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当前位置首页小说故事新编红楼遗秘之碧痕

红楼遗秘之碧痕

红袖添香鉴宝神话围观:更新时间:2017-03-28 08:45:29

红楼遗秘之碧痕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是有原因的,可能他们是自律超人,也可能常常努力到深夜,但是结果都是相似的,总是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又会对性格产生影响,所以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女性,每天要坚持4个好习惯,除了多学习,你还了解哪一个?

1.不会化妆没关系,但要坚持涂防晒

许多女生嫌弃化妆麻烦,喜欢素颜出门,没关系,但要记得坚持涂防晒霜。太阳光中含有紫外线,照射在皮肤上,会使脂肪氧化,生成自由基,加速皮肤衰老。所以女生想要延缓衰老,永葆青春,就得坚持涂防晒霜。

2.没有上进心可以,但不能不学习

年轻女生常常被前辈们贴上了“不求上进”的标签,心态“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似乎看淡了红尘。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好好享受生活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对于自己的人生还是要上心,不能停止学习。现在生活变化快,如果没有一颗“活到老,学到老”的决心,那么很容易被社会淘汰。

3.生活可以平淡,但要细心记录

或许我们的生活不够精彩,只是舞台剧中的小配角,但是也别忘记,用笔头记下平淡生活中的精彩瞬间。特别是灵光乍现的奇妙想法,要抓住它,展开它,也许就是一个很棒的创意,所以不管是什么,记录并深耕它,说不定就成了一次商机,或者是一个滋养你的爱好,最不济,也是多年后再翻起来时,与那年自己的一次对话。

4.不要强行合群

不要委屈自己,强行融入群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天天听着三观不合的人,在自己面前叨叨,还要烦躁的事情了。

想要变得优秀是很多女生的梦想,但是优秀的女人不会告诉你,每天只需要做好这4点,你也可以成为其中一员,走向人生巅峰。

了解文章:红楼遗秘之碧痕

  却说这日,贵妃忽派人从宫里将些希罕的玩物送到府中,命分与众人玩赏。

  薛宝钗也得了一份,第二天过到贾母这边拜谢,只见宝玉已在那里。她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後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昨儿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她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

  宝玉却心无他念,见了她来,上前笑问道∶“宝姐姐,让我也瞧瞧贵妃赐的红麝串子?”可巧宝钗左腕上笼着一串,见宝玉这麽说,少不得褪了下来,偏她生的肌肤丰泽无比,剥了半天也褪不下来。

  宝玉在旁看着宝钗那雪腻的一段趐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吞了吞口水暗暗想道∶“这膀子可算是这家里几百个女人里最诱人的了,要是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有得摸一摸,却偏偏生在她身上哩!”正在恨没福得摸,忽然想起那金玉良缘之说,心神一阵荡漾困惑,再看宝钗容颜,只见脸若粉桃,眼同水杏,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比起黛玉,又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呆了。

  宝钗终把串子褪了下来,递与宝玉,他也忘了接。宝钗见他傻了,自己倒不好意思起来,丢下串子,回身才要走,只见林黛玉蹬着门槛子,嘴里咬着手帕子笑呢!

  宝钗道∶“你又禁不得风吹,怎麽又站在那风口里?”林黛玉笑道∶“怎麽不是在屋里的,只因听见天上一声叫唤,出来瞧了瞧,原来是个呆雁。”

  薛宝钗冰雪聪明,知她打趣某人,便嫣然道∶“呆雁在哪里呢?让我也瞧一瞧。”林黛玉比手划脚道∶“我才出来,他就‘忒儿’一声飞了。”口里说着,将手里的帕子一甩,向宝玉脸上甩来,宝玉不防,正巧打在眼上,“嗳哟”了一声,唬了一跳,忙问是谁。

  林黛玉摇着头儿笑道∶“不敢,是我失了手,因为宝姐姐要看呆雁,我比给他看,不想失了手,弄到你脸上了。”宝玉揉着眼睛,脸上阵阵发烧,见黛玉似笑非笑的瞧他,心底一阵发慌,待要说话,却又想不出有什麽好说的。

  用过午饭,众人散去。宝玉怅怅的回到屋里,只见院中早把凉席枕榻设下,大小丫鬟东倒西歪的躺着,也没人理他。

  宝玉没趣,正想进里屋看看袭人在做什麽,或可闹她一闹,忽见碧痕从後边浴房出来,手里抱着一盆换洗的衣

  物,头也没上髻,黑光光湿淋淋的秀发披在肩上,肌肤被水泡得娇嫩嫩的,又如桃儿般白里透红,真可叫做吹弹得破,想起刚才宝钗的雪臂,心头一荡,便凑了过去。

  碧痕见是宝玉,虽然身上只着了件小衣和纱笼,露手露脚的,但从小便惯了的,也不避忌,站住对他道∶“偏这会从哪顽了回来,算我倒楣,怕是又不能好好睡个觉了。”

  宝玉笑道∶“我也困哩,不做别的,一起睡去,哪里就倒楣了?”碧痕道∶“那就快快去屋里躺下,我侍候完了也打个盹。”宝玉靠近,越发觉得她清爽动人,笑道∶“也不用你侍候,我就到你席上睡吧!”

  碧痕一听,脸就晕了,淡淡说∶“受不起,我那床二爷怎麽睡得惯?”宝玉涎着脸道∶“我就睡睡看。”碧痕道∶“你就别闹人了,天这麽热,你好好的大床不去睡,来跟人家挤什么呀……”忽然有点坏笑地说道∶“要不,

  你就跟花姐姐挤去,她可是不赶你的。”

  宝玉又急、又痒,恨她不肯答软,色心转动,道∶“我想起来了,天气这麽热,我也得洗个凉才好睡。”碧痕叹道∶“我说呢,好容易想打个盹儿就被你搅没了,罢罢罢,我先去屋里帮你拿衣服再过去打水。”宝玉笑咪咪的,仅自先往後边的浴房去了。

  碧痕抱了宝玉乾净的小衣进了浴房,把衣服搁在旁边的高架上,见宝玉已脱得精赤,坐在大木盆里笑嘻嘻的等着,道∶“急什麽呢?水又没打好。”宝玉只笑道∶“不怕,天这麽热,不着凉的。”碧痕上前,拿住水把,一下下地推水。

  不一会,水已满到宝玉腹上,碧痕微喘道∶“才洗了澡,便又出了一身汗,都是叫你这大老爷给闹的。”宝玉笑道∶“那你也进来一块洗罢!”碧痕懒得睬他,拿了一块澡绵到木盆边蹲下来与他搓洗,宝玉笑嘻嘻的坐在木盆里受用,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逗趣。

  碧痕怕沾湿了袖子,便将之高高挽起,用汗巾儿扎了,露出一大截白白的藕臂。宝玉怔怔瞧着,又想着与宝钗比较,虽说瘦了点,也没有那般润腻,可此际入眼,心里也爽爽的;再往她身上一乜,纱笼里是一件碧碧翠翠的肚兜儿,衬得那肌肤更是白晰娇嫩,不知不觉股股热气乱窜,待碧痕帮他搓到下边,轻轻地碰了一下,便朝天高翘了。

  对碧痕来说,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不禁吓了一跳,如遭蛇吻,慌忙缩回手去,瞪着宝玉说∶“怎麽了?它今天怎麽变这样啦?”宝玉沐浴,向来由几个大丫鬟轮流侍候,从前年少不知事,自然没有什麽荒唐,如今已有过仙姑在梦中秘授,又跟袭人偷过了几回,春心已开,乐趣也知,在这种情形下,当然揭竿而起,却把碧痕唬了个芳心乱颤。

  宝玉脸上微热地笑道∶“它难受哩!姐姐快帮我揉揉。”碧痕不动手,惊疑不定道∶“好好的怎麽就难受了?你还笑嘻嘻的!”宝玉忙苦了脸,说∶“这可是真的,或许天气太热,它也上火哩!想来姐姐揉一揉就好了。”

  碧痕从小就被买进来,又没在长一辈房里侍候过,对那些男女之事,所知自比袭人少了许多,只隐隐觉得男人身上的这根东西可非同一般,否则女儿家怎麽没有呢?将信将疑地说∶“要不我去叫袭人姐姐来,问问她才好。”

  宝玉见她完全不懂,心里大乐,哄她道∶“好碧儿,你就先帮我揉揉,说不定就好了,也用不着去烦她。”碧痕这才犹犹豫豫伸出手儿来,轻轻地搭上了宝玉那根胀得巨硕的怪物,怯怯地揉了揉,说道∶“肿成这样,只怕没那麽轻易就好。”却见这公子咧着嘴,面容古怪,还道他在难受哩!

  怎知这宝玉公子却是美得连骨头都轻了,心里暗叹道∶女人就是比男人好呐,我那根俗物一到了那嫩嫩的手里,就舒服透顶了。

  云收雨却,碧痕委屈无限,又嘤嘤地哭了起来,宝玉忙百般哄她,说也跟袭人这样玩过几次呢,又许以怜爱。过了良久,碧痕才止了哭,狠狠地在宝玉臂上咬了一口,虽然痛极,那傻子哪会着恼,倒觉甜到心里去了。

  宝玉在这荣、宁二府内,上至老太太,下至小丫鬟,在哪个心里不是个宝?

  碧痕又是宝玉屋里的,他荣便荣,他损即

  卻說這日,貴妃忽派人從宮裏将些希罕的玩物送到府中,命分與腥送尜p。

  薛寶钗也得了一份,第二天過到賈母這邊拜謝,隻見寶玉已在那裏。她因往日母親對王夫人等曾提過“金鎖是個和尚給的,等日後有玉的方可結爲婚姻”等語,所以總遠着寶玉。昨兒見元春所賜的東西,獨她與寶玉一樣,心裏越發沒意思起來。

  寶玉卻心無他念,見了她來,上前笑問道∶“寶姐姐,讓我也瞧瞧貴妃賜的紅麝串子?”可巧寶钗左腕上蛔乓淮妼氂襁@麽說,少不得褪了下來,偏她生的肌膚豐澤無比,剝了半天也褪不下來。

  寶玉在旁看着寶钗那雪膩的一段趐臂,不覺動了羨慕之心,吞了吞口水暗暗想道∶“這膀子可算是這家裏幾百個女人裏最誘人的了,要是長在林妹妹身上,或者還有得摸一摸,卻偏偏生在她身上哩!”正在恨沒福得摸,忽然想起那金玉良緣之說,心神一陣蕩漾困惑,再看寶钗容顔,隻見臉若粉桃,眼同水杏,唇不點而含丹,眉不畫而橫翠,比起黛玉,又另具一種妩媚風流,不覺呆了。

  寶钗終把串子褪了下來,遞與寶玉,他也忘了接。寶钗見他傻了,自己倒不好意思起來,丢下串子,回身才要走,隻見林黛玉蹬着門檻子,嘴裏咬着手帕子笑呢!

  寶钗道∶“你又禁不得風吹,怎麽又站在那風口裏?”林黛玉笑道∶“怎麽不是在屋裏的,隻因聽見天上一聲叫喚,出來瞧了瞧,原來是個呆雁。”

  薛寶钗冰雪聰明,知她打趣某人,便嫣然道∶“呆雁在哪裏呢?讓我也瞧一瞧。”林黛玉比手劃腳道∶“我才出來,他就‘忒兒’一聲飛了。”口裏說着,将手裏的帕子一甩,向寶玉臉上甩來,寶玉不防,正巧打在眼上,“嗳喲”了一聲,唬了一跳,忙問是誰。

  林黛玉搖着頭兒笑道∶“不敢,是我失了手,因爲寶姐姐要看呆雁,我比給他看,不想失了手,弄到你臉上了。”寶玉揉着眼睛,臉上陣陣發燒,見黛玉似笑非笑的瞧他,心底一陣發慌,待要說話,卻又想不出有什麽好說的。

  用過午飯,腥松⑷ァ氂疋赈甑幕氐轿菅Y,隻見院中早把涼席枕榻設下,大小丫鬟東倒西歪的躺着,也沒人理他。

  寶玉沒趣,正想進裏屋看看襲人在做什麽,或可鬧她一鬧,忽見碧痕從後邊浴房出來,手裏抱着一盆換洗的衣

  物,頭也沒上髻,黑光光濕淋淋的秀發披在肩上,肌膚被水泡得嬌嫩嫩的,又如桃兒般白裏透紅,真可叫做吹彈得破,想起剛才寶钗的雪臂,心頭一蕩,便湊了過去。

  碧痕見是寶玉,雖然身上隻着了件小衣和紗唬妒致赌_的,但從小便慣了的,也不避忌,站住對他道∶“偏這會從哪頑了回來,算我倒楣,怕是又不能好好睡個覺了。”

  寶玉笑道∶“我也困哩,不做别的,一起睡去,哪裏就倒楣了?”碧痕道∶“那就快快去屋裏躺下,我侍候完了也打個盹。”寶玉靠近,越發覺得她清爽動人,笑道∶“也不用你侍候,我就到你席上睡吧!”

  碧痕一聽,臉就暈了,淡淡說∶“受不起,我那床二爺怎麽睡得慣?”寶玉涎着臉道∶“我就睡睡看。”碧痕道∶“你就别鬧人了,天這麽熱,你好好的大床不去睡,來跟人家擠什麽呀……”忽然有點壞笑地說道∶“要不,

  你就跟花姐姐擠去,她可是不趕你的。”

  寶玉又急、又癢,恨她不肯答軟,色心轉動,道∶“我想起來了,天氣這麽熱,我也得洗個涼才好睡。”碧痕歎道∶“我說呢,好容易想打個盹兒就被你攪沒了,罷罷罷,我先去屋裏幫你拿衣服再過去打水。”寶玉笑咪咪的,僅自先往後邊的浴房去了。

  碧痕抱了寶玉乾淨的小衣進了浴房,把衣服擱在旁邊的高架上,見寶玉已脫得精赤,坐在大木盆裏笑嘻嘻的等着,道∶“急什麽呢?水又沒打好。”寶玉隻笑道∶“不怕,天這麽熱,不着涼的。”碧痕上前,拿住水把,一下下地推水。

  不一會,水已滿到寶玉腹上,碧痕微喘道∶“才洗了澡,便又出了一身汗,都是叫你這大老爺給鬧的。”寶玉笑道∶“那你也進來一塊洗罷!”碧痕懶得睬他,拿了一塊澡綿到木盆邊蹲下來與他搓洗,寶玉笑嘻嘻的坐在木盆裏受用,嘴裏有一句沒一句的逗趣。

  碧痕怕沾濕了袖子,便将之高高挽起,用汗巾兒紮了,露出一大截白白的藕臂。寶玉怔怔瞧着,又想着與寶钗比較,雖說瘦了點,也沒有那般潤膩,可此際入眼,心裏也爽爽的;再往她身上一乜,紗谎Y是一件碧碧翠翠的肚兜兒,襯得那肌膚更是白晰嬌嫩,不知不覺股股熱氣亂竄,待碧痕幫他搓到下邊,輕輕地碰了一下,便朝天高翹了。

  對碧痕來說,這可是從未有過的事,不禁吓了一跳,如遭蛇吻,慌忙縮回手去,瞪着寶玉說∶“怎麽了?它今天怎麽變這樣啦?”寶玉沐浴,向來由幾個大丫鬟輪流侍候,從前年少不知事,自然沒有什麽荒唐,如今已有過仙姑在夢中秘授,又跟襲人偷過了幾回,春心已開,樂趣也知,在這種情形下,當然揭竿而起,卻把碧痕唬了個芳心亂顫。

  寶玉臉上微熱地笑道∶“它難受哩!姐姐快幫我揉揉。”碧痕不動手,驚疑不定道∶“好好的怎麽就難受了?你還笑嘻嘻的!”寶玉忙苦了臉,說∶“這可是真的,或許天氣太熱,它也上火哩!想來姐姐揉一揉就好了。”

  碧痕從小就被買進來,又沒在長一輩房裏侍候過,對那些男女之事,所知自比襲人少了許多,隻隐隐覺得男人身上的這根東西可非同一般,否則女兒家怎麽沒有呢?将信将疑地說∶“要不我去叫襲人姐姐來,問問她才好。”

  寶玉見她完全不懂,心裏大樂,哄她道∶“好碧兒,你就先幫我揉揉,說不定就好了,也用不着去煩她。”碧痕這才猶猶豫豫伸出手兒來,輕輕地搭上了寶玉那根脹得巨碩的怪物,怯怯地揉了揉,說道∶“腫成這樣,隻怕沒那麽輕易就好。”卻見這公子咧着嘴,面容古怪,還道他在難受哩!

  怎知這寶玉公子卻是美得連骨頭都輕了,心裏暗歎道∶女人就是比男人好呐,我那根俗物一到了那嫩嫩的手裏,就舒服透頂了。

  雲收雨卻,碧痕委屈無限,又嘤嘤地哭了起來,寶玉忙百般哄她,說也跟襲人這樣玩過幾次呢,又許以憐愛。過了良久,碧痕才止了哭,狠狠地在寶玉臂上咬了一口,雖然痛極,那傻子哪會着惱,倒覺甜到心裏去了。

  寶玉在這榮、甯二府内,上至老太太,下至小丫鬟,在哪個心裏不是個寶?

  碧痕又是寶玉屋裏的,他榮便榮,他損即

[!--empirenews.page--]

  損的,從此心裏更是愛他個戰戰兢兢。

  可憐那碧痕胡裏糊塗挨了公子好一頓欺負,想起時候不早,忙起身穿上衣裳,還得一拐一瘸的收拾屋子,寶玉待要幫忙,卻被她恨恨地推了出去。

  寶玉懶洋洋地走出去,隻見天色已近黃昏,院裏的午睡的大小丫鬟早就起來了,都遠遠的躲着,有的還掩着嘴偷笑。寶玉雖有點不好意思,心情卻舒暢,招手叫腥诉M去幫碧痕收拾屋子。

  丫鬟們便笑嘻嘻的一擁而入,見屋子裏水流了一地,有的便笑出聲來,可恨那辣睛雯更是笑彎了腰,把個碧痕羞惱無限,跺跺腳扔下腥伺芰恕

当前文章链接:红楼遗秘之碧痕(https://www.cw58.cn/xiaoshuo/gushi/34162.html)
标签:王立人

故事新编最近更新