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小说短篇小说第八章

第八章

美文摘抄网至尊神朝围观:更新时间:2018-02-15 00:59:00

第八章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第八章

圣火龙灵诀



有些迷糊的睁开眼,古剑没思考就想跳起,可刚动一下就浑身疼痛不已。
“这是爆炸引发的吧,呵呵,还没挂,真是走了狗屎运呀!”古剑庆幸的刚想缓口气,可突然发现眼前的情景似乎有些不对劲。
这里不是应该是白色的病房与病床吗,怎么是一间复古的卧室?
“尼玛,难道现在的医院都复古了?”自问的话语还没得出答案,就又被自己现在的样子给惊到了。
长发飘飘如女子,细手纤纤似莲藕,肤白柔滑可出水,真乃赶超俏娇娥!尼玛,老子不会成了女人吧?
忍痛的将床边桌上的铜镜拿来看,见到镜中与自己刚毅脸庞完全不同俊白脸,惊的他是差点没拿稳那铜镜。
躺回床上看铜镜,心里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是救人被炸飞吗?即便是醒来也应该在医院呀?怎么现在却是留着长头发,身着古怪衣呢?
难不成是医生没经过自己的同意,见自己被爆炸给毁了容,就自作主张的给自己换脸了?
想法刚出来片刻,古剑就赶紧的摇摇头,那不过就是自己瞎想的而已,至于现在是什么情况,他的思维立刻开始思索起来,正确的是他在想前世……
古剑不是古代的名剑,而是他姓古名剑,也是他那考古的爸妈商量了好几天,最后一致决定得出的名字。
他在懂事之后抗议过,而结果自然是无效的,就这样,他的名字固定了。
虽说他的养父母都是考古家,但不代表他就一定会成为第二代,原因很简单,他的养父母是个爱心家,一有钱就大部分捐出去,而留给他的就只保他够花但无法大手大脚。
他也为钱抗议过,而得到的回答是,钱乃王八蛋,没有咱再赚!然后听养父母的一篇大道理论,让他无力去吐槽,最后也就不想在多说了,心里经常叹:“家有奇葩在,世界全是爱!”
在他还是学生的时候,因为女友的期望而去当了兵,曾经答应过女友,得到了荣誉,再衣锦还乡,然后回来风光的将其娶回家。
可世间的变数实在是太多,爱的分离与长途路线,会使感情发生很多的变化。
金钱与物质也是社会的风向,即便是爱人本身不想变,却难挡周边与家人的期望。
因此就会让彼此说好的等待,也会因为种种事物而发生变化。
那天是他放假回去探望日,本想看完养父母后就想给她个惊喜,却没想到,到了女友所在处,眼见的一幕只有惊而失去了喜。
曾经的海誓山盟,原来是如此不堪一击,曾经的最爱,换来的是她与另外一位男子的依偎行走。
他的怒火冲上了心头,很想冲过去给那人一顿海扁,可现在军人的身份,使得他止住了脚步忍住了冲动!
看了一眼手中那鲜花,红色的玫瑰是多么的鲜艳与芬芳,灿烂的颜色是多美丽和妖娆,可在眼见了一切后,现在的美丽好像在滴血,现在的灿烂如尖刀,刺痛了他的心,流淌着心血!
深吸了一口气,吐出了那浑浊的气体,不再留恋手中的花,顺手一扔落在了路边的积水里,没有半句语言的转身就走。
既然不愿意等待,那就彼此祝福吧!
彻底分别也是最好的,让各自好聚好散,也不枉曾经的牵手相伴!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她抬头望了一眼,见了那背影,发愣了片刻间,便看出了来者是何人。
甩开依偎者的手,急速的追赶着,并呐喊着他的名字,想要解释清楚眼见的一切。
听见她在后的大喊,他是想停下跟她说清楚,可突听见前方有人大喊叫,又见哪里有浓烟与大火。
出于职责和本能,直接选择忽略了后面前女友的叫唤,健步如飞的冲去了火灾的现场。
他不是消防员,但他是军人,救人救灾就是他的职责,既然是看见了,那自然是义无反顾。
扒开围观者,让众人离远点后,就直接冲进了火场里。
先后的救出了被呛晕的几个人,当抱着最后一位冲出火场时,浓烟已呛的他头重脚轻,眼看就要跌倒。
当人们想过去搭把手时,却遇上了火场里的大爆炸。
一声轰鸣响,气浪与冲击,直接将要去搭手之人给震的倒飞。
他离爆炸又最近,自然也是被爆炸给震的鲜血噗的一口喷出。
当他的意识在消失前,突见沾血的玉佩上光芒一闪……他脑海一片空荡后,人也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
当他准备在想其他事之时,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别样信息。
正确的应该说是现在这具身体原主人的事迹。
当那信息传到一小半后,他是很想跳脚起来破口大骂,可突然又觉得不太妥,因为无论怎么骂,貌似都在骂自己。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姓古名剑,而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品行与自己有分别。
自己虽不是品学兼优,但怎么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兵哥。
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那事迹真可谓是人见人厌事见事烦!
前世的自己被考古的爸妈收为养子,虽说不愁吃喝,却不算大有钱,只能说在中等小康家。
而在于今世,家族虽因实权消失有些没落,却还算是中上等。
只不过让他有些无语的是,这世的前主劣迹斑斑有很多,文不成武不就。
家里请来的老师被他捉弄与气走的不低于十位。
他又是从小就不学好,虽不是十恶不赦,却也算罄竹难书,不是他杀人放火,而是他专做熊孩子所作之事。
自从三四岁能走路以来,就专带人给别人制造麻烦,别人上厕所,他带人砸茅坑,搞得别人满屁股都是粪。
别人在洗澡,不论是男是女,他都带人过去围观,就算有阻挡也根本拦不住他,谁让他家有钱呢。
也许是苍天难容他,在几日之前,他去爬人房顶,结果直接从高处掉了下去,然后昏迷不醒,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自己替代了他!
只是上苍好像有些开玩笑,自己救人被炸死,醒来却复生在他的驱壳上,这是在给自己好处呢,还是在给自己惩罚呀?
古剑呆呆的有些苦笑,脑海空荡了一会,之后叹口气,心里感叹道:“既来之则安之吧!”
……
这世的古剑十五岁,出生于巽玄大陆,而身份则是白虎大公爵的曾孙。
古家也是亚兰帝国的功勋家族,曾经的白虎大公爵出生贫寒,建立功勋有爵位是为帝国开疆扩土得来的。
亚兰帝国的爵位有好几种,一种是世袭,还有就是上战场。
古家的白虎大公爵,在后来不知因何缘故而不知所踪,最后留下的只剩传说。
古剑的祖父古沅华,也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因此继承了爵位,成为了军方的实权人物。
只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朝堂的变化风云难辨,在新帝上位后,担心古家做大做强而危及皇权,便找了个借口让古家失去了实权,变成了现在商界的一员。
其父古天祝命运不太好,在几年前,因边境叛乱而出征,后战死沙场,其母听闻噩耗,伤心欲绝,于几月后郁郁而终!
而四位叔伯与三位兄长,也因边境叛乱而战死沙场。
最后剩了的三叔,虽说活命回来了,却成落了个下身瘫痪,只能以轮椅为伴!
古家的一门忠烈,现在就剩他祖父与三叔跟他自己。
曾经风光无限的古家,搞得现在老的老小的小,还有个残废之人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古剑叹息此家惨,就连最后的一根独苗,也因从高处掉落而摔死,虽说现在身体还活命,但魂魄已不再是原来的那古剑。
当他想感叹几句时,突然又想想,虽说现在的自己重生在了这古剑身上,貌似和以前的没什么不同吧,因为这身体的血与肉还是这古家的!
也就是说,以后自己结婚所生的孩子,依旧是古家的血脉!
只不过,好像有些对不住自己那前世的养父母了,连最后的血脉传承也失去了。
想到了血脉传承,古剑赶紧的掀开盖被,脱低了裤子看某物,不迟疑的赶紧试了下某物的功能,当某物还能正常使用后,他也放心的笑了笑。
某物很正常,传宗接代强!
这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了吧,虽说有些小遗憾,对不住前世的爹娘,但这世也姓古,就当是为前世传后了。
前世半生苦,今生富来报,祸福相依随,因轮果善哉!
“啊……少爷,你……你……”
一声娇柔的惊呼传来,古剑一个激灵的赶紧盖好被子,然后抬头看向惊呼传来处,只见一位长发裙装的女孩背对着自己。
当他准备开口时,却见她突然转身,然后惊呼,道:“少爷,你醒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现在就去通知老太爷一声。”
小女孩高兴之时忘了刚才的画面,等说完之后,脸上突然又刷的一下红晕到了脖子处。


第八章

茯苓见他没有恶意,更没有以前那样的对自己动手动脚,便在暗呼一口气后,放下有些小怕怕的心里,先走一步的在前面领路。
出了府门的时候,古剑靠近她,问道:“我说茯苓,你可以告诉我,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啊?”茯苓有些莫名其妙。
“我每次一碰你,你都是鬼叫一样,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难道这个纨绔少爷不记得了?还是说,他是故意为之?茯苓不知他的意思是为何,所以还是决定以戒备来回他:“少爷请恕罪,我得过一个毛病,被您碰一下就会不由自主的疼。”
曾经被这个纨绔动手动脚,他是很苦恼的,最后有人告诉她,让她装作得了毛病,只要小少爷一碰就会疼,以此来拒绝他的咸猪手。
还真别说,这一点对小少爷很管用,最后只能无奈的选择了不再对她出手。
“被我一碰就不由自主的疼?难道我是刺猬吗?哈哈哈……”古剑开始是一愣,随后马上就想到,说那种话,不过就是这丫头的借口而已,至于原因很简单,都是这身体原主人惹的祸。
见这个小少爷没有生气,反而还哈哈大笑,茯苓是越快越不懂,心里在想,难道摔了一跤,性格就被摔好了?不过又一想,事情估计没那么简单,如果他真变好,那世间恐怕就没有坏人了。
在她想的时候,古剑在前面喊她,被喊声叫回神,没有在停歇的赶紧过去,并在前面领路。
走在路上,见到繁华的景象,古剑不由得就让茯苓给自己介绍这里的情况,虽然茯苓心里说他是故意的,但毕竟自己还是他家的小丫鬟,所以他让你干嘛你就只能干嘛,身体接触的除外!
在介绍的同时,她是故意忽略了很多,就比如宗祠、古庙、牌楼、古塔、亭台楼阁、祠堂戏院等,只说一些有名的,比如书院、街道巷苑、茶楼和饭馆这些。
而对于花街柳巷,妓院青楼以及赌场,她是很干脆的直接给忽略掉,最后就是介绍街上的买卖,还有商贩的市场以及典当铺之类的事。
听她说了大半,古剑也差不多了解这世的情况,这里与自己的那个古代没多大分别,钱财是金银票与飞钱,金银票就像是银票类型,而飞钱则是相当于支票。
在他还没介绍完,俩人就先后的到了豪庄饮馆门口,茯苓停下转身给他行礼:“小少爷,地点到了,奴婢回去了。”说完就准备走人。
挡住她回去的路,古剑一指说道:“既然我是你家公子,那我现在就命令你陪我进去吃饭。”
“啊?……奴婢……”
“别啊哦额了,以后也别奴婢长奴婢短了,就自称我便好,现在随我进去吧。”说着就准备过去拉她,可想起拉她就会鬼叫,便有些无语的一指,让她自己进去,不然他就硬拉。
茯苓还是有些不喜欢,依旧是奴婢不断的说,最后被古剑硬逼着才改口,然后被强迫着进了酒楼。
到了里面还没说,就见那个酒保耷拉的白布巾在肩上,一路小跑的过来,见了他之后,赶紧献殷勤的弯腰示意:“古少爷您来了,二楼的雅间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本来还有些奇怪,却立刻想起,这里应该是前古剑经常过来的地方,所以这酒保跟他熟悉。既然是如此,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示意茯苓一起去雅间。
现在已经被他带进来了,只要他不对自己起歹意就没事,茯苓决定暂时听他的,所以没多说的先一步去雅间。
见丫鬟走在前,酒保表情很是惊讶,这小少爷可从来没有这样,以往除了独自一人前来,就是跟另外一对大小姐的后面的来,可从来没见带个丫鬟进来的,今天是不仅带了,而且还让丫鬟走在前面,这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酒保,别傻站那了,快点给我们上你这里美味吧。”古剑见他站那不动,就大声的喊他,把他喊回神,赶紧的对他赔罪俩句,然后迅速的对后面大喊古公子来了,好酒好菜赶紧上!
见他这样,古剑笑着摇摇头,不再去瞧他,而是跟着茯苓上楼去,并同时打量这酒楼里的风景。
这里的一楼景色富丽堂皇,上二楼呈现的是雕龙画凤,红木横梁,古香古色,与一楼有明显的不一样。
大有现代的那种,人到了富贵处时,不再是只想吃喝,而是追求身份与品位来,更有一种给人附庸风雅之余,闪现着那光彩奢华,为的是让别人说上一句修养高尚。
就在他们上楼到了雅间时,楼下的左右街分别过来了俩拨人,一拨是青灰色家仆装的人,护着抬椅上的荣贵公子,而另一拨,人数只几个,穿着也是仆人装,跟随着一辆马车一路小跑的直奔酒楼而来。
楼上的古剑靠在护栏边,自然可以瞧见底下的情况,虽然感觉有些熟悉,却没多去想,因为他估计底下的俩拨人熟悉的应该是前古剑,而不是现在的自己。
旁边的茯苓也是下意识的瞧了一眼底下,见了俩波人,细看了片刻后,表情微讶了下,然后赶紧的看向旁边的古剑,见他坐那只是端着茶杯看风景,便是一愣了片刻,旋即便问他:“你难道不下去?”
“下去?”古剑有些奇怪的问道:“我下去干嘛?还是说,你让我下去帮你买东西?”
“奴……我不敢……”
“不是让我给你买东西,那你还要我下去干嘛?”古剑淡笑着看她,手中拿着茶杯喝着茶。酒保也在这时送上了酒菜,恭敬的让他们吃好喝好。
在酒保走后,古剑细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分别是煎鸡、烤鸭、摊鸡蛋、火熏肉、油炸烧骨与鸾羹这些肉食,还有汤与凉品,分为甘草汤、药木瓜、冰雪和凉浆,最后主食就是温酒和黑米饭。
看完之后让他很惊讶,没想到穿越过来居然还有这些好吃的,不过,光靠看着也没用,只有吃了才知道!
……
第七章

吃完饭,听见更声已是三更,古剑有些苦笑,穿越过来是很好,却失去了很多的高科技,连简单的电灯都没有,这还真是一朝回到了解放前呀!
不过还好,虽没有了手机跟电话和电视机,却有修炼一事让自己闲不下来。
这就是我欲成仙,快乐无边吧!
没有多迟疑,抬步去到房里,反手关好门,坐到床上之前吹灭了那桌上的灯,然后盘膝而坐运转功法。
回想圣火龙灵诀的第一层,龙吟五行,按照里面的运行线路,开始运行玄灵气,实行,心与神合,气与经通,呼吸吐纳,练级玄功……
“五行衍三清,三清衍大道,大道化三气,气分天地人,人共得一道;道生二灵气,灵气生三才,三才生五行.五行生万物,万物以灵尊;灵动气海,海纳神魂,魂火熔炼,不死金身……”
运转了功法一遍,得到的回报微乎其微,灵气流动的比蜗牛还慢,虽然他是有些心急,却也知道修炼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
现在终于明白了三叔和老爷子,为什么进度是那么的缓慢,不是他们不想快,而修炼实在是快不起来!
时间慢慢走,修炼慢前行,开始的坚持心,却在俩个时辰之后就开始心急起来,修炼的这么慢,什么时候才是头啊?
急躁的心是每个人都有的,特别是遇到一个新鲜事物时,有人一时兴趣起,就决定研究看看,等研究速度缓慢时,心里的焦虑就自然而然的表现出来了。
修炼没进展,古剑有些泄气的坐那发了一会呆,苦思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快进时,突然,灵机一动,与其慢慢想,不如去看看极光玄玉阁里面。
意识进入,开启大门,没去管那最里面的八卦,而是跟着前面的小人练五行,意识化成的小人席地盘坐,手势急变化形灵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听他一字一顿的喊:“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喊完之后,手在变化,身上的灵气跟随着窜动,游走在他的奇经八脉里,并同时将他的整个人给包裹在其中。
此刻的他,无我无天地,运转灵气不停的变幻手势,与之相呼应的乃是那意识人形,头顶现八卦,底部出五行,变化相呼应,乾坤定雏形。
现在的他没心思去学那武技,他是需要先将修炼第一层给运转娴熟起来,如此才能进入下一步。
他的意识人形在玄玉阁中修炼,而外界的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脖子上的玉佩,正源源不断的输送灵气给他,他的整个身子都被一层淡薄气体给环绕。
……
“小少爷呢?”外面已是艳阳高照,快要进入午时了,古沅华一直都没见古剑出现,便问向一边的茯苓。
茯苓听闻后表情有些苦脸,回道:“应该还在睡觉吧!”小少爷经常都是睡到自然醒,以前老太爷也没怎么过问,今天却突然问起,这难道是孙子出了毛病,爷爷也一起犯病了?
“怎么还在睡觉……”古沅华的话没完,就突然想起,这个孙子不都一直是这样吗,那今天在睡有什么新奇的。想到此,不再多说,有些气闷闷的哼了声,也不再去多管,而是一甩手,直接出门去了。
茯苓有些无语的看着老太爷走了,呼了口气,吐了下小舌头,然后就准备忙自己的事去,却突然被身后的开门声给吓了一跳,有些惊呼的小叫一声。
“这大白天的你叫唤啥,难道是见鬼了?”古剑被她的叫声也给惊了下,等缓过来就半气半玩笑的开口。
“我……小少爷,你要出来也说一声啊,突然开门不声不响的……”她还想说以为是鬼,但觉得说了不好,就闭口不说了。
见她的话到一半就没说,古剑本来还想开玩笑,但肚子的咕咕叫让他甩过这个话题,而是问她:“家里还有吃的吗?”
在部队吃饭是有规定时间的,过了点或早到都是没的吃也不许吃,所以他一时没缓过来,也没习惯当少爷,于是就问看看有没有剩饭剩菜什么的。
“没有了,都吃完了。”茯苓只是跟他开玩笑,却被他当真,然后准备问厨房的所在,准备亲自下厨做吃的,可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公子哥,那吃喝出去不就是理所当然了嘛!
“茯苓,外面有没有什么特色小吃的?”
“特色小吃?什么是特色小吃?”茯苓一脸茫然。
“噜蔼,就是有没有什么地方专卖小糕点,或者有没有什么饭馆酒楼,卖的饭菜都特别好吃的那种?”这里太像古代了,人们对于现代的东西都是十万个什么玩意心里,搞得他是不想吐槽。
“哦,卖小糕点就属城南的晶府杰轩里最好吃,而卖饭菜最香的,属城西的豪庄饮馆,哪里的饭菜是凤桐城里最美味的!”
她刚介绍完就突然想起,这些地方无须自己介绍小少爷也都晓得呀,怎么这会突然多此一举的问自己呢?就当她准备询问之时,古剑对她一招手:“我们一起去豪庄饮馆吧!”
“小少爷,家里已经为你做好了,我现在就给你去拿。”在古剑走了俩步的时候她赶紧说道。
“你刚才不是说没有了吗?”古剑有些生气的停下看她,见她的表情可怜又可爱,便立刻气消了大半,在茯苓有些小害怕的“我”了好几声后,他再次一招手:“家里的你回来吃了吧,我去外面吃,你在前带路。”
“啊?……可是小少爷,那是老太爷特别吩咐给你留的呀?”
“我是古剑小少爷,不叫可是小少爷。”在她还要开口之时,过去拉着她就往外走。结果她又像是碰上了刺猬一样的尖叫一声,直接把古剑给吓了一跳。“我又不吃你,也没拿针扎你,至于叫的那么惨吗?”
对她的叫唤古剑是相当无语,见仆人跟其他的丫鬟都过来看情况,他是微摇头后,让大家都散去做自己的事。
……

聖火龍靈訣



有些迷糊的睜開眼,古劍沒思考就想跳起,可剛動一下就渾身疼痛不已。
“這是爆炸引發的吧,呵呵,還沒挂,真是走了狗屎哐剑 惫艅c幸的剛想緩口氣,可突然發現眼前的情景似乎有些不對勁。
這裏不是應該是白色的病房與病床嗎,怎麽是一間複古的卧室?
“尼瑪,難道現在的醫院都複古了?”自問的話語還沒得出答案,就又被自己現在的樣子給驚到了。
長發飄飄如女子,細手纖纖似蓮藕,膚白柔滑可出水,真乃趕超俏嬌娥!尼瑪,老子不會成了女人吧?
忍痛的将床邊桌上的銅鏡拿來看,見到鏡中與自己剛毅臉龐完全不同俊白臉,驚的他是差點沒拿穩那銅鏡。
躺回床上看銅鏡,心裏在想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不是救人被炸飛嗎?即便是醒來也應該在醫院呀?怎麽現在卻是留着長頭發,身着古怪衣呢?
難不成是醫生沒經過自己的同意,見自己被爆炸給毀了容,就自作主張的給自己換臉了?
想法剛出來片刻,古劍就趕緊的搖搖頭,那不過就是自己瞎想的而已,至于現在是什麽情況,他的思維立刻開始思索起來,正确的是他在想前世……
古劍不是古代的名劍,而是他姓古名劍,也是他那考古的爸媽商量了好幾天,最後一緻決定得出的名字。
他在懂事之後抗議過,而結果自然是無效的,就這樣,他的名字固定了。
雖說他的養父母都是考古家,但不代表他就一定會成爲第二代,原因很簡單,他的養父母是個愛心家,一有錢就大部分捐出去,而留給他的就隻保他夠花但無法大手大腳。
他也爲錢抗議過,而得到的回答是,錢乃王八蛋,沒有咱再賺!然後聽養父母的一篇大道理論,讓他無力去吐槽,最後也就不想在多說了,心裏經常歎:“家有奇葩在,世界全是愛!”
在他還是學生的時候,因爲女友的期望而去當了兵,曾經答應過女友,得到了榮譽,再衣暹鄉,然後回來風光的将其娶回家。
可世間的變數實在是太多,愛的分離與長途路線,會使感情發生很多的變化。
金錢與物質也是社會的風向,即便是愛人本身不想變,卻難擋周邊與家人的期望。
因此就會讓彼此說好的等待,也會因爲種種事物而發生變化。
那天是他放假回去探望日,本想看完養父母後就想給她個驚喜,卻沒想到,到了女友所在處,眼見的一幕隻有驚而失去了喜。
曾經的海誓山盟,原來是如此不堪一擊,曾經的最愛,換來的是她與另外一位男子的依偎行走。
他的怒火沖上了心頭,很想沖過去給那人一頓海扁,可現在軍人的身份,使得他止住了腳步忍住了沖動!
看了一眼手中那鮮花,紅色的玫瑰是多麽的鮮豔與芬芳,燦爛的顔色是多美麗和妖娆,可在眼見了一切後,現在的美麗好像在滴血,現在的燦爛如尖刀,刺痛了他的心,流淌着心血!
深吸了一口氣,吐出了那渾濁的氣體,不再留戀手中的花,順手一扔落在了路邊的積水裏,沒有半句語言的轉身就走。
既然不願意等待,那就彼此祝福吧!
徹底分别也是最好的,讓各自好聚好散,也不枉曾經的牽手相伴!
就在他轉身的那一刻,她擡頭望了一眼,見了那背影,發愣了片刻間,便看出了來者是何人。
甩開依偎者的手,急速的追趕着,并呐喊着他的名字,想要解釋清楚眼見的一切。
聽見她在後的大喊,他是想停下跟她說清楚,可突聽見前方有人大喊叫,又見哪裏有濃煙與大火。
出于職責和本能,直接選擇忽略了後面前女友的叫喚,健步如飛的沖去了火災的現場。
他不是消防員,但他是軍人,救人救災就是他的職責,既然是看見了,那自然是義無反顧。
扒開圍觀者,讓腥穗x遠點後,就直接沖進了火場裏。
先後的救出了被嗆暈的幾個人,當抱着最後一位沖出火場時,濃煙已嗆的他頭重腳輕,眼看就要跌倒。
當人們想過去搭把手時,卻遇上了火場裏的大爆炸。
一聲轟鳴響,氣浪與沖擊,直接将要去搭手之人給震的倒飛。
他離爆炸又最近,自然也是被爆炸給震的鮮血噗的一口噴出。
當他的意識在消失前,突見沾血的玉佩上光芒一閃……他腦海一片空蕩後,人也徹底的昏死了過去。
……
當他準備在想其他事之時,腦海中突然出現了大量的别樣信息。
正确的應該說是現在這具身體原主人的事迹。
當那信息傳到一小半後,他是很想跳腳起來破口大罵,可突然又覺得不太妥,因爲無論怎麽罵,貌似都在罵自己。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也姓古名劍,而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品行與自己有分别。
自己雖不是品學兼優,但怎麽也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小兵哥。
而這具身體的原主人,那事迹真可謂是人見人厭事見事煩!
前世的自己被考古的爸媽收爲養子,雖說不愁吃喝,卻不算大有錢,隻能說在中等小康家。
而在于今世,家族雖因實權消失有些沒落,卻還算是中上等。
隻不過讓他有些無語的是,這世的前主劣迹斑斑有很多,文不成武不就。
家裏請來的老師被他捉弄與氣走的不低于十位。
他又是從小就不學好,雖不是十惡不赦,卻也算罄竹難書,不是他殺人放火,而是他專做熊孩子所作之事。
自從三四歲能走路以來,就專帶人給别人制造麻煩,别人上廁所,他帶人砸茅坑,搞得别人滿屁股都是糞。
别人在洗澡,不論是男是女,他都帶人過去圍觀,就算有阻擋也根本攔不住他,誰讓他家有錢呢。
也許是蒼天難容他,在幾日之前,他去爬人房頂,結果直接從高處掉了下去,然後昏迷不醒,最後的結果自然是自己替代了他!
隻是上蒼好像有些開玩笑,自己救人被炸死,醒來卻複生在他的驅殼上,這是在給自己好處呢,還是在給自己懲罰呀?
古劍呆呆的有些苦笑,腦海空蕩了一會,之後歎口氣,心裏感歎道:“既來之則安之吧!”
……
這世的古劍十五歲,出生于巽玄大陸,而身份則是白虎大公爵的曾孫。
古家也是亞蘭帝國的功勳家族,曾經的白虎大公爵出生貧寒,建立功勳有爵位是爲帝國開疆擴土得來的。
亞蘭帝國的爵位有好幾種,一種是世襲,還有就是上戰場。
古家的白虎大公爵,在後來不知因何緣故而不知所蹤,最後留下的隻剩傳說。
古劍的祖父古沅華,也是老子英雄兒好漢,因此繼承了爵位,成爲了軍方的實權人物。
隻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朝堂的變化風雲難辨,在新帝上位後,擔心古家做大做強而危及皇權,便找了個借口讓古家失去了實權,變成了現在商界的一員。
其父古天祝命卟惶茫趲啄昵埃蜻吘撑褋y而出征,後戰死沙場,其母聽聞噩耗,傷心欲絕,于幾月後郁郁而終!
而四位叔伯與三位兄長,也因邊境叛亂而戰死沙場。
最後剩了的三叔,雖說活命回來了,卻成落了個下身癱瘓,隻能以輪椅爲伴!
古家的一門忠烈,現在就剩他祖父與三叔跟他自己。
曾經風光無限的古家,搞得現在老的老小的小,還有個殘廢之人根本什麽都做不了。
古劍歎息此家慘,就連最後的一根獨苗,也因從高處掉落而摔死,雖說現在身體還活命,但魂魄已不再是原來的那古劍。
當他想感歎幾句時,突然又想想,雖說現在的自己重生在了這古劍身上,貌似和以前的沒什麽不同吧,因爲這身體的血與肉還是這古家的!
也就是說,以後自己結婚所生的孩子,依舊是古家的血脈!
隻不過,好像有些對不住自己那前世的養父母了,連最後的血脈傳承也失去了。
想到了血脈傳承,古劍趕緊的掀開蓋被,脫低了褲子看某物,不遲疑的趕緊試了下某物的功能,當某物還能正常使用後,他也放心的笑了笑。
某物很正常,傳宗接代強!
這是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了吧,雖說有些小遺憾,對不住前世的爹娘,但這世也姓古,就當是爲前世傳後了。
前世半生苦,今生富來報,禍福相依随,因輪果善哉!
“啊……少爺,你……你……”
一聲嬌柔的驚呼傳來,古劍一個激靈的趕緊蓋好被子,然後擡頭看向驚呼傳來處,隻見一位長發裙裝的女孩背對着自己。
當他準備開口時,卻見她突然轉身,然後驚呼,道:“少爺,你醒了?……你沒事真是太好了,我現在就去通知老太爺一聲。”
小女孩高興之時忘了剛才的畫面,等說完之後,臉上突然又刷的一下紅暈到了脖子處。


第八章

茯苓見他沒有惡意,更沒有以前那樣的對自己動手動腳,便在暗呼一口氣後,放下有些小怕怕的心裏,先走一步的在前面領路。
出了府門的時候,古劍靠近她,問道:“我說茯苓,你可以告訴我,我以前是個什麽樣的人嗎?”
“啊?”茯苓有些莫名其妙。
“我每次一碰你,你都是鬼叫一樣,可以告訴我爲什麽嗎?”
難道這個纨绔少爺不記得了?還是說,他是故意爲之?茯苓不知他的意思是爲何,所以還是決定以戒備來回他:“少爺請恕罪,我得過一個毛病,被您碰一下就會不由自主的疼。”
曾經被這個纨绔動手動腳,他是很苦惱的,最後有人告訴她,讓她裝作得了毛病,隻要小少爺一碰就會疼,以此來拒絕他的鹹豬手。
還真别說,這一點對小少爺很管用,最後隻能無奈的選擇了不再對她出手。
“被我一碰就不由自主的疼?難道我是刺猬嗎?哈哈哈……”古劍開始是一愣,随後馬上就想到,說那種話,不過就是這丫頭的借口而已,至于原因很簡單,都是這身體原主人惹的禍。
見這個小少爺沒有生氣,反而還哈哈大笑,茯苓是越快越不懂,心裏在想,難道摔了一跤,性格就被摔好了?不過又一想,事情估計沒那麽簡單,如果他真變好,那世間恐怕就沒有壞人了。
在她想的時候,古劍在前面喊她,被喊聲叫回神,沒有在停歇的趕緊過去,并在前面領路。
走在路上,見到繁華的景象,古劍不由得就讓茯苓給自己介紹這裏的情況,雖然茯苓心裏說他是故意的,但畢竟自己還是他家的小丫鬟,所以他讓你幹嘛你就隻能幹嘛,身體接觸的除外!
在介紹的同時,她是故意忽略了很多,就比如宗祠、古廟、牌樓、古塔、亭台樓閣、祠堂戲院等,隻說一些有名的,比如書院、街道巷苑、茶樓和飯館這些。
而對于花街柳巷,妓院青樓以及賭場,她是很幹脆的直接給忽略掉,最後就是介紹街上的買賣,還有商販的市場以及典當鋪之類的事。
聽她說了大半,古劍也差不多了解這世的情況,這裏與自己的那個古代沒多大分别,錢财是金銀票與飛錢,金銀票就像是銀票類型,而飛錢則是相當于支票。
在他還沒介紹完,倆人就先後的到了豪莊飲館門口,茯苓停下轉身給他行禮:“小少爺,地點到了,奴婢回去了。”說完就準備走人。
擋住她回去的路,古劍一指說道:“既然我是你家公子,那我現在就命令你陪我進去吃飯。”
“啊?……奴婢……”
“别啊哦額了,以後也别奴婢長奴婢短了,就自稱我便好,現在随我進去吧。”說着就準備過去拉她,可想起拉她就會鬼叫,便有些無語的一指,讓她自己進去,不然他就硬拉。
茯苓還是有些不喜歡,依舊是奴婢不斷的說,最後被古劍硬逼着才改口,然後被強迫着進了酒樓。
到了裏面還沒說,就見那個酒保耷拉的白布巾在肩上,一路小跑的過來,見了他之後,趕緊獻殷勤的彎腰示意:“古少爺您來了,二樓的雅間已經爲您準備好了。”
本來還有些奇怪,卻立刻想起,這裏應該是前古劍經常過來的地方,所以這酒保跟他熟悉。既然是如此,那就沒什麽可說的了,示意茯苓一起去雅間。
現在已經被他帶進來了,隻要他不對自己起歹意就沒事,茯苓決定暫時聽他的,所以沒多說的先一步去雅間。
見丫鬟走在前,酒保表情很是驚訝,這小少爺可從來沒有這樣,以往除了獨自一人前來,就是跟另外一對大小姐的後面的來,可從來沒見帶個丫鬟進來的,今天是不僅帶了,而且還讓丫鬟走在前面,這難道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酒保,别傻站那了,快點給我們上你這裏美味吧。”古劍見他站那不動,就大聲的喊他,把他喊回神,趕緊的對他賠罪倆句,然後迅速的對後面大喊古公子來了,好酒好菜趕緊上!
見他這樣,古劍笑着搖搖頭,不再去瞧他,而是跟着茯苓上樓去,并同時打量這酒樓裏的風景。
這裏的一樓景色富麗堂皇,上二樓呈現的是雕龍畫鳳,紅木橫梁,古香古色,與一樓有明顯的不一樣。
大有現代的那種,人到了富貴處時,不再是隻想吃喝,而是追求身份與品位來,更有一種給人附庸風雅之餘,閃現着那光彩奢華,爲的是讓别人說上一句修養高尚。
就在他們上樓到了雅間時,樓下的左右街分别過來了倆撥人,一撥是青灰色家仆裝的人,護着擡椅上的榮貴公子,而另一撥,人數隻幾個,穿着也是仆人裝,跟随着一輛馬車一路小跑的直奔酒樓而來。
樓上的古劍靠在護欄邊,自然可以瞧見底下的情況,雖然感覺有些熟悉,卻沒多去想,因爲他估計底下的倆撥人熟悉的應該是前古劍,而不是現在的自己。
旁邊的茯苓也是下意識的瞧了一眼底下,見了倆波人,細看了片刻後,表情微訝了下,然後趕緊的看向旁邊的古劍,見他坐那隻是端着茶杯看風景,便是一愣了片刻,旋即便問他:“你難道不下去?”
“下去?”古劍有些奇怪的問道:“我下去幹嘛?還是說,你讓我下去幫你買東西?”
“奴……我不敢……”
“不是讓我給你買東西,那你還要我下去幹嘛?”古劍淡笑着看她,手中拿着茶杯喝着茶。酒保也在這時送上了酒菜,恭敬的讓他們吃好喝好。
在酒保走後,古劍細看了一眼桌上的飯菜,分别是煎雞、烤鴨、攤雞蛋、火熏肉、油炸燒骨與鸾羹這些肉食,還有湯與涼品,分爲甘草湯、藥木瓜、冰雪和涼漿,最後主食就是溫酒和黑米飯。
看完之後讓他很驚訝,沒想到穿越過來居然還有這些好吃的,不過,光靠看着也沒用,隻有吃了才知道!
……
第七章

吃完飯,聽見更聲已是三更,古劍有些苦笑,穿越過來是很好,卻失去了很多的高科技,連簡單的電燈都沒有,這還真是一朝回到了解放前呀!
不過還好,雖沒有了手機跟電話和電視機,卻有修煉一事讓自己閑不下來。
這就是我欲成仙,快樂無邊吧!
沒有多遲疑,擡步去到房裏,反手關好門,坐到床上之前吹滅了那桌上的燈,然後盤膝而坐咿D功法。
回想聖火龍靈訣的第一層,龍吟五行,按照裏面的咝芯路,開始咝行`氣,實行,心與神合,氣與經通,呼吸吐納,練級玄功……
“五行衍三清,三清衍大道,大道化三氣,氣分天地人,人共得一道;道生二靈氣,靈氣生三才,三才生五行.五行生萬物,萬物以靈尊;靈動氣海,海納神魂,魂火熔煉,不死金身……”
咿D了功法一遍,得到的回報微乎其微,靈氣流動的比蝸牛還慢,雖然他是有些心急,卻也知道修煉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
現在終于明白了三叔和老爺子,爲什麽進度是那麽的緩慢,不是他們不想快,而修煉實在是快不起來!
時間慢慢走,修煉慢前行,開始的堅持心,卻在倆個時辰之後就開始心急起來,修煉的這麽慢,什麽時候才是頭啊?
急躁的心是每個人都有的,特别是遇到一個新鮮事物時,有人一時興趣起,就決定研究看看,等研究速度緩慢時,心裏的焦慮就自然而然的表現出來了。
修煉沒進展,古劍有些洩氣的坐那發了一會呆,苦思有沒有什麽辦法可以快進時,突然,靈機一動,與其慢慢想,不如去看看極光玄玉閣裏面。
意識進入,開啓大門,沒去管那最裏面的八卦,而是跟着前面的小人練五行,意識化成的小人席地盤坐,手勢急變化形靈動。
也不知過了多久,就聽他一字一頓的喊:“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喊完之後,手在變化,身上的靈氣跟随着竄動,遊走在他的奇經八脈裏,并同時将他的整個人給包裹在其中。
此刻的他,無我無天地,咿D靈氣不停的變幻手勢,與之相呼應的乃是那意識人形,頭頂現八卦,底部出五行,變化相呼應,乾坤定雛形。
現在的他沒心思去學那武技,他是需要先将修煉第一層給咿D娴熟起來,如此才能進入下一步。
他的意識人形在玄玉閣中修煉,而外界的身體也在發生着變化,脖子上的玉佩,正源源不斷的輸送靈氣給他,他的整個身子都被一層淡薄氣體給環繞。
……
“小少爺呢?”外面已是豔陽高照,快要進入午時了,古沅華一直都沒見古劍出現,便問向一邊的茯苓。
茯苓聽聞後表情有些苦臉,回道:“應該還在睡覺吧!”小少爺經常都是睡到自然醒,以前老太爺也沒怎麽過問,今天卻突然問起,這難道是孫子出了毛病,爺爺也一起犯病了?
“怎麽還在睡覺……”古沅華的話沒完,就突然想起,這個孫子不都一直是這樣嗎,那今天在睡有什麽新奇的。想到此,不再多說,有些氣悶悶的哼了聲,也不再去多管,而是一甩手,直接出門去了。
茯苓有些無語的看着老太爺走了,呼了口氣,吐了下小舌頭,然後就準備忙自己的事去,卻突然被身後的開門聲給吓了一跳,有些驚呼的小叫一聲。
“這大白天的你叫喚啥,難道是見鬼了?”古劍被她的叫聲也給驚了下,等緩過來就半氣半玩笑的開口。
“我……小少爺,你要出來也說一聲啊,突然開門不聲不響的……”她還想說以爲是鬼,但覺得說了不好,就閉口不說了。
見她的話到一半就沒說,古劍本來還想開玩笑,但肚子的咕咕叫讓他甩過這個話題,而是問她:“家裏還有吃的嗎?”
在部隊吃飯是有規定時間的,過了點或早到都是沒的吃也不許吃,所以他一時沒緩過來,也沒習慣當少爺,于是就問看看有沒有剩飯剩菜什麽的。
“沒有了,都吃完了。”茯苓隻是跟他開玩笑,卻被他當真,然後準備問廚房的所在,準備親自下廚做吃的,可突然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公子哥,那吃喝出去不就是理所當然了嘛!
“茯苓,外面有沒有什麽特色小吃的?”
“特色小吃?什麽是特色小吃?”茯苓一臉茫然。
“噜藹,就是有沒有什麽地方專賣小糕點,或者有沒有什麽飯館酒樓,賣的飯菜都特别好吃的那種?”這裏太像古代了,人們對于現代的東西都是十萬個什麽玩意心裏,搞得他是不想吐槽。
“哦,賣小糕點就屬城南的晶府傑軒裏最好吃,而賣飯菜最香的,屬城西的豪莊飲館,哪裏的飯菜是鳳桐城裏最美味的!”
她剛介紹完就突然想起,這些地方無須自己介紹小少爺也都曉得呀,怎麽這會突然多此一舉的問自己呢?就當她準備詢問之時,古劍對她一招手:“我們一起去豪莊飲館吧!”
“小少爺,家裏已經爲你做好了,我現在就給你去拿。”在古劍走了倆步的時候她趕緊說道。
“你剛才不是說沒有了嗎?”古劍有些生氣的停下看她,見她的表情可憐又可愛,便立刻氣消了大半,在茯苓有些小害怕的“我”了好幾聲後,他再次一招手:“家裏的你回來吃了吧,我去外面吃,你在前帶路。”
“啊?……可是小少爺,那是老太爺特别吩咐給你留的呀?”
“我是古劍小少爺,不叫可是小少爺。”在她還要開口之時,過去拉着她就往外走。結果她又像是碰上了刺猬一樣的尖叫一聲,直接把古劍給吓了一跳。“我又不吃你,也沒拿針紮你,至于叫的那麽慘嗎?”
對她的叫喚古劍是相當無語,見仆人跟其他的丫鬟都過來看情況,他是微搖頭後,讓大家都散去做自己的事。
……
当前文章链接:第八章(https://www.cw58.cn/xiaoshuo/duanpian/213027.html)
标签:古剑突然赶紧准备修炼

短篇小说最近更新

短篇小说推荐

爱情小说

青春校园

都市言情

故事新编

微小说

纯真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