子,覺得自己有點顯老,幾乎要與肖雲同齡了,但反過來想,她要的效果不就是成熟嘛。劉媽媽早上八點多就出門了,星雨寫了一張紙條放在餐桌上,告訴媽媽自己去同學張璇家裏做功課了,下午就回來。
依照星雨的要求,肖雲沒去到小區外等她,而在地鐵站裏等。進入地鐵站後,兩個人通着電話尋找彼此,肖雲看見星雨時,她還在四處張望着呢。肖雲見她戴了個口罩,覺得她挺可愛的,就想多看她一會,沒有馬上走過去叫她。不到半分鍾,星雨也看見了肖雲,她小跑過去,隔着口罩問他:“你怎麽一直笑呢?”
“你戴隻口罩,還穿得這麽時尚,就像個小明星一樣,好可愛。”
“戴口罩保暖呢。”
他們一起乘上了地鐵,準備到鄰區去。臨近春節,地鐵裏擠得幾乎水洩不通,連站的地方都很小,更加不會有座位坐。陌生人摩肩接踵令星雨覺得很别扭,她隻好挨在肖雲身邊,是個十足的小鳥依人。肖雲一手拉着吊環,一手半抱着星雨細小的腰身,周圍的乘客向他們投來各種複雜的目光,但肖雲完全不在意,他此時很享受星雨的體溫。
走出地鐵站後,他們走了十分鍾就到了一個古鎮。古鎮的道路兩旁已經張燈結彩,年味漸濃。他們手拉着手,沿着古道一直往裏走,一路上品小吃,拍照片。星雨在肖雲的相機裏翻到了半年前在流水鄉山莊拍的照片,回憶湧上了心頭。“流水鄉山莊真的好美,沒想到你一直留着這些照片呢。”她望向肖雲,輕淡地說道。
“當然留着呢,而且我還洗了一部分出來,照片在我宿舍呢,回去後再拿給你。”肖雲笑道。
看到這些照片,兩個人都情不自禁地想起第一次擁抱時的情景來。這時他們正好走進了一個寂靜的小院子裏,肖雲二話不說就抱住了劉星雨。“你知道嗎?我常常回想起我們在流水鄉山莊時的事情,我真希望我們有機會的話可以再去一趟,住上個把星期,好好地感受感受慢生活。”
劉星雨側着腦袋靠在肖雲的左肩上,慢聲地說道:“一定有機會的,等我畢業後,我們就再去一次。”說完,她就擡起頭,本想着要掙脫出來,但是肖雲以爲她這個動作有那種意思,就閉上眼睛親吻了她。他想吻很久很久,但這兒是個景區,而且園裏還點着蠟燭和香柱,有種莫名的肅穆感,因此不到三秒鍾,他就拉着星雨走出來了。
他們繞古鎮走了一圈,星雨突然問他:“你怎麽想到帶我來這兒呢?”
“我覺得經過歲月沖刷依然能保存下來的東西,很美好,很有價值。”
星雨微微仰起頭,用崇拜的目光望着他說:“你的思想好獨特,說得很好。”
肖雲驕傲地笑笑,逗她說:“你是不是想拜我爲師?”
“别臭美!”她淘氣地大步走向前。肖雲大步追上去,擡起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用江湖大哥的語氣說:“老子就是臭美了。”
逛了快兩個小時,星雨一看表,發現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就說要回去了。肖雲磨蹭了一下,說:“一會兒去一下我宿舍好嗎?”
她聽後,有點吃驚,問道:“去你宿舍幹嘛呢?我答應我媽下午回去的哦。”
“可是我有東西要給你,就去一會兒好不好呢?”他扮出一副撒嬌的表情,連聲音也帶着點娃娃腔。
“好啦,快收住你的嬌氣。就去一會兒哦。”
回程的地鐵上依然很擁擠,星雨覺得有點困,就靠在肖雲懷裏閉目養神。一聽到目的站的廣播,她條件反射似地退後一兩步,依然怕撞見什麽熟人。
走出地鐵站後,他們直接打車到肖雲住的地方。這是一棟重新裝修過的舊民樓,樓梯面還是赤裸裸的水泥,沒有鋪瓷磚。民樓的衛生環境還可以,就是有一大把年紀了。星雨心裏有點驚訝和小小的失落,但她不敢說什麽,怕打擊到肖雲。
進門後,看見屋裏的一切都收拾得很整齊,星雨覺得很滿意。她沒坐下,就贊歎道:“想不到你一個粗人竟會把房間收拾得這麽整潔!”
肖雲剛關上門,他好像沒聽清星雨的話,一轉過身就上前去緊緊地擁抱住她。
“我好想你,寶貝,我好想你。”他微微地喘着氣,不等她反應過來,就将她放倒在沙發上,頭一次放任自己去吻她,去撫摸她。這一切都來得讓人猝不及防,星雨被壓得幾乎快變成個紙片人了。約莫一分鍾後,她漸漸地被肖雲帶入到某種夢幻的情境裏,終于伸出雙手摟抱住肖雲厚實的背,也做個夢中的人。此時的肖雲就像個獵物者,吻遍了她臉、脖子、頭發。他一手撐着沙發,一手沿着她身上起伏的線條上下撫摸着。多年後回想起來,星雨很驚訝自己當時竟沒有抗拒,隻任這個大男孩做他想做的事情。
肖雲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迷迷糊糊中他的手已經伸進了她的打底上衣裏去尋找内衣的背扣。星雨連忙抓住他的手臂,想要阻止他的動作。但此時肖雲更加用力了,他已經找到了這個背扣,無奈自己生了隻笨手,怎麽解也解不開。
“你别這樣!”星雨一着急,就咬了一下他的脖子。這一招果然管用,肖雲“啊”了一聲,就收回了手。他擡起頭來,滿足卻又可憐巴巴地看着星雨,一言不發。
星雨其實也愣住了,她遲疑了好幾秒,才用命令的語氣說: “你滿頭大汗,還不快去擦擦。”
他傻笑着說:“對不起,我沒能控制住。但你能不能别咬得那麽用力?”
“你好重,快給我起來。”她抱怨道。肖雲站起來後, 她也坐了起來,臉上以及脖子周圍還沾着他黏黏的汗和口水。她也走進洗手間裏,開了水龍頭來洗臉。肖雲此時就站在一旁,傻呆呆地望着她,臉上寫滿着愉悅與幸福。她依然很淘氣,裝着沒看見他傻笑的表情,隻管一遍又一遍地洗臉,想洗醒剛才那個懵懂的自己。
“好啦,别洗了,弄得好像你很嫌棄我似的。”
“你有啥好東西要給我,我要回去了。”她有意轉移了話題。
“你不嫌棄我,我就拿給你。”他舒舒服服地從背後摟住她的腰,看着鏡子裏的這對佳人,他心裏更是美美的。“寶貝,你不許嫌棄我。”他在她耳邊柔緩地說。
“我沒說嫌棄你。”她不禁感到有點肉麻。
“開玩笑啦,你當然不會嫌棄我。”
“你……”
“好了,你跟我過來,我給你買了一件外套。”說着,他就拉着星雨走出洗手間,到衣櫃拿出要送給她的外套。
外套是星雨最愛的暗紅色,但領子和口袋是白色的,這是個減齡的設計。星雨提起外套打量着說:“是不是有點大呢?”
“不大,裏面要穿件毛衣呢。”肖雲拿過外套,給她穿了起來。他滿意地點點頭說:“很适合你,大小剛剛合适呢。”
“好像又有點擠呢。哈哈。”
“因爲你這件毛衣比較寬松,回去穿件小一點的毛衣就合适。”
“嗯,還是你想的周到,謝謝你啊。”
“不許說謝謝。”
“但是我一會兒拿回去,該怎麽向我媽解釋?”
“就說剛買的,外頭冷,買一件很正常。”
“心機真重。”
“哪有,确實是買來的,現在不過是當成你自己買。放心吧,說不定你媽會誇你品味好的。”
“瞧瞧,又誇你自己。行了,我要回去了,快五點了,回去又要半個小時。”
“等一下,照片沒拿。”肖雲蹲下來,在枕頭底下拿出幾張照片來。星雨拿過一看,覺得還可以,就收下放進背包裏了。
“照片也拿了,真要回去了。”她邊說邊脫下外套,肖雲又将外套拉上來。“别脫了,現在外面很冷,穿着吧。”
“嗯,走吧。”
“再等等——”
“又怎麽了,大哥?”
肖雲再次拉住她的雙手,在她額上吻了一下。“沒怎麽,提醒你記得想我。”他湊近她的耳邊,輕聲說道。
“知道了。”她點頭說。
肖雲将星雨送到樓下,給他叫了一輛出租車。送走了星雨,他就上樓來了。小小的單間,頓時變得又空又冷了,他慵懶地趴在沙發上,像抱住了星雨留存下來的那一抹清香的氣息。

(八)
新年期間,劉星雨家裏很熱鬧。在外省工作的堂哥劉星輝也回來過年了。因爲爺爺奶奶住在星雨家裏,他常常帶着念初中的弟弟劉星耀到星雨家裏玩上一整天。工作了兩年,無論外表還是内在,他都有所改變。比如上學時,他留着厚厚的齊劉海,現在他卻敢把整個額頭露出來了;在穿着上,上學時他每天穿的不是校服就是球服,現在勉強可以駕馭西服呢;至于内在問題,從他的談吐上可以看出他肚子裏的内容增多了一些,眼界也比之前開闊。爺爺奶奶對長孫在外面的工作和生活都很感興趣,每次劉星輝過來玩,爺爺奶奶都坐在他身邊,聽他講故事。星雨看到此番情景,似乎感覺得到爺爺奶奶真有點重男輕女的思想,但她并不是很在意,因爲其實她也很喜歡聽堂哥的故事。
有一次,劉星輝不經意對星雨提起肖雲,問她是否還記得他們當年籃球隊的隊長。劉星雨淡淡地笑道:“記得,我們還是QQ好友。”
“哎呀,我差點就忘了,你的QQ號碼都是我告訴他的。”
劉星雨再次回以淡淡的微笑,心裏有點感激堂哥當年不經意的牽線。正當她在心裏感激着他時,他卻說起肖雲的現狀來。
“當年他的成績比我好很多,大學上的也是本科。但是現在看來,專科不一定就比本科差吧。我前幾天去約他出來吃了餐飯,感覺他身上已經沒有了隊長的威力,變得有點寒酸呢。他還笑我混得可以,叫我關照一下他。我當時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星雨在一旁默默地聽着,其實肖雲已經告訴她劉星輝約他吃飯的事,沒想到吃飯回來堂哥卻是這樣看待肖雲的。
劉星輝見她不說話,接着說道:“其實上什麽大學真的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畢業之後你有沒有勇氣去闖,有沒有可以發展的人脈,有沒有好邭狻N艺娌幻靼仔る厧致锊蝗ネ饷骊J一下,他要是願意,過年後我就可以帶他走。我跟他說了,他卻還很堅定地說要留在這裏,過一兩年再出去看看……”
“好啦,星輝,别對你妹妹說上什麽大學不重要的問題,男生和女生不一樣。”劉星雨媽媽的聲音突然從廚房裏傳來過來,打斷了劉星輝激情的演講。
接着,劉星雨駁斥道:“我覺得上大學還是很重要的,如果能上一個名牌大學,起點就很高,可能還有機會保送留學呢。”
此時劉星輝沒再說下去了,他心裏知道嬸嬸不是很喜歡他講的道理,于是他就坐回到奶奶身邊,對他講他的小故事。
晚上睡覺前,劉星雨在QQ上問肖雲是不是想和劉星輝到外面去闖一下。肖雲已然得知劉星輝已經把他們談話的内容轉告了劉星雨。他很從容,再次向星雨表明自己這兩年想留在城裏的決心,他是想先在這裏積累點經驗和經濟基礎,以後再另殖雎贰K难Y清楚肖雲是爲了自己才留下來的,但又不敢勸他出外面闖,這是他的一片心意,是他愛自己的方式,她不該幹預他的決定。于是他們轉移了一些話題。
春節過後,爺爺奶奶還是想回到鄉下老家去,劉星輝又出遠門稚耍る呉矎泥l下回來了。緊接着,劉星雨又得提着大包小包回學校住了。
區賽的步伐越來越近,籃球隊的訓練強度增大了,而且高二下學期的課程又漸漸地緊張起來。一個比一個嚴格的科任老師越來越頻繁地提到“高考”,本來在好好地講解一道題,講完後又敲黑板說這是近幾年高考常見的題目……劉星雨常常發短信給肖雲,抱怨教練和任課老師怎麽就不能慢一點點!作爲過來人,作爲男友,也作爲學長,肖雲隻好苦口婆心地鼓勵她,教她如何調試,如何科學安排時間等等。得到鼓勵和指導後,劉星雨就會有動力進行接下來的訓練和學習。可是沒堅持多久,又要重複這個過程了。如此循環往複地過了兩個月,全區高中籃球大賽終于拉開了序幕。
比賽分爲預賽和決賽。星雨學校的女籃和男籃在預賽環節都發揮得很好,很順利地進入了決賽。決賽前,兩位教練帶隊員們到餐廳去聚餐以鼓舞他們。劉星雨食量偏小,很快吃飽了。她坐在一旁,低頭看着自己的小紅鞋,覺得它舊了不少,但是想到這幾場比賽取得的好成績,又覺得鞋子舊了也是值得的。
休息了一個星期,決賽馬上就要開始了。那天正逢肖雲調休,他也去中心體育館觀看比賽了。知道肖雲要來,劉星雨既興奮又緊張,這是肖雲第一次看她參加比賽,她一定要好好表現。而肖雲之所以來看比賽,是因爲他想起前年夏天劉星雨說的那句話來——我覺得在球場上奔跑的感覺很酷。
經過了緊張又精彩的對決,星雨所在的女籃遺憾隻拿到了第三名(其實就是決賽中的最後一名),同校的男籃隊拿到第二名,兩支隊都沒有拿到第一名。教練看到他們下場後一個兩個垂頭喪氣,自己卻笑了起來,說:“這一屆的學生都很厲害,你們都表現的很棒,我都看見了,而且我們的分數和上一名非常接近。沒關系,名次不是最重要的,你們都沒有受傷,就好。”星雨聽後,突然想起肖雲也說過類似“分數不重要,不受傷就好”的話,不禁感概,肖雲身上有着教練的影子。
比賽結束後,肖雲遠遠地向星雨豎起大拇指,然後發信息安慰她。他們倆其實在整個過程中都沒有面對面說上一句話,現在比賽結束了,星雨也隻好跟着大部隊坐車返回學校了。
連續幾個星期訓練和比賽,籃球隊的成員都給耽誤了一些課程。星雨回到教室後,發現自己有點兒跟不上同學們的節奏了,隻好利用下課時間多看會書。還有一個多月又要期末考了,除了這個大考,現在他們每個星期都要進行周考,而且每次都要排名。她的成績略有些起伏不定,經過了這次比賽的失敗,她在學習上也不如從前積極了,好像隻是爲了考到一個好分數來向父母交待。她有時候出于責任而學習,有時候出于興趣而學習,就比如說,她最喜歡的科目是生物課,所以上生物課時就比較認真。
堅持了一個多月,期末考試成績出來了。這一次并不像上學期那麽順利,名次也從上學期的全班第十落後到第十八名。放假回家後,父母并沒有責罵她,隻說這個暑假一定要去機構報班補習了,肖雲也支持她去補習,下學期開始籃球隊的活動就要暫停了,他希望她補回落下的知識,在高三全身心地投入學習。選擇了假期上課,他們見面的機會自然少了。爲了那場終極大考,他們清楚兩個人都要經得住考驗,各自把自己的學習和工作都做好,不留遺憾才能更好地在一起。有時候在夜裏互發短信,他們都說希望這個學年快點結束,大家都在熬,但說出來的卻是“堅持”。對于明年夏天,對于将來,他們一起構想了很多。星雨說她會選擇省外的大學,肖雲其實早已有追随她的決心——她到哪裏上大學,他就跟着到哪裏去發展。這就是他們的愛情。
到了這個夏天,他們已經在一起一周年了。周年紀念日就是星雨的生日。那天上午很炎熱,星雨在空調教室裏上着課,但心裏卻時不時地回味去年夏天的事情。中午放學後,肖雲在兩人昨晚說好的餐廳等她過來一起吃飯。他給她訂做了一個小小的籃球外形的蛋糕,上面用奶油寫着“happybirthday,baby”。
這是劉星雨的十八歲生日,這意味着她成年了。對于學業,她要像個成人一樣更加負責;對于感情,她也可以擁有成人的權利。她在思考很多問題,這些問題都不好一一說清楚。看着肖雲,這個陪自己慶祝十八歲生日的男人,她很感謝他給予她的一切。她想,高中畢業以後,她一定不要有太多的顧慮,一定要勇敢地愛他。
因爲時間有點緊,他們吃過午飯,吃了蛋糕,就各自回去了。肖雲送給她一個小禮盒,外邊包裝了一層彩色包裝紙,他讓她下午上完課回家再打開來看。
回到家後,劉星雨把自己鎖在房間裏,滿懷期待又小心翼翼地拆開禮盒。那是一塊在燈光下閃閃發光的手表,在手表底下墊着一張對折過兩次的小信紙。她打開信紙一看,上面隻寫着一句話:時光見證“我愛你”是一輩子的事。落款是“你的雲飄飄”。
雲飄飄(下)
(九)
一場台風過後,劉星雨已經是個高三生了。沒有了籃球訓練課,校園生活變得單調起來。在高三,陪伴她的是各種大考小考、各種複習和練習。作爲一個中等生,她沒有尖子生所特有的激進,也沒有後進生的糜頹。她給自己的目标不高不低,隻想安安穩穩考一個本科。她做不到超常努力,但稍微一松懈就怕成績會跌入專科區。肖雲最理解她的處境,有時候過多的鼓勵更顯得蒼白無力,隻好建議她每天做好該做的事,心态放輕松,穩中求勝。在高三,星雨下意識要減少對感情的精神投入,但這種有意的抑制,反而令她的内心更抓狂。她就這麽徘徊在雙重矛盾之間度過了高三的上學期,期末考試成績也幸好沒有因爲内心的矛盾而有太大的變動。
新年期間,肖雲在回老家過年前約她出來吃了餐午飯。在飯桌上,肖雲細心地給她分析她目前的學習狀況。但星雨似乎有點不耐煩,她阻止道:“好不容易見面,就别說學習了吧。”
“好吧。”肖雲意識到自己似乎過于緊張她的學業了,就轉移了話題。他繪聲繪色地對星雨講起他和同事之間的一些趣事,惹得星雨捂嘴大笑。看到這樣的她,他才明白,過去的半年她都是在壓力和矛盾中度過的。吃過午飯後,星雨就搭車回家了。在來的路上,她滿懷着喜悅和思念。而在回程上,憂愁卻再次徽衷谒男纳稀n愁之外,她感激肖雲一如既往在她身邊爲她排憂解難,而很少對她說他在生活中遇到的難題。她恨不得現在馬上就畢業了,跟着肖雲四處遊走。
第二學期開學不久,學校對全體畢業班學生召開了高考百日宣誓大會。他們激昂地歌頌着青春和夢想,他們承諾努力和堅持,他們滿懷希望卻又壓力重重。劉星雨正是其中的一員。
可是就在百日宣誓大會過後不久的一次模拟考上,劉星雨的成績頭一次落到了專科區。她對這次考試本來信心滿滿,卻考了個史上最差。老師、父母和肖雲都安慰她,這隻是一個意外,裏面肯定有很多非智力因素。劉星雨自己也難以相信這竟是她考出來的分數,但心理上還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擊。在周日下午,她搭車到肖雲宿舍,控制已久的情緒終于發洩出來了。這是她第一次靠在他的懷裏哭泣。肖雲的眼眶也紅了,他心疼她如此傷心,但又愛莫能助。她始終還是個孩子,對成績,對壓力,始終還不能平和地對待或處理。
肖雲安慰她說:“沒關系的,這隻是一個分數,你的能力還是在的。說不定這次的考題剛好有很多是你平時很少留意到的,回去以後把它補起來就沒事了。乖,别哭了。”
“我知道,我知道這隻是個意外,但我就是怕自己不行。嗚嗚嗚……”
肖雲沒再說重複的話,他明白她要的不是道理,不是安慰,而是靜靜地陪着她。十多分鍾之後,星雨就不哭了,肖雲用溫水給她擦擦臉,逗她笑。看她恢複得不錯,就勸她早點回去了。因爲如果回去太晚,父母就會擔心,外面也比較冷。準備出門時,星雨主動擁抱肖雲,笑說:“不要擔心,我現在沒事了。回去後我會好好查漏補缺的。”
“我相信你。”他點點頭,回以溫暖的笑容。
如果世間所有的事情都能夠按照人們的期望來發展,我們便不曾、亦不再痛苦糾結。可這世間本就沒有如果,在成長的道路上,我們要路過失敗和迷茫,方可強大自我,來适應往後更多的挫折。年近19歲的劉星雨,就在高考這道坎上跌倒了。她想過自己在這次高考上的發揮可能沒有自己所想像得那麽理想,但是成績出來以後,她才明白一個人不可能一直這麽幸摺
家人、朋友、肖雲都得知星雨最後隻考了專科。現在就算她天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裏,也擺脫不了複讀和升學兩種聲音的左右。她現在還處在難以接受的階段,沒有考慮接下來該如何選擇。而肖雲不顧星雨父母是否發現他們的戀情,最近天天打電話給星雨,隻要她肯接電話,隻要她肯好好地和他說上幾句,他便不會這麽擔憂焦慮了。他早已想好了,如果星雨選擇複讀,他就會在這兒多留一年。如果她選擇升學,他就根據她的選擇來選擇自己下一個工作地點。
自我禁閉了五天,劉爸爸覺得溫柔的安慰始終解決不了問題,就采用了罵的方式。他罵她不争氣、花太多時間打籃球、學習不夠專心、私底下還談戀愛、自己沒能管好自己;這次考得那麽差,必須要回去複讀,要爲自己的過錯負責任……不一會兒,劉媽媽在星雨房間門外哭了起來:“我們六年前砸鍋賣鐵從鄉下搬到了城裏,就是爲了讓你接受更好的教育。我和你爸省吃儉用,你要什麽都給你買,無論校外補習有多貴,隻要你願意我們都毫不猶豫送你過去上課。你爺爺奶奶重男輕女,一直把我們看得比較低,他們催我多生一個弟弟,但是我和你爸隻想好好培養你,希望你上好的大學,将來有出息……”
“你和肖雲的事情我們都有猜到,你星輝哥說你們會很理智,而且肖雲在學習上會給予你很大的幫助,我們就沒有幹預你,但很多時候都提醒着你,叫你專心點,可你就是考了這麽個成績。”劉媽媽說完後,随手抽了一張紙巾,又邊哭邊擦着眼淚了。
沉默了好一會兒,劉爸爸敲門說:“出來吧,乖女。你這樣關着自己,是懦弱和不負責任的表現。你已經是個成年人了,再不能像小孩子那樣畏縮。”
聽了爸爸的話後,劉星雨打開房門,哽咽着說:“我願意去複讀。”
就在星雨決定複讀的這個晚上,肖雲依舊堅持撥打着她的電話。睡覺前,她給他發了一條短信:“我決定複讀了。”
肖雲馬上回複道:“無論你做什麽決定,我都會在你身邊支持你,陪伴你。我們電話上聊,好嗎?”
“不聊了,我決定和你分手了。我爸說得對,我是成年人了,要學會獨當一面,不能再活在庇護之下。”
肖雲急瘋了,他立即打了個電話給劉星雨,等到彩鈴快唱完了,星雨才接通了電話。
“不是一定要分手的,我們都是成年人,獨當一面的同時,更需要彼此互相支持。不要分手好嗎?”
“分開對彼此都好。”
“一點都不好。我可以少點打電話給你,我們可以減少見面的次數,你願意的時候再找我都行。隻要不分手,怎樣都行。”
聽着肖雲就要哭了,星雨努力忍住淚水,依然堅定地說:“我知道你一直想去北方發展,是我阻礙了你。現在我們分開了,你可以走你想走的路了。”
“我爲什麽留在這裏?因爲我堅信你是最重要的,我已經等了兩年,我可以再多等一年。我們可不可以不要怎麽輕易放棄彼此?”
“成全我吧。”眼淚從她的眼角流了下來,她知道做這個選擇很艱難,但是她實在不想再讓肖雲再爲自己浪費了他的時間和精力,堂哥說得沒錯,肖雲其實是想出去闖的,他也應該出去闖一闖。情緒失控的她早已聽不清肖雲在電話那頭說着些什麽。她想了想,就鎮定地說:“我已經想清楚了,我們的事已經影響到我的學業,也影響到你的就業了,我隻有一條路要走,求你成全我。”
肖雲什麽都沒說,他挂掉了電話,趴在沙發上,想着不遠的昨天他們還說好等她高中畢業後要再去一次“流水鄉山莊”住上一個星期,好好感受慢生活,可是這麽美好的約定,就被一次無情的高考摧毀了。他很不甘心,他不可能答應分手。這兩年來,作爲年長6歲的男朋友,他從來就沒有和她吵架過,爲了不影響她的學習,他更是夜夜守着手機,等她主動聯系自己……他明白她之所以決定分手,隻是暫時邁不過這道坎,無論多久,他都願意等。這是一份他最用心對待的愛情,他也深知星雨對他也是真愛,在她堅硬的外殼下,有的隻是一顆渴望保護的心。有時候,人越是無助,就越是有意疏遠想要關愛自己的人。太懂她了,所以他才死活不肯分手。
第二天,肖雲發短信約劉星雨出來見一面,不料回複短信的卻是劉媽媽。她在短信上說:“肖雲,星雨整宿沒睡,今早起來就發高燒了。無論如何,你作爲大人,希望你尊重星雨的決定。你們都還年輕,誰都預料不到以後的事,就讓她安安心心回去複讀吧。”
一個多小時後,星雨起床看到肖雲的回信:“星雨,我尊重你的決定,但請你一定要全力以赴,争取明年考上理想中的大學。如果你做不到,我就會繼續追求你。”凝視着短信上的内容,她又情不自禁掉淚了,她想着肖雲可能要過好一陣子才想通,爲什麽要這麽快做決定?劉媽媽在她醒之前已經删掉了自己代發的短信,所以星雨至今爲止也無法得知肖雲當年是因爲聽下了劉媽媽的話才答應分手的。
分手後不久,肖雲就辭職北上了。他去到劉星輝工作的城市,兩個人在大排檔喝到半夜。肖雲指責劉星輝一定是把他們的事告訴了他的叔叔嬸嬸,如果他們沒有發現的話,就算劉星雨選擇複讀,也不會向他提分手。劉星輝往肖雲臉上潑了一杯冷水,對他呵道:“要不是我,你們早就被拆散了。是我在我叔嬸面前說你很優秀,在學習上可以給她更多有效幫助,他們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你倒忘恩負義,責罵起我來了!”
肖雲将手臂重重地搭在劉星輝的肩膀上,哭訴道:“是我的錯,是我自私,是我傷害了你妹妹。我一開始就影響了她的學業,我本不該出現在她的生命裏。”說着,他就揚起手扇了自己一巴掌。
在月色如水的他鄉,二十五歲的肖雲終于走上了他之前一直想走的路。但他從未想過,他要割舍掉他那個最難以割舍的小女孩才換來今天這一切。他明白昨日的小女孩終将要蛻變成大女孩,隻是在成長道路上獲得進步的同時,他們也把彼此給弄丢了。
看着闌珊的燈火,看着淩亂的桌椅和酒瓶,心酸和無奈漸漸聚集成濃厚的烏雲,在他的心裏下起了滂沱大雨。
the end
当前文章链接:云散(https://www.cw58.cn/xiaoshuo/aiqing/213089.html)
标签:云散刘星雨学习怎么

爱情小说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