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小说爱情小说你若有爱 无须表白

你若有爱 无须表白

美文阅读网天崩泪流围观:更新时间:2015-02-05 09:22:21

你若有爱 无须表白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你若有爱 无须表白

“我一直相信,当我们再次相见的时候,我依旧是这红尘中最爱你的女子,站在清桥边,微风轻轻拂起我的衣摆。我依旧穿着你最喜欢的白色长裙,站在清桥边,握着油纸伞,遥遥相望。”身着白衣的女子轻声低吟,身体慢慢的向河中心移去。如血般耀眼的夕阳映在她较弱的肩膀,冰冷的河水穿透女子的身体,她却感觉不到冷,只剩下满心的凄凉和伤痛。清秀苍白的脸庞,一滴血红色的泪滴从眼角慢慢流下,空洞迷茫的双眼没有一丝生气。直到河水漫过了女子的身影,湖面上又恢复了平静,夕阳照在湖面上,开出大片大片美艳的血色花瓣。

  今年的连夜城格外的不平静,到处布满了悲凉的气息。媛姝踏进连夜城便看到了着一幅景象,她万万想不到人们口中繁花似锦人声鼎沸的连夜城却是这番模样,荒芜的街道上看不到头,地上满是狼藉。安静的让人感到可怕,连自己的呼吸声都显得格外沉重。

  青凝紧紧的握住了她冰冷的小手,清澈似水的眼眸望着她温柔的一笑,在这个荒芜的城内成了最美的一道风景。一阵凉风拂过,媛姝不觉得打了个冷颤,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青凝解下自己身上的貂裘,系在媛姝的身上。

  “这里到处充满了诡异,找到东西之后便立刻离开。”青凝轻声说道,一双好看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本就毫无血色的脸上更加的苍白。一双晶莹的双眸直直的望着媛姝,似乎有千言万语,却终是生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好,”媛姝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清秀的脸庞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线。青凝轻轻的敲了下她的额头,无奈的摇了摇头。待到二人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媛姝便拉起青凝向城内走去。

  整个街道冷冷清清,看不到一个人的身影,孤寂的就像一座死城,只剩下刺耳的风声在这个城中呼呼作响。太阳慢慢的落了下去,天空中已经遍布霞光。

  媛姝握着青凝的手越来越紧,手中的湿度透着她的紧张。就这样不知道走了多久,才看到一个半开着门的客栈。挂在门前的牌匾已经破烂不堪,摇摇欲坠。媛姝小心的推开门,才发现正门口的老旧摇椅上正躺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吓了一跳。

  “老人家,还有房间吗?”媛姝轻轻地抚了抚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胆怯的问道。

  老者听到声响,突然睁开眼睛。满是皱纹的脸庞上,一双透着厉光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媛姝。媛姝着实被他冷冽的眼神吓了一跳,轻轻的向后移了移脚步。

  “二位是要住店?”老者从摇椅上坐起来,目光从媛姝身上越过,看向她身后的青衣男子。

  媛姝点了点头,一脸不安的看着老者。

  老者利落的站起来,笔直的腰板俊朗的身形,让人无法想象这会是个已经白发苍苍老者的身体。他走到二人面前,一双像如鹰般锐利的双眸紧紧的盯着他们。“二位是从何而来?来这连夜城又是做什么?”阴沉的声音透着丝丝的锐利。

  “我们是来寻人的,却不知为何着连夜城变成了这般模样。”还未等媛姝开口,青凝便拉过媛姝开口回道。

  “哦...”老者看着二人亲昵的动作,眼神闪了闪,继续说道,“这琏夜城已经十几年未有人烟了,住在这里的人也都已经搬走了。”边说边走到柜台上,拿出一串布满灰尘的钥匙。

  “老伯,你知道城东湖边的柳家吗?”媛姝接过老者递来的钥匙问道。

  老者听着,身形一顿,紧接着说道,“都走了,走了,”说完变重重的叹了口气,“老身腿脚不方便,二位就自己上楼找房间吧,这客栈已经十几年未有人住了,也没有打扫,二位就将就将就吧。”说完不顾二个人,又躺回了那只老旧的摇椅上,闭上了眼睛。

  媛姝无奈的看着青衣男子,一路走来,只看到这一家开着的客栈,他们也只好在此落脚。青衣男子轻轻的对着媛姝笑了笑,无所谓的点了点头。二人便向楼上走去,刚刚走了几步并听到老人的声音。

  “二位,在这连夜城内切记别乱走,还有,晚上听到任何声响都不要出门,没什么事情明日天一亮,便离开吧。”老者回过头嘱咐道。

  二人看着身后的老者,点了点头,转身向二楼的房间走去。

  打开房间,一股刺鼻的霉味散发开来,媛姝忙用手帕捂着嘴,一手扯着男子退了出来。

  “等下!”说着便拾起桌上的抹布飞快的打扫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这脏乱的房间焕然一新。媛姝放下卷起的衣袖,坐在一侧的椅子上随手倒了杯茶大口的喝着。

  青衣男子拿起手帕,轻轻的擦拭媛姝嘴角溢出的茶水,一脸的宠溺。看着男子亲昵的动作,媛姝瞬间满脸通红,抢过男子手中的手帕便转身向旁边的另一个房间跑去。“嘭”的一声重重的关门声,青衣男子听着,笑完了眉头。反倒是躲在房间里的媛姝,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脸蛋,自言自语道“丢死人了,丢死人了...”

  待到房间恢复平静,青衣男子轻轻推开门,看着熟睡中的女子,轻轻的为她盖上被子,宠溺的摸了摸她通红的脸蛋,温柔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楼下,青凝端坐在老者身边,二人面面相视,不一会儿,便相视一笑。

  “百年不见,你还是风度翩翩。”老者望着青衣男子微笑着说道,眉眼间完全没了当时的冷冽。

  “百年不见,你却已经变了模样。”青凝深深的叹了口气,眼神不经意的望向头上紧闭着的房间。

  “活了几百年,历经了劫数,看尽了人世间的人情冷暖,却都终究是迈不过“情”字这劫。”老者一手摸着自己雪白的胡须,一边摇着头。

  青凝看着身边的老者,除却那满头白发,依稀能看到曾经的模样。

  老者本是瑶山上清泠元君手中龙凤琴的一株琴灵,终日跟在清泠元君的身边。瑶山上常年灵气围绕,吸收大量日月精华。每日听元君抚琴,很快便有了神识。清泠元君见他如此有慧根,便将他带在身边,很快,他变修成了人形。

  清泠元君将他收入门下,成了清泠元君的第二个入门弟子,名唤执念。师傅告诉他,取名为执念,世间一切,不可执意为之,命中只有定数。
“我一直相信,當我們再次相見的時候,我依舊是這紅塵中最愛你的女子,站在清橋邊,微風輕輕拂起我的衣擺。我依舊穿着你最喜歡的白色長裙,站在清橋邊,握着油紙傘,遙遙相望。”身着白衣的女子輕聲低吟,身體慢慢的向河中心移去。如血般耀眼的夕陽映在她較弱的肩膀,冰冷的河水穿透女子的身體,她卻感覺不到冷,隻剩下滿心的凄涼和傷痛。清秀蒼白的臉龐,一滴血紅色的淚滴從眼角慢慢流下,空洞迷茫的雙眼沒有一絲生氣。直到河水漫過了女子的身影,湖面上又恢複了平靜,夕陽照在湖面上,開出大片大片美豔的血色花瓣。

  今年的連夜城格外的不平靜,到處布滿了悲涼的氣息。媛姝踏進連夜城便看到了着一幅景象,她萬萬想不到人們口中繁花似迦寺暥Ψ械倪B夜城卻是這番模樣,荒蕪的街道上看不到頭,地上滿是狼藉。安靜的讓人感到可怕,連自己的呼吸聲都顯得格外沉重。

  青凝緊緊的握住了她冰冷的小手,清澈似水的眼眸望着她溫柔的一笑,在這個荒蕪的城内成了最美的一道風景。一陣涼風拂過,媛姝不覺得打了個冷顫,緊了緊身上的衣服。青凝解下自己身上的貂裘,系在媛姝的身上。

  “這裏到處充滿了詭異,找到東西之後便立刻離開。”青凝輕聲說道,一雙好看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本就毫無血色的臉上更加的蒼白。一雙晶瑩的雙眸直直的望着媛姝,似乎有千言萬語,卻終是生成了一聲長長的歎息。

  “好,”媛姝對着他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清秀的臉龐上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眯成了一條線。青凝輕輕的敲了下她的額頭,無奈的搖了搖頭。待到二人收拾好自己的情緒,媛姝便拉起青凝向城内走去。

  整個街道冷冷清清,看不到一個人的身影,孤寂的就像一座死城,隻剩下刺耳的風聲在這個城中呼呼作響。太陽慢慢的落了下去,天空中已經遍布霞光。

  媛姝握着青凝的手越來越緊,手中的濕度透着她的緊張。就這樣不知道走了多久,才看到一個半開着門的客棧。挂在門前的牌匾已經破爛不堪,搖搖欲墜。媛姝小心的推開門,才發現正門口的老舊搖椅上正躺着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吓了一跳。

  “老人家,還有房間嗎?”媛姝輕輕地撫了撫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膽怯的問道。

  老者聽到聲響,突然睜開眼睛。滿是皺紋的臉龐上,一雙透着厲光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媛姝。媛姝着實被他冷冽的眼神吓了一跳,輕輕的向後移了移腳步。

  “二位是要住店?”老者從搖椅上坐起來,目光從媛姝身上越過,看向她身後的青衣男子。

  媛姝點了點頭,一臉不安的看着老者。

  老者利落的站起來,筆直的腰板俊朗的身形,讓人無法想象這會是個已經白發蒼蒼老者的身體。他走到二人面前,一雙像如鷹般銳利的雙眸緊緊的盯着他們。“二位是從何而來?來這連夜城又是做什麽?”陰沉的聲音透着絲絲的銳利。

  “我們是來尋人的,卻不知爲何着連夜城變成了這般模樣。”還未等媛姝開口,青凝便拉過媛姝開口回道。

  “哦...”老者看着二人親昵的動作,眼神閃了閃,繼續說道,“這琏夜城已經十幾年未有人煙了,住在這裏的人也都已經搬走了。”邊說邊走到櫃台上,拿出一串布滿灰塵的鑰匙。

  “老伯,你知道城東湖邊的柳家嗎?”媛姝接過老者遞來的鑰匙問道。

  老者聽着,身形一頓,緊接着說道,“都走了,走了,”說完變重重的歎了口氣,“老身腿腳不方便,二位就自己上樓找房間吧,這客棧已經十幾年未有人住了,也沒有打掃,二位就将就将就吧。”說完不顧二個人,又躺回了那隻老舊的搖椅上,閉上了眼睛。

  媛姝無奈的看着青衣男子,一路走來,隻看到這一家開着的客棧,他們也隻好在此落腳。青衣男子輕輕的對着媛姝笑了笑,無所謂的點了點頭。二人便向樓上走去,剛剛走了幾步并聽到老人的聲音。

  “二位,在這連夜城内切記别亂走,還有,晚上聽到任何聲響都不要出門,沒什麽事情明日天一亮,便離開吧。”老者回過頭囑咐道。

  二人看着身後的老者,點了點頭,轉身向二樓的房間走去。

  打開房間,一股刺鼻的黴味散發開來,媛姝忙用手帕捂着嘴,一手扯着男子退了出來。

  “等下!”說着便拾起桌上的抹布飛快的打掃起來,不一會兒的功夫,這髒亂的房間煥然一新。媛姝放下卷起的衣袖,坐在一側的椅子上随手倒了杯茶大口的喝着。

  青衣男子拿起手帕,輕輕的擦拭媛姝嘴角溢出的茶水,一臉的寵溺。看着男子親昵的動作,媛姝瞬間滿臉通紅,搶過男子手中的手帕便轉身向旁邊的另一個房間跑去。“嘭”的一聲重重的關門聲,青衣男子聽着,笑完了眉頭。反倒是躲在房間裏的媛姝,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臉蛋,自言自語道“丢死人了,丢死人了...”

  待到房間恢複平靜,青衣男子輕輕推開門,看着熟睡中的女子,輕輕的爲她蓋上被子,寵溺的摸了摸她通紅的臉蛋,溫柔的眼神裏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

  樓下,青凝端坐在老者身邊,二人面面相視,不一會兒,便相視一笑。

  “百年不見,你還是風度翩翩。”老者望着青衣男子微笑着說道,眉眼間完全沒了當時的冷冽。

  “百年不見,你卻已經變了模樣。”青凝深深的歎了口氣,眼神不經意的望向頭上緊閉着的房間。

  “活了幾百年,曆經了劫數,看盡了人世間的人情冷暖,卻都終究是邁不過“情”字這劫。”老者一手摸着自己雪白的胡須,一邊搖着頭。

  青凝看着身邊的老者,除卻那滿頭白發,依稀能看到曾經的模樣。

  老者本是瑤山上清泠元君手中龍鳳琴的一株琴靈,終日跟在清泠元君的身邊。瑤山上常年靈氣圍繞,吸收大量日月精華。每日聽元君撫琴,很快便有了神識。清泠元君見他如此有慧根,便将他帶在身邊,很快,他變修成了人形。

  清泠元君将他收入門下,成了清泠元君的第二個入門弟子,名喚執念。師傅告訴他,取名爲執念,世間一切,不可執意爲之,命中隻有定數。[!--empirenews.page--]

  瑤山上,幾百年來,隻有師徒三人。大部分的時間,清泠元君總是在樹下撫琴,琴聲憂傷婉轉。他的大師兄,喜歡穿一身青衣,端坐在山上望着遠處的天空,不言不語。師傅喚他青凝,一生青缳凝哀愁。

  執念确實耐不住寂寞的人,他不願意修成人形之後還呆在瑤山上。得一日,他便偷偷的溜下了山。

  他從不知道原來山下是這番摸樣,繁華的街道上,小商小販售賣着各種玩意,高高的叫喊聲一聲比一聲高。街道上的人群熙熙攘攘,路邊的包子鋪坐滿了人,男男女女一對對眉開眼笑。

  他聽師傅談起過山下的樣子,遠不及自己看到的這番景色。

  聽到不遠處的銅鑼聲,他便跟着人群一同聲音的來源走去。

  “啊!”不知是誰撞到了身側的一個女子,女子一個不穩,向前倒去。他忙拉起女子的胳膊,一拽,女子較弱的身體便倒向了他的懷中。一股沁鼻淡淡木蘭花香氣萦繞在女子身上。

  女子還從未見過如此俊朗的男子,一張棱角分明的臉龐上,放着光芒的雙眸,就像是雨後的彩虹,晶瑩清澈。等到女子回過神來,忙推開他的身體,尴尬的低下了頭。

  執念似乎不明白女子爲何會如此緊張,難不成自己的樣子很像壞人嗎?他輕輕的向女子走了幾步,問道,“你沒事吧?”

  女子瞬間紅了臉蛋,輕輕的搖了搖頭。看着女子沒事的樣子,他才放心下來,一張臉上揚起了一個大大的微笑。

  女子身着一襲潔白長裙,一張清秀的瓜子臉上,帶着深深的酒窩。長長的睫毛好像是欲飛的蝴蝶,一雙如湖水般藍色的眸子,散發着異樣的光芒。

  他突然注意到女子潔白的袖子上溢出了一朵血紅色的印記,他拉過女子的胳膊,看了看。“你受傷了?”邊說邊将她拉到一邊,撕下自己的長袍,包在了女子胳膊上。

  “謝謝,無礙的,”女子抽回胳膊,對着他說道,溫柔的聲音就像是清風,吹進了他的心裏。

  回到瑤山上的執念,總會不時的想起那個白衣女子,那個帶着木蘭香氣的身影,那雙湖水般的雙眸,那張溫柔的臉龐都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腦海中。

  當他再次看到女子的時候,是在清橋邊。天空飄着淅淅瀝瀝的小雨,一襲白色衣裙的女子,手執油紙傘站在清橋下。飄飄灑灑的雨水輕輕撫摸着孤獨落寞的背影,似乎不願打擾這個美麗的女子。

  女子的目光望着遠方,迷離的眼睛裏透着一絲寂寞。執念覺得這是他見到過世間最美麗的風景,清風迎着雨滴吹起了揚起了她潔白的長裙,一襲烏黑的長發随風飛舞。

  女子感到了身後的目光,轉過頭來,一雙如琥珀般的眼睛穿過細雨,望進了執念的心中。看到執念時,女子溫柔的揚起嘴角,映出兩個深深的梨渦。

  二人相視一笑,如若相視許久的故人。

  “上次得公子相救,還未請教公子大名。”女子向前行禮,低聲問道。

  “舉手之勞而已,姑娘不必客氣,叫我執念就好了。”執念上前輕輕的扶起女子,溫柔的開口回道,“還未請教姑娘芳名。”

  “小女子家姓柳,名喚木蘭”

  不知何時,飄揚的細雨漸漸淡去,雨後的彩虹散發着起色的光亮,陽光輕輕的照在兩個人的身上,輕柔溫暖。

  湖間畫舫,執念着一身紫色長袍,腰間系着一直紫色的玉佩,分外顯眼。一頭黑發随意的盤起,修長的手指輕輕的劃過長琴,悠揚的琴音便起起伏伏,飄飄蕩蕩。坐在一旁的木蘭溫柔的看着面前的男子,随後便跟着琴聲輕聲吟唱。

  “與君相見時,悅君心,

  與君相别時,念君心,

  不知君安好,顧念之,

  何日再相見,顧戀之,

  明月化思念,清風作相伴,

  但願人長久,千裏共婵娟。”

  女子輕柔的歌聲随着悠揚的琴聲穿透了層層湖面,一詞一句,都落在了執念的心裏。

  “你願意等我來娶你嗎?”執念輕輕的擁着身邊的女子,柔聲問道。

  女子輕輕的點了點頭,潔白的手指輕輕的摸着他的臉頰,一下一下,将他的樣子刻在了心裏。男子拾起一側的長袍覆在女子身上,輕輕的吻了吻她的額頭。

  木蘭依偎在執念的懷中,從來沒有感到過如此的溫暖和安心。木蘭的母親,便是一個爲愛執着的女子,一心賦予了她深愛的男子,最後,卻因爲男子的多情含恨離去。她告訴木蘭,世間的男子皆是無情,定要保護好自己的心,才能保護好自己。

  在沒有遇到過執念之前,她不知道情爲何物,她不明白爲何母親會爲了愛情付出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直到遇到了執念,她才知道,原來愛情是那麽美好,讓人沉醉,讓人無法自拔。木蘭相信,這個溫柔的男子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人,那個可以攜手走過一生的人。

  執念看着懷中安睡的容顔,一張清秀的臉上未施粉黛,卻也明媚動人。他抱着她輕輕的越過湖面,腳尖輕點,便向城東的湖邊柳家大宅飛躍而去。

  執念輕輕的将木蘭放在踏上,拂去她臉上的發絲,溫柔的親吻着她的額頭。他願意用百年的修爲,換取與她的一世相伴。

  “等我回來,此生定不負你。”執念輕聲在木蘭耳邊道。

  在他轉身離去的一刻,木蘭的微閉的眼角留下了一滴晶瑩的淚珠,粉嫩的嘴角微微上揚。

  瑤山山頂,執念跪在清泠元君面前,腰板挺得筆直,一張臉上滿是堅定。

  “你願意放棄幾百年的修爲,隻換一世相伴?”清泠元君聲音沒有一絲波動,清淡的問道。

  林小朵是一個混迹于職場不久的簡單女孩子,爲人很低調,思想也十分簡單,從來不會被所謂的職場潛規則而費心思動腦筋。甚至都不相信,職場上會有爾虞我詐,勾心鬥角。因爲,在林小朵看來,大家都是出來混口飯吃,她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哎呀,大家都不容易呀。”特别是加上自己有時候有點拖沓的聲音,怪不得同事小米總是說林小朵沒腦子,二呢。

  林小朵确實有些神經大條,平時會有個别同事找她幫忙幹各種她會幹的或者壓根就跟她自己的業務範圍八竿子打不着的活,林小朵總是淡然的接受,用她的話說,就是幫助别人自己并不覺得吃多大的虧,不妨就當做鍛煉自己吧。其實,林小朵深知自己資質平庸,不可能在職場上平步青雲,有很大的進步,自己也沒有那麽高尚的夢想,隻是平平靜靜,安安穩穩地過日子。[!--empirenews.page--]

  林小朵不知道自己将來會是什麽樣子,但是現在确實很一般,長相一般,成就一般,學曆一般,家境一般。總之,就是一個十足的平常人。當然,林小朵也有着小姑娘的公主夢,每當看到小說裏哪些唯美純潔的愛情,林小朵都會被感動,自己也很是向往,有時候看完一部電影,竟然會聯想一個晚上,有時候會自己想着想着就笑了,臉上還有一絲絲绯紅,十分羞澀。隻是林小朵也并不是花癡,她喜歡高富帥,她覺得這并沒有什麽不對的,大家都喜歡,正所謂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隻是,林小朵沒有那麽過分,她做什麽事好像都隻是做到七八分,不冷不熱的,林小朵很享受這樣的狀态,她覺得這樣才有安全感。

  所以,她總是很自然地想起古代相敬如賓的愛情,渴望一份平靜如水的感情,兩個人相依相守,走遍時間的風景,看花開花謝,看雨雪陰晴。不管經曆怎樣的動靜,都還是從一而終。有時候,林小朵的愛情觀會被室友棋子嘲笑,棋子說,林小朵就是太過理想化了,現今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愛情。現在都什麽年代了,還那麽保守,林小朵,你真是一個固執的老古董。

  棋子說林小朵是古董一方面是嘲笑她,另一方面是羨慕,林小朵很明白,還有小小的得意呢。

  棋子很了解林小朵,林小朵對棋子也不陌生。兩個人是大學同學,大學一起住了四年,彼此什麽性情都一清二楚。

  棋子跟林小朵不一樣,在感情上,她經曆得太多,由于出色的長相,不錯的身形,從大一入學開始,棋子的追求者就沒有間斷過。林小朵還清楚的記得,曾經的棋子是有着跟自己一樣的羞澀的,隻是這幾年這個詞在棋子身上出現的頻率越來越低了,幾乎不易察覺了。林小朵會猜測,其實棋子有時候是在故意隐藏自己,隐藏自己的悲傷和快樂,好像那對她來說是一種罪過。

  大一那年的冬天,北方特别冷,整個校園裏都下了大雪,白茫茫的一片,來自南方的棋子十八年來從沒有見過那麽大的雪,她很興奮,不停地央求林小朵陪自己出去看雪。出生在北方的林小朵對這件事不以爲然,興趣實在是不是很大。無奈,棋子撒嬌的功夫,最終還是繳械投降,被棋子連拉帶拽地帶到操場。

  清晨,校園裏格外甯靜,兩個女孩子的笑聲久久回蕩在不大的操場。

  後來,這一幕時常出現在林小朵的夢中,林小朵覺得這一段經曆是她與棋子最美好的的記憶的出發點,那段青澀時光自己永遠都不會忘記,真的很美好,很純粹,甚至連吵鬧都充滿陽光。

  就是那天早上,棋子遭遇了生命中的第一場愛情,隻是沒想到這段感情會讓後來的棋子發生那麽大的改變,變得連林小朵都不認識她了。

  真的很瘋狂。

  真的很快速。

  真的很難想象。

  林小朵還記得,從男生宿舍拐角突然出現了一道身影,他是有着邉訂T的完美身形,林小朵至今都不是太記得男孩子的長相,當時因爲年紀小,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加上嚴格的家教和氛圍影響,林小朵是不太可能大方地看一個異性的。

  後來,棋子就對這個黑影子一見鍾情。再後來,林小朵就徹底地解放了,不用陪棋子吃飯,不用陪棋子上課,不用陪棋子散步,甚至連去公共浴室,林小朵都不用陪棋子了。因爲棋子身邊多了那道林小朵看不清楚的身影。

  林小朵是安靜的,她知道應該祝福棋子,隻是,林小朵總是不由自主地感覺不妥和不安,隐隐約約地感覺要出事。

  從此以後,林小朵開始一個人獨來獨往了。因爲林小朵聽過一句話,說是:不談戀愛的大學不是完整的大學。于是林小朵單純地想,别的女孩子也是會戀愛的吧。那麽還是自己來的自由,所以,整個冬天,林小朵都是一個人,她會按時地出現在宿舍、餐廳,不上課的時候,多數泡在圖書館。

  林小朵就像一塊小小的海綿,感覺自己這段時間吸收了好多營養,自己很知足。當然,林小朵也開始讀各種情感故事,張悅然、張小娴、明曉溪、安妮寶貝等等,還有張愛玲、王安憶等等。

  遊走在别人的感情世界裏,林小朵總是或淚流滿面或微微溞Γ蜚扳昊蛐乃幔蚱届o或感動。

  隻是,林小朵沒有想到,這個冬天還沒有過完,棋子就出現在了她原本不太可能出現的圖書室門前。

  林小朵一直覺得,棋子是明媚的,而自己是暗淡的。如果說,那一本本的線裝古書是自己的歸宿,那麽舞蹈室、禮儀隊之類的才是棋子的舞台。

  棋子的突然出現,讓林小朵甚至有些措手不及。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安慰棋子。

  黑影子還是選擇了離開,似乎走得很灑脫,自由自在。隻是,林小朵沒想到他會走得那麽幹脆、那麽快。

  棋子對分手的始末始終隻字未提。林小朵也從來沒有問過。雖然外界有各種傳說,但是林小朵都覺得那不可能是真的。

  後來,棋子總是從林小朵身邊來來去去,因爲棋子接二連三地戀愛,有時候林小朵會想,棋子會不會像自己一樣隻是沒有看清楚男孩子的樣子,還是說,棋子看到的隻是一個影子而已,因爲她已經不會愛。

  棋子總是不斷地從一段戀愛跳入另一場戀愛,大三的時候,棋子突然有段時間搬出去住了,毫無迹象的,隻記得,有很長一段時間,每天晚上棋子都會打很長時間的電話,會很親密地稱呼對方。林小朵不知道有些話該不該說,有好幾次總是張了張口又默默地合上了。

  後來發生了很多林小朵接受不了的事情,甚至用她小小的大腦都不會想象得到的事情。

  學校裏已經傳遍了,說棋子傍上大款了,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商人,而且馬上要結婚了,房子都買了。

  林小朵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麽感覺。她甯願這不是真的,可是有時候真相就是這麽的殘忍,由不得你逃避。

  棋子很少出現在學校裏,一連三個月林小朵都沒怎麽見到她的影子。半年來,棋子隻有到期末考試才會參加,也很少跟林小朵打招呼,好像不認識似的。隻是偶爾碰上一面,林小朵總是一下子捕捉到棋子眼神裏的躲閃。雖然從穿着打扮上來看,棋子是變化不小,但是在這層表皮之下,林小朵總能感覺到棋子的空洞,好像在她身體的某一個角落是始終是空落落的,從來就沒有填滿過。林小朵當時說不清楚那種東西究竟是什麽,後來才明白,那就是愛吧。[!--empirenews.page--]

  對于一個女子來說,沒有愛始終是不完整的,林小朵甚至不覺得棋子幸福,倒不是因爲看似驚世駭俗的舉動,因爲林小朵總覺得棋子的大張旗鼓其實隻是用虛張聲勢來掩蓋自己感情資源的貧乏和精神領域的困窮。

  終于,棋子成了大家的笑柄。她将穿了半年的香奈兒、背了半年的普拉達、用了半年的iphone,悉數捐給了貧困山區。之後的棋子依然跟原來一樣,依然貌美,依然活潑,隻是在沒有了所謂愛情的光顧。

  轉眼之間,大學即将畢業,大家都忙着找工作,林小朵也不例外,經過再三考量,林小朵還是決定回到家鄉發展。棋子依然在宿舍遊蕩,幾乎每天呆在床上吃吃零食、上上網。似乎這一切忙碌跟棋子都是沒有關系的。有人說,棋子家境很好,早就已經将棋子的去向安排得妥妥當當。

  林小朵沒有問過棋子,好像很多天沒說過話了,一下子就陌生了,不知道該說些什麽。

  林小朵總是解釋不了自己與棋子到底是怎麽了。直到很久很久的後來,林小朵漸漸明白,有時候看似遊離的狀态恰恰就是最親密的狀态。有一種不關關心其實是因爲太在乎,害怕得到不想得到的答複。

  離别的日子總是太匆匆。林小朵很快回了家鄉,開始了不好不壞的工作,還是原來的樣子,還是不緊不慢的性子,還是波瀾不驚的心境,還是泰然自若的自己。有很多時候,林小朵會在夏天,站在不大的窗戶前對着微微的涼風深深地呼吸,感覺自己回到了從前,跟棋子在一起的從前。

  冬天來了,家裏下雪了,這是林小朵第一次想起棋子。不知道爲什麽,感覺到很心疼棋子,那些年發生了那麽多的故事;那些年,我們還年輕,我們急切地想要表現自己;那些年,我們都有着言不由衷和情不得已;那些年,我們至少是自己。

  春天來了,林小朵準備去旅行,好久沒有出門了,感覺自己都要發黴了,林小朵的決定是偶然的,隻是因爲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在微博上偶然看到的一句話:趁着我們還年輕,去見想見的人,看想看的風景。

  于是,想都沒想,林小朵買了去北京的車票,坐的是最慢的火車,硬座票。上學的時候,離家遠,每次回家都要坐十幾個小時的火車,當時每次林小朵都忍不住抱怨,叫苦不叠。現在突然懷念起那種随風而過的風景,想想都激動,還有一些久違的溫暖。林小朵毫無理由地開心起來了。

  九個小時的車程,一路北上。達到北京西站的時候,天色已晚,林小朵想先找個地方住下,一個人背着大大的登山包在人群中來回輾轉,突然背後響起了一聲責怪:走不走啊你,不走讓開。

  林小朵沒有回頭,走了兩步,愉快的心情被這聲呵斥打擾了,有些許不适應。不由自主地回過頭來,沒想到這一個回頭,讓林小朵在以後的日子裏一下子豐富起來,好像這一個回頭就是一個鏈接,将過去和将來連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段長長的故事,它的名字叫:過去、現在和未來。

  沒錯,就是棋子。

  顯然,林小朵是驚訝的,她怎麽也想不到會在一個陌生的城市見到一個熟悉的陌生人。會因爲一個偶然的決定遭遇一個巨大的意外。

  棋子告訴林小朵,自己從畢業以後就在北京漂着,一個人。

  林小朵微微一笑,将當年同學們紛紛的議論一下子釋懷。棋子不是他們口中的富家女,隻不過棋子在好像不該經曆的年紀經曆了她們大多數在那個年紀沒有經曆過的事。

  她們聊了很多很多,像剛認識的時候一樣。後來,棋子告訴林小朵,其實那年大雪中遇到的那個男孩子之所以會選擇跟自己分手,是因爲林小朵,他一開始喜歡的就是林小朵。棋子說,當年隻是自己不甘心,覺得一見鍾情的應該是自己,那麽驕傲的自己。她說,林小朵,現在我知道有些東西并不是你認爲的那個樣子。

  棋子說,高中的時候自己就喜歡過一個男孩子,那是最幸福的日子,隻是彼此始終都暧昧着,沒有表白,她以爲等到畢業,等到大學,他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爲愛情正名。可惜的是,一上大學,對方就找了别的女孩子,從此棋子就不相信地久天長的愛情了。之後的那些男子,棋子說,自己也說不清楚是一種什麽心理,棋子總是很快地跟他們告白,在他們受寵若驚的眼神裏捕捉勝利的滿足感。

  林小朵說,年少的時候,總是輕易地被自己感動,那隻是感情路上路過的風景。

  林小朵留在了北京,找了一份工作,與棋子重新租了一套公寓。生活還是像往常一樣平靜,隻是比較忙碌了。棋子似乎更加忙,白天上班,晚上酒吧駐唱。

  隻是棋子再也沒有談過戀愛。她說,自己再也不會表白了。

  林小朵說,棋子,你若有愛,無須表白。

  後來,北京下雪了,林小朵路過公園,看到一堆男女手牽着手散步在白白的雪地。女孩子甜蜜而羞澀,那樣的微笑,是林小朵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然後,林小朵笑了,對着天空的雪,安靜地笑了:棋子,祝福你。

  作者:晚風微微涼
当前文章链接:你若有爱 无须表白(https://www.cw58.cn/xiaoshuo/aiqing/300.html)
标签:爱情女子男子

爱情小说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